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惊现神兽
    “你知道的茶有哪些?”即墨空越发的感觉,想让洛浅浅学会这个以后给他泡茶的想法离他越来越远了。

    “红茶绿茶黑茶白茶……黄茶蓝茶?”洛浅浅想也不想就这么说道。

    她以前给洛老爷子买茶叶的时候,有听过介绍,但是实在是年代太过于久远,已经遗忘到了脑海的深处,只记得有六种,是六种颜色。

    神特么蓝茶,即墨老爷子瞪着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随后摆摆手:“我决定放弃……”

    “老师你不能放弃治疗啊……”洛浅浅吓了一跳赶紧蹲下抱住了即墨老爷子的胳膊:“不管发生了什么,身体最重要”

    这时候即墨澄正好进来,听到洛浅浅的话,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赶紧把东西放到了桌上:“爷爷,您怎么了?要不要叫救护车?我就说昨天不让您喝酒吧!”

    声音中满是担心。

    洛浅浅眼神里也是满满的担心,已经掏出了手机:“要不还是先叫个救护车去医院看看吧?”

    即墨澄刚要同意,就看见即墨老爷子跳了起来,对这两个人的头一人敲了一下:“我说什么了吗?你们就自说自话的说我有病?还去医院!”

    “那您没事放弃什么治疗啊?”洛浅浅一脸的委屈,揉着自己的额头,嘟着嘴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

    “我说治疗了吗?”即墨老爷子对于洛浅浅,脸上那叫一个无奈,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怎么自己的两个男学生都那么懂事,轮到了洛浅浅,就皮的跟个猴一样?哎呀不行,他头疼……

    “爷爷,什么治疗啊?”即墨澄也是一脸的费解,他可是天天回家住的人,怎么都不知道这回事?

    “我不放弃了行吧?”完全插不上话的即墨老爷子看着洛浅浅,脸上挂着似笑非笑,本来打算放你一马,不感兴趣就算了,反正他会的够多,找个感兴趣的就好,现在?不着急,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即墨澄还是一脸的担心:“您到底放弃不放弃什么啊?”他怎么就不知道呢?

    即墨空白了自己被洛浅浅牵着鼻子走的孙子,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今天不继续了,明天上午再来吧,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看着即墨老爷子出去了,即墨澄脸上才有几分恍悟,肚子不舒服,所以是放弃不放弃上课?

    不过这样也好,刚才他可看到了好玩的东西:“走,浅浅,带你看有趣的东西去。”

    “什么?”洛浅浅迷茫的就被即墨澄拉出了房间,一路朝后面快步走去。

    洛浅浅看着这个方向,更是迷糊,所以这是要去哪儿?是不是什么隐藏的宝库?

    这么想着,洛浅浅就闪着星星眼跟了上去,能见到宝藏,可比上课好玩多了。

    然后就看见……

    “草泥马???”洛浅浅看着面前的东西惊叫出声,看着即墨澄诧异的眼神,赶紧摆摆手:“学名,羊驼,之前在网上见过图片。”洛浅浅赶紧摆摆手,脸上满是黑线,是她太得意忘形了,竟忘了十大神兽是明年才会出现的,差点就漏了嘴。

    “这是爷爷买来送人的。”即墨澄点点头:“听说很温顺,可以摸摸,还可以喂食。”

    小女生都喜欢这种毛茸茸的东西,他想洛浅浅也不例外,看见了之后就想着带洛浅浅过来看看。

    洛浅浅眨着眼睛,努力的做出惊喜的样子,虽然在这里看到很惊讶,但是这种东西毕竟也不是见不到吧?动物园里也有啊。

    完全没想过,现在的动物园有没有羊驼这个问题。

    不过造型十分可爱的羊驼还是让洛浅浅很是喜欢的,毕竟,软绵绵,像羊,却没有它那攻击性的角,温厚的小动物,什么时候看到都是很可爱的。

    洛浅浅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脸的担心:“不会是想把它吃掉吧?”

    “怎么会……”即墨澄无语,但是看着洛浅浅那紧张的目光,眼中也添了几分的柔和。

    “那就好。”这种可爱的小动物活着卖萌就好了,跟猫猫狗狗一样,都是洛浅浅绝对不会当做食物的东西。

    “不过你说那个……名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即墨澄有些好奇的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给羊驼喂食的脸上尽是尴尬,她总不能说过几个月你就知道了吧?

    “是在游戏里看到别人的头像,就问了一句,他们就说的。”她才不会再重复那个神兽名字了……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就是一时口误。

    “哦?什么游戏?”即墨澄这倒是有了几分好奇,要知道平时可没见洛浅浅玩游戏。

    洛浅浅愣了很久才一本正经的说到:“就那个跳舞游戏啊,很多女生在玩的那个。”她记得应该就是今年公测的才对,毕竟当初她也玩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即墨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没有细问,毕竟他也不玩那些,然后看向了羊驼蜷曲的毛发,笑道:“它这就是自然卷啊。”

    “谁说不是呢?”洛浅浅也是点点头,一脸的偷笑:“要是把它全身的毛都拉直,是不是就不好看了?”

    毕竟绵羊被剃了毛的时候也是肉呼呼的不好看呀,洛浅浅这也算是合理推测。

    即墨澄则是想到了另外的事情:“如果给包子烫上卷,会不会更可爱一点?”

    洛浅浅被即墨澄的话惊到了,然后眼中也闪着奇特的光芒:“可以一试啊,回头跟暖暖借个卷发器。”

    ……你给狗烫完毛,再还给秦暖,她难道就不会嫌弃吗?想到这一点,即墨澄赶紧说:“你还是买一个比较好,再干净那也是宠物啊。”

    洛浅浅秒懂了即墨澄的意思,不过倒是不以为然,因为秦暖的东西放着也是放着根本就是摆设,是她以前臭美买的,现在如果想用直接去拿洛言然的就好了啊,还高级一点。更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秦暖,根本就没有卷头发的习惯啊,除非是临时有什么活动,那也都是专门出去做。

    而且,她猜测,如果她跟秦暖说了给包子烫毛的想法,不用她说,秦暖就会主动的贡献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