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二老的嘴战
    !

    秦暖看着洛浅浅面前的大蛋糕也是憋笑憋得很难受,她跟洛言然的关系在哪儿,自然是知道洛浅浅喜欢的口味,正是面前的这一款,但是明显分量已经超过了其他两盒,偏心眼的行为表现的十分的明显。

    “嘿,这不是我家浅浅爱吃的吗?你小子可以啊。”洛老爷子自然也是对孙女喜欢的东西心知肚明,看到蛋糕脸上就露出了一抹饱含深意的笑。

    即墨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上带着红晕轻笑,眼睛却一直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看向即墨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师兄最好了。”

    “哎,我们这种老……哎洛老头你都不知道少吃那些糖分高的东西吗?”即墨老爷子刚要感叹一句,就看着洛老爷子淡定的拿起了一块蛋糕放在面前的盘子里,盘子里还有刚才吃剩下的一片哈密瓜。

    “我健康。”洛老爷子很淡定的说道。

    洛浅浅在一边扬眉,她怎么记得奶奶有说过少吃那些油腻高糖的东西来着?

    微微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也不是跟爷爷争辩这个的时候。

    洛浅浅跟秦暖安静的吃着蛋糕,寂寞成也坐在即墨老爷子身边慢悠悠的吃着无糖的蛋糕。

    即墨老爷子又发话了:“我看着你这肚子也大了不少吧?你这也是疏于锻炼了?”

    “别吹牛,我天天锻炼,不过就算比不过年轻人,比起你还是不知道强了多少呢。”洛老爷子说着就拿眼睛上下扫视着即墨老爷子。

    即墨老爷子一滞,竟无言以对,自己搬起的石头,最后竟然砸了自己?即墨老爷子自己也有点心虚,从回来之后就是安逸享乐,虽然是吃素,不过锻炼什么的已经被抛之脑后了。

    洛浅浅三个人都默默地打量了一下两位老人家的肚子,最后发现,嗯,确实是即墨老爷子的大一点。

    别人不知道,洛浅浅又怎么会不知道,洛老爷子可是天天都会早起出去锻炼的人,虽然偶尔会偷个懒跟人在路边下棋了。

    但是天天都有锻炼,这是不争的事实,每天早上回来的时候都会满头大汗,这个根本没办法作假。

    “哎,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即墨老爷子马上就换了个角度,你身体好你是蛮力,你是兵。咱有文化,最起码也是个军师,跟你是不一样的。

    “没事你尽管说,想当年……”洛老爷子嘿嘿一笑。

    即墨老爷子瞬间脸都绿了,想当年?想当年他不就是跟人讲道理没讲过人家,才认识洛国辉这个臭老头的吗?还给人家当了一年多的小弟?虽然洛国辉一直把他当兄弟,也没用他做过什么跑腿的事情。谁知道后来他受伤退役,洛老头能爬到今天的位置?

    洛浅浅眨眨眼,看着两位老爷子,连连撇嘴,怎么感觉这两位就是斗嘴来的?还偏偏谁也不服谁。

    “想当年,我帅。”

    “别臭不要脸,你有我帅?”

    “嘿,我要是不帅,能有这么帅的孙子?”即墨老爷子果断的拍了拍即墨澄的肩。

    洛老爷子一脸的得意:“不仅我帅,我孙子帅,我还有个漂亮的小孙女。”

    “我……”即墨老爷子顿时胡子都气的吹了起来,不过转眼看了看洛浅浅,又看了看即墨澄,嘿嘿一笑:“你孙女漂亮,我承认,所以才是我孙媳妇嘛。”

    所以怎么又转回了这个问题?

    “嘿,你信不信我给我孙女找个更优秀的?”洛老爷子转念又想了想对着即墨澄说道:“小橙子啊,有空来爷爷家住,咱不理这个臭老头。”

    “小,小橙子?”洛浅浅讶异的瞪圆了眼睛,怎么好好的师兄被叫的有点萌?好像是个圆滚滚的小孩子?重点是‘小…子’这个搭配难道不是宦官专用?

    “咳咳。”即墨澄满脸的无辜,放下了手上的小盘子,开口说道:“瑾月,我带你们到书房看看吧。”

    “好。”洛浅浅没有任何的犹豫放下了手上的盘子,秦暖也跟着放下了盘子,丝毫不想再听两位老人家互相拆台的行为。

    “嘿,你孙子还挺有眼力见。”洛老爷子看着三个人进了书房,挑挑眉。

    即墨老爷子那叫一脸的得意,恨不得把脸朝着天:“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孙子。”

    洛老爷子却是一脸的严肃:“刚才你说浅浅赌石的天赋是怎么回事?”他突然想起来之前洛浅浅带回家的几块赌石都是出绿了,没有一块垮掉,虽然是小块的,却也是难为可贵的。

    “瑾年也没跟我说。”即墨澄叹了一口气,看向那边禁闭的书房门:“还是老黑他们跟我说的,说这次多亏了浅浅,他们在公盘对赌上没有输得太惨,瑾年也是因为浅浅净赚了一大笔。多的倒也没说,瑾年不肯说,看起来并不想让浅浅入这一行的样子,等老黑他们回来我问问。”

    洛老爷子皱着眉,这含糊不清的,说的啥啊?不过看起来即墨老头知道的也不多的样子也就没追问了:“你可别虐待我孙女,我可不想好好的小姑娘天天对着一堆石头块。”

    “嘿,你这话说的,怎么叫虐待呢?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即墨老爷子直接翻了个白眼。

    “谁稀罕啊,你回头给我雕的好看点啊,我要摆在茶几上。”洛老爷子一本正经的嘱托道。

    “就那么一个小玩意,谁稀罕啊?”即墨老爷子摆摆手,不过马上就是一瞪眼:“哎,说起来这小丫头不是送礼去了吗?怎么到我这儿没话了?没我的?”一脸难以置信的翻了翻洛浅浅装着小香炉的袋子。

    “你孙子不也去了?找我孙女要什么?”洛老爷子一脸的不屑:“你还真是贪心。”

    “你啥时候看到小男生这么细心?”即墨老爷子翻了翻翻到了一份包装好的礼物,但是上面的字告诉他,那不是给他的:给素未谋面的大师兄。

    “就连没见过面的都能准备,我还是个长辈呢,浅浅太伤我的心了。”即墨老爷子故作伤心的瘫在沙发上:“不行,咱俩见面分一半,你的就是我的,你孙女都能嫁给我孙子,还有什么不能分的?”

    洛老爷子瞪着眼:“你敢!你信不信我拍死你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