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神秘男子
    !

    “小的?你想要做什么?”即墨澄一脸的不解。

    洛浅浅嘿嘿一笑:“妈妈干妈快要过生日了,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吗?老师他老人家不是玉石雕刻的专家吗?比起绿色,红色不是看起来喜庆多了吗?”重点是安子兰已经有了绿色的翡翠手镯。

    “阿姨生日?”即墨澄一愣,脑中快速的回想着跟洛浅浅有关的资料,是的,没错了。

    眯起眼睛,那一直上扬弧度的薄唇也紧紧的抿了起来,没消片刻就勾起了唇:“有办法了,比起红翡,紫翡不是更好看吗?”

    洛浅浅诧异的看向即墨澄,话虽如此没错,但是,紫翡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今天有?”

    即墨澄神秘的摇摇头:“今天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爷爷那儿有一块。”

    说完,即墨澄自己都笑了,也不知道空老爷子对于自己被亲孙子出卖了的这件事作何感想。

    而远在京城的空老爷子此时耳尖突然发热,他皱起了眉:“谁又在背后嘀咕我?”

    而此时台上的价格已经超出了昨天压轴的赌石的价格,价格还在一路的飙升,洛浅浅也忍不住咋舌。

    很快就被一个价格定在哪儿动弹不得了:三亿。

    包间里,穿着一身宽松唐装的老人家对着身边西装革履的男人挑挑眉:“你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男人只是手上拿着竞拍器,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表情:“查出来是谁了吗?”眼神都没有变只是直直的盯着屏幕上的那块红翡。

    男人算不上英俊,但是偏偏看上去就知道他是那种意志力坚定不会轻易动摇的人,就长着一张坚毅的脸。

    手上的手串与整身西装格格不入,倒是旁边的老人家配上这串手串,颇为搭调。

    能看出来皮肤很好,也很白皙,比起洛浅浅都差不了多少的白皙有光泽。

    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痕迹,若非是周身的气质影响,让人以为他十**二十出头也是有可能的,偏偏这个人就有着那生人勿近的气场,使得整个人老成了不止一分。

    “还没有,不过怀疑的目标已经锁定了。”老人瞬间变得恭谨起来,脸上也看不出一丝谈笑的意思,满脸的严谨认真。

    男人略微点点头:“抓紧时间,应该快离开了。”

    老人行礼连声应下。

    “我真是……”洛浅浅看着屏幕上的价格脸颊都抽动起来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看着那边一脸懵的黑老等人,即墨澄微微皱眉,不是家族拍下的?能拿出这个财力的,在这个会场的人可不多,而且,三亿拿下这一块红翡,不算加工费,利润也没有多少了,完全是得不偿失啊。

    那边的主持已经在那边宣布今晚的标王了。

    洛浅浅连连咋舌,一脸的难以置信:“师兄,你以后可不能那么败家。”洛浅浅一脸的严肃模样。

    即墨澄一脸的哭笑不得,他败过家吗?

    接下来的事情洛浅浅跟即墨澄没什么兴趣继续参与了,只是看了看就跟黑老打了招呼,打算回酒店去了,两个人说说笑笑的马路边走着,这里距离酒店并不是很远,两个人又都不累,走回去也挺方便的。洛浅浅突然一伸手把走在靠近马路那一侧的即墨澄拉向她的方向,紧紧皱起眉看向并没有什么异常的马路,但是只看见马路上卷起了一道小小的风。

    “怎么了?”即墨澄一脸疑惑。

    洛浅浅急忙摆摆手:“我刚才在想师兄会不会被吓到。”感觉是自己多心了,但是刚才明明就有很危险的感觉。

    洛浅浅嘿嘿的笑着,倒也是一脸的坦然,当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想多了。

    心里却打定了主意要早点离开感觉这个地方跟她简直是八字不合,虽然说赚钱了吧,但是总给他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两个人都没注意,在他们身后的老者露出了一抹笑意,转身离去。

    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一道像是被利器划开的痕迹。

    回到酒店,洛浅浅就趴在床上,一脸的郁闷,难得出国旅游不是遇上杀马特小混混就是遇上买石头被阻拦,在妖魔就是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个地方一定是磁场不对,不然怎么总是让她这么不舒服呢?

    晚上吃过饭之后,即墨澄说是明天上午的飞机让她早点睡好好休息,洛浅浅才松了一口气,总算要离开了,总算要恢复正常了。

    可是真的就会是这样吗?

    当晚,洛浅浅睡的正香,却突然争看了眼睛,一脸莫名的皱着眉打开了床头灯,然后看到了窗前站着的人,瞬间瞪圆了眼睛,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声音,只能一脸惊恐的抓着被子。

    窗前站着的人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人长得什么模样,却能看到他的体型,是匀称的倒三角,重点是,这人头发垂在肩上看不出是男是女,人很纤瘦的模样,腿也很长,外套太长,差评都看不到胸和屁股,怎么判断男女?

    “你倒是不紧张。”感觉到洛浅浅乌溜溜乱转的眼睛,那人开了口,只是声音也很轻柔,雌雄莫辩。

    洛浅浅此时只能想到一句诗: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她真的是分辨不出来,一点也分辨不出来,身材看不出,发型看不出,声音也听不出,她怀疑自己的判断力睡着了还没有起来。

    看着窗前站的人,洛浅浅只是紧紧的皱着眉,所以这个人究竟是谁?要做什么?是看上了哪块赌石?

    还是打算劫色?

    洛浅浅紧紧地抓住被子,妄图通过身上盖着的被子获取安全感。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那人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一阵风刮过,人不见了。

    人不见了???

    洛浅浅左看右看确认了房间里没有人,站到窗前,看着四处翻飞的窗帘跟打开了的窗户,嘴上喃喃道:“是我睡傻了吗?”窗户外面什么也没有,就算是会功夫,这里也是十几楼,跳下去也是不死既伤。

    但是眼睛落在床边,却是定住了一般不能动弹,窗户缝里放着一张看不出材质的透明的彩色卡片,入手冰凉却很坚硬,无法弯折,上面只有字母和数字的组合排列。

    洛浅浅下意识的就想丢掉这张卡片,但是又鬼使神差的收了起来,甚至将它藏在身份证的下面。

    抹茶绿的透明卡片上凸起着几个字符:j0009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