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你是在逗我?
    洛浅浅只感觉有种危机感,正想叫三个人一起离开,然后就感觉眼前一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店门口了,甚至还在一个人的怀里???

    “你是谁?”洛浅浅转过身看着那人,直接做出了护着胸的动作,一脸的防备。

    面前的人穿着灰色的兜帽衫,脸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除了一双眼睛,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身形消瘦,身高看起来也有一米八左右,应该是个男生,洛浅浅这么判断到。

    “想知道?跟我来。”声音是有些沙哑的男音,洛浅浅看了看店里面,没有跟上他,一脸的担心,想要进店里,谁知却被他拉住了手腕:“你最好还是别现在进去,你的朋友都没事。”

    洛浅浅听着他说的话,像是求证一般瞪着眼睛看着他的眼睛,看到那双眼睛的主人点了点头,便选择了相信。

    因为不相信也进不去了,此时她经历的事情已经在挑战着她的常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现在有种在坐过山车的感觉?还是没有安全带的那种,重点是……没办法大叫出来。

    什么情况啊洛浅浅的脑子已经快炸了,她怀疑自己根本就还在睡觉,这一定是一个梦……

    然后她就出现在了……学校?

    在学校的湖边,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也没有什么人在湖边花前月下,倒是放眼看去都是一片寂寥。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我,做梦?”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想要吐的冲动,洛浅浅跪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你的包。”那人对着洛浅浅一伸手。

    洛浅浅皱着眉,刚才她只来得及拿起包,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呢。迟疑地看着自己的包,难道是包里有什么别人想要的东西?所以才会有人想要杀了她?

    你想多了。

    将包递给那人,却看到他熟练地拿出了钱包……

    钱包?!“那个有一张卡不是我的,其他的你随便动。”想到即墨澄财大气粗的样子,这张卡丢了怕是把洛家赔给他都赔不起。

    却看到那个人用两根手指夹出了被隐藏在深处的抹茶绿……

    等等,抹茶绿?安能辨我是雄雌?

    “你跟那个男不男女不女是一伙的?你想要就拿走,这是他忘在我房间的。”洛浅浅缩了缩脖子,早知道当时不收起来就好了。

    “九十八号?”那人看着卡片上的数字微微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卡片,递到了洛浅浅面前,只见那是一张浅蓝色的卡片,上面写着j00038。

    “所以……你到底是干嘛的?”洛浅浅这个时候感觉自己是无比的冷静。

    “我是被派来保护你的,你可以叫我三十八号。”男人说道:“这张卡片。”男人晃了晃手上的抹茶绿,收起了那张浅蓝色:“是你的身份象征。”

    “我有身份证。”洛浅浅毫不犹豫的插嘴,开玩笑,她洛浅浅还需要这种东西?而且九十八号?一点也不特殊,如果是九十九一百还是很不错的。

    男人看了看洛浅浅,无语的揉了揉帽子下的额头:“这么说吧,你这张卡,绿色的就是正常的入门卡,j 代表的含义是进化,我这张蓝色的代表的是速度,我是速组的。”

    洛浅浅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男人:“你是不是接下来要告诉我,这是异能?然后我们都是被命运选中的人儿之类的话?然后忽悠我去参加你们,然后被打什么奇奇怪怪的疫苗改变……不对,按照你们的说法应该是进化,进化成新人类?”

    男人眼神十分之怪异,眉头蹙的紧紧的,最后竟然脸红的憋出了一句:“你想象力不错。”

    “哈?”洛浅浅看着男人,然后皱着眉:“你想说什么没关系,但是能不能让我先跟我的朋友联络一下?她们应该很担心我。”

    男人做出了请便的手势,洛浅浅拿起了被丢在地上的背包,低声嘀咕:“一点也不知道爱护女孩子的东西,一定是个单身狗!”

    拿起手机,给秦暖从容还有即墨澄分别发去了不一样的信息,都说了一件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事情,证明她是本人,然后说自己很安全,千钧一发之际跑掉了,但是现在有点事暂时没办法出现,让三个人不要担心。

    “好了你继续吧。”洛浅浅发完了信息,装好了手机,不耐烦地挥挥手:“下午我还要上课呢。”

    “哦……”男人此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我说到哪儿了?”

    “说你们是新人类,要扎疫苗。”洛浅浅毫不犹豫的提醒道。

    男人一头黑线:“我们将这种天生但是需要特定的场合来激发的潜力称之为能力。”男人在‘天生’和‘激发’上加了重音,提醒着洛浅浅不要再加入自己的臆想。

    洛浅浅本来无所谓,但是想到了特定的场所,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的赌石之行,莫名其妙的就……

    “你们偷了空爷爷的货物?”洛浅浅紧紧皱着眉。

    “这是一种手段,后来还回去了不是吗?”男人讪讪一笑,如果不是这样,怕是要费很多时间来找洛浅浅呢。

    洛浅浅接着皱眉:“那今天的事故……”不会也是你们做的吧?

    总感觉这些人都好可怕……妈妈,她要回家,她不要跟这些j开头的人玩。

    “我会那么多此一举?先制造事故然后再救你?”男人一脸的无语,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他这些天也确实是想过怎么跟洛浅浅讲这些事情,毕竟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还是有些匪夷所思的,把他当成神经病也不足为奇。

    洛浅浅点着头,他感觉非常有可能啊,借此证明展示他的能力什么的,一举两得,就是……“那个卡车的司机是不是会赔的家底都干净了?”

    男人疑惑的看着洛浅浅,半天后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无语的低吼:“我不是我没有,我去哪儿知道啊?”

    老天啊,收了这孩子吧,他怎么感觉根本无法沟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