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解石,震惊!
    !

    “洛浅浅,你这是在浴缸里睡觉了吗?”秦暖把礼物都包装好了也没见洛浅浅出来,有些担心的问道。

    洛浅浅在卫生间说道:“暖暖,你先进来。”

    秦暖生怕弄乱了地上堆好的礼品袋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小心翼翼的跨过一堆东西,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却看着洛浅浅头发还在滴水,半围着浴巾在照镜子,失笑:“怎么?在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洛浅浅皱着眉背对着秦暖,声音带着难以置信:“你看,是不是没有任何的伤口?”

    秦暖抬眼望去,洛浅浅光滑白皙的背部,哪里看得到丝毫的伤口:“你哪儿……”刚想问哪儿有伤口,却猛的想了起来之前洛言然告诉她的消息,洛浅浅应该在跟林家争执的时候受伤了,并且去缝针了,还让她担心的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现在才过去不到十天,竟然连伤口都没了?一脸难以置信的伸手摸上了她的背部,光滑平坦,完全没有任何的凸凹,不像是贴了什么假皮之类的。

    “你这是……度日如年了?”秦暖满脸的不解。

    洛浅浅脸上却挂着深思,果然当初师兄要专门找人拆线是因为恢复得太快了吗?

    脸上却挂着笑:“嘿嘿,恢复的特别好是吧?我还以为那是个庸医呢,新的祛疤膏抹上去都没有什么感觉的。”一脸的无所谓模样,虽然不知道即墨澄那边是怎么回事,还是别把秦暖扯进来的好,洛浅浅这么想着下意识的就隐瞒了具体的情况。

    “什么药膏效果那么好?能当化妆品擦吗?”秦暖瞬间就来了精神,眼神晶亮:“叫什么名?我也买点试试?”

    洛浅浅一脸的尴尬,这种事说什么都不对啊……说不知道名字?那药也不可能这么几天就都用光吧?不过她手里还真没有了,剩下来的都跟衣服一起送回家了。

    “偏方,好像没有卖的。”洛浅浅说的一本正经,也由不得秦暖不相信了。

    她也只能一脸的惋惜:“哎,下次遇到你可多买点以防不时之需啊,这以后长个痘痘什么的也能用不是吗?”还不忘给洛浅浅灌输囤货的必要性。

    “可是那东西没有保质期的吗?”洛浅浅马上就发出了自己的质疑。

    心里想的却是,那么即墨澄给她准备的护肤品是不是也是……很明显不是,谁会专门找大品牌的包装,倒掉里面的东西,装上那些东西?不嫌费事?

    “保质期内用完不就好了?”秦暖一脸的理所应当,嘴中发出啧啧的声音手在摸着洛浅浅的背:“多么年轻的皮肤啊,哪像我……也很年轻,哈哈哈。”

    你八成是个傻子。

    洛浅浅也是一脸的无奈换上了衣服,还没问怎么分的包装袋,就听见楼下传来了惊呼。

    两个人急忙跑下楼,然后看着众人都围成了圈,在茶几前。

    “怎么了?”洛浅浅一脸的懵。

    洛老爷子蹭蹭蹭的走过来,一把拉住洛浅浅的小爪子:“浅浅呐,你给我带回来的纪念品我超级喜欢的。”

    ……您老有纪念品吗?不是说好了不给你老了吗?

    一脸疑惑的绕过洛老爷子,凑到了茶几前,看着那块不过脑袋大的石头已经变成了成年人拳头大小的黄绿双色的玉石,至于什么种,原谅洛浅浅才疏学浅分不出。

    洛希娢一脸的感叹:“看着不怎么样,但是居然是冰种的黄绿双喜,也算的难得的品种了。”

    洛浅浅现在也不知道剩下的赌石里面那个好一些,因为自从她回来之后,即便是带着玉牌抱着玉石挂坠,玉牌也不会有任何的温度变化了。

    洛浅浅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遗憾,不过能恢复正常也是她所愿,这样才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不是吗?

    “嘿嘿嘿,谁要谁要?”洛浅浅一脸的嘚瑟。

    “都说了是我的,你们别抢。”洛老爷子赶紧过来把玉石抱走,一脸的‘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急’的表情。

    洛浅浅跟洛希娢都是一脸的无奈表情,行行行,你的你的,怎么人年纪大了,反而还在意起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了?明明以前他带的再贵重,老爷子都一脸的无所谓。洛希娢一脸的不解。

    那是,儿子跟六分之一才有的孙女能相提并论吗?

    而且这还是洛浅浅第一次买的赌石解出来的,意义非凡好吗?他要找个人,就空老头好了,他可是专家,还让孙子拐走了他家的宝贝孙女,免费的不用白不用,让他给雕个摆件,放在显眼的位置,好好炫耀。

    即墨空此时在家打了个喷嚏,一脸的疑惑看向门口,谁在念叨他,而即墨澄正好在此刻进了屋。

    “回来了。”即墨空看着即墨澄微微点点头。

    即墨澄微微行礼:“我回来了,爷爷。”说完放下了行李箱:“货已经送到店里了,瑾月让我给爷爷带个好。”

    “嗯,那丫头回家了啊……”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是谁在念叨他,肯定是洛老头。

    刚想到电话就响了,随手接起电话:“喂?”

    “空老头,浅浅给我带了礼物,你看哪天你有时间给我雕个小玩意?”洛老爷子毫不掩饰的自豪语气响起。

    即墨空一脸的无奈,他就知道肯定是这老头念叨他了,还是想着让他当苦力来的。

    但是转头看了看即墨澄:“瑾月带赌石回家了?”

    即墨澄点点头。

    即墨空暗叹一声,每个人的行李是限重的,所以能带的赌石是有限的,还能解出来玉,说明确实眼光不错。

    “行啊见面分一半,没理由你有的我没有。”即墨空哈哈的大笑着。

    洛老爷子顿时黑了脸:“空扒皮,有你这样的吗?一共才多大?你还分一半?别告诉我你要雕两个烟灰缸!”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巨大的怒吼声,即墨澄突然想起了那个被断成了两截的……

    急忙打开了旅行箱,看到它还老老实实的躺在衣服之中,没有任何的剐蹭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洛浅浅的第一颗赌石。

    并不是,真正的第一颗是那个被推上了解石台的赌石,只不过被洛浅浅自己私藏了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