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指名要小女孩?
    !

    “即墨先生是吗?您家族的货物在我们手里。”电话对面这么说道。

    即墨澄一脸的好笑:“嗯,然后呢?”丝毫不知道刚才外面即墨老爷子接到的电话的事情。

    对方很诧异与即墨澄的淡定,看了看手上的记录单,发现即墨家的价值居然最低,才皱紧了眉,看来即墨家的货物已经被分批次运走了一部分?“想要回货物需要您配合。”

    “怎么配合?”即墨澄淡定的打开扬声器,把手机放在三个人面前的桌子上,看着洛浅浅眼中灵动的光芒,也忍不住弯了唇角。

    “请先将您在玉石交易那边下榻的酒店名称还有房号告诉我,我给您做个登记。”

    “哦,我们没钱,所以就住在一个老奶奶家里,管三餐,还不贵。”即墨澄一本正经的说到。

    “……”那边像是没有想到这个答案一般,也是有些傻眼了。

    这边洛浅浅紧紧捂着嘴巴不想笑出声,说的还真有其事一般,这届骗子水平挺高,比以后的专业多了。

    “那您知道住在富丽酒店1008房间的即墨先生吗?”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能这么说道。

    这话刚出口,洛浅浅跟即墨澄两个人齐齐的变了脸色,这不是他们住的房间吗?就算是骗子也不应该知道的这么详细啊?

    即墨澄犹豫了片刻,才装作思考的样子:“啊,堂哥啊,他现在应该在哪个地方玩呢吧,怎么了?找他有什么事吗?”

    “那请问你知道他的号码吗?”

    “知道啊,不过我堂兄一向不允许把他的号码告诉别人的,不好意思啊,要不你去问问别人?”即墨澄脸色跟声音中的慵懒完全不一样。

    洛浅浅仔细回想着,怎么也想不到即墨澄的信息是怎么泄露的,但是几乎是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委托拍卖的时候留下的联系方式是即墨澄的联系方式。

    “哦那谢谢您,那您知道您堂兄身边那个小女生吗?”

    即墨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那看,小女生?毫无疑问是洛浅浅!

    洛浅浅也是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情况?

    “知道啊。”即墨澄继续不动声色,唯独眼神中的寒意让人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

    “您能把她的信息告诉我们吗?您放心只要您说了以后我们就会立刻把您家里的货物送回到您家里去。”

    “这个,等一会我再给你打过去吧,我打电话问问我堂兄。”

    “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洛浅浅脸上多了几份难看:“找我?”即墨澄口中的堂兄是他自己,他身边的小女孩还一起住在那里的毫无以为有且只有洛浅浅一个人。

    “我先问问爷爷,我给你打个电话,你接了之后不用管。”即墨澄脸上满是不对劲,还是决定让电话呈现出却是在打电话的状态,洛浅浅把手机也放在了桌上,两个手机都接通了。

    三个人赶紧出了书房,即墨澄开口就问道:“爷爷,那批货物怎么了吗?”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惊讶:“你怎么知道的?”本来没打算告诉他的啊,怎么三个孩子好端端的都是一脸的严肃。

    洛老爷子看着孙女紧紧皱起的眉:“有人联系过你们了?”

    即墨老爷子也是一愣,对,人家就算想要联系他也是联系不到的,只能联系现有的联系方式,那么,登记在酒店拍卖会的号码就成了线索。

    “那边似乎想要找我跟浅浅。”即墨澄紧紧抿着唇,把刚才的电话内容说了一遍。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不解:“不对啊,要论想要绑架来说,瑾年比较有价值啊,浅浅的身份知道的人并不多,没理由盯上浅浅啊。”

    即墨澄却不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眼里,洛浅浅比他有价值的多。

    抓他,最多就是赎金的问题,但是洛浅浅,那可是赌石高手啊,在他面前除了刻意的行为之外,无一失手,就连最后那块很少垮过的赌石都没有说错。

    她的价值比他的大,有洛浅浅在,赌石根本就不会输,可是究竟是谁?谁会注意到这一点?

    洛浅浅却直接有了猜测,那张卡片。

    不会是真的因为这个找她的吧?早知道不带回来了……

    “爷爷……”即墨澄看了两眼洛浅浅,又看了两眼担心洛浅浅的洛老爷子,紧紧咬着下唇:“我有事隐瞒。”

    “什么?”即墨澄一愣,没想到孙子会突然这么说。

    即墨澄看了看洛浅浅无奈的扯了扯唇:“浅浅在赌石方面的天赋,我所见者,无人出其右。”

    即墨空直接愣住了:“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浅浅,赌石天赋极高,我见过的人,她是独一无二的出绿率。”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个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即墨老爷子一脸的不解。

    即墨澄紧紧握着拳:“我怀疑有人看上了她的天赋。”

    洛浅浅直接吓了一跳,别这么吓人好吗?难道还想杀鸡取卵?她这也是因为暖玉的啊?

    “浅浅。”洛老爷子直接看向了洛浅浅,眼神中满是征询。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之后点点头。

    洛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坐会了沙发,本以为是即墨家要连累孙女,这么看来,谁连累谁还真不一定。

    这个孙女啊,从小到大给他的惊喜已经太多太多了,现在就直接变成了惊吓。

    即墨空看向洛浅浅:“你跟我来。”说着进了书房。

    洛浅浅一愣赶紧跟上,即墨澄犹豫了片刻也跟上了。

    倒是秦暖,跟洛老爷子坐在客厅,沉默在这个家中蔓延。

    即墨老爷子看到正在通话中的两只电话,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从一边的书架上,抱出了两个盒子:“这里面那个价值高?”

    洛浅浅诧异地看着即墨老爷子但是看到了他脸上的认真严肃之后,苦着脸插在兜里抓住了暖玉,一只手放在盒子上,没有任何的感觉,暖玉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片刻之后摇摇头:“我不知道。”

    即墨老爷子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是两卷书籍。

    即墨老爷子点点头,又把书籍放回原处,拿下了两块玉佩,一样的雪白通透。

    “这两块哪块价值高?”

    洛浅浅摸着玉牌,还是摇摇头:“我还是不知道。”

    “瑾年,把阳台那两块石头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