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
    !

    “……来来来不哭,我给你留了鸡翅呢。”秦暖脸上顿时满是无奈,二哥这明显是息事宁人的态度嘛。不过二哥说了这样的话,那肯定是就算去告也没有什么胜算的。

    洛浅浅闷闷的坐下,根本看也不看那个女生一眼,以前她们过来串门,遇上有好吃的,就分一点了,这次也是看到了没有什么事,又想起来洛浅浅回来的时候拎着那一堆好吃的,才过来看看,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理她,寝室里就没一个人有招呼的意思,这才愤愤的离开了。

    秦暖看着那个女生离开,直接翻了个白眼:“闻着味就过来了,属狗的?”

    “是看着浅浅回来了,不对,照片上不也有浅浅买东西的照片吗?”从容一脸的淡定,吃了两份沙拉之后,就不再动一口了。

    “说起来,我也想起了一件事。”秦暖突然神秘兮兮的说到:“你们说会不会是什么人故意去破坏浅浅的名声,然后等着即墨澄‘无法接受’跟浅浅分手的时候再出来告白当救世主啊?这样说不定浅浅就会答应了啊?”

    “我傻吗?”洛浅浅看着秦暖直接闭上了眼懒得看她。

    秦暖倒是感觉自己说的蛮有道理的:“你想啊,你要是分手了说不定就伤心欲绝,这个时候给你一个温暖的港湾,你是不是就会靠上去?”

    “……你感觉我会吗?”她洛浅浅再不济也还有朋友有家人的好吗?会在脑子不清醒的时候去做这种傻事?

    重点是,即墨澄貌似也是事件的男主角,就算有什么传言,也是两个人一起好吗?

    下一秒却也感觉了不对劲:“不对啊……虽然帖子说的是渣男,但是貌似只有我的信息漏了出来?师兄的一个字我都没看到?”

    秦暖愣了片刻,回想着那写的还不错的文章,确实是没有说过一点点的男主信息,而且最后的图片马赛克也是几乎看不出即墨澄的脸什么样的,洛浅浅还能看出头发的长度。

    “所以,你的意思是还是针对你的?”从容愣了一会,却还是一脸的不解:“那是为什么啊?”

    洛浅浅一摊手:“我去哪儿知道?”

    心里却是有了个猜疑的方向,却又有些不敢肯定。

    或许是小叔说的那个?

    然后赶紧摇了摇头,她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与其把注意力打在她的身上,还要等待,还不如直接找那些年龄合适的女性,感觉似乎也有些不可能。

    看着窗外的月光,叹了一口气:“要上暖气了。”

    ???你不感觉你的话的跳跃度有点大?秦暖一脸的莫名其妙,然后起身站到了洛浅浅身边:“是呀,时间过得真快。”

    时间会带走流言吗?谁知道呢?

    从容看了看帖子,一开始的帖子已经被删除了,有的只剩下道歉贴了。

    也是叹了一口气:“或许是真的弄错了呢?别想那么多了。”

    “我没想,我只是在研究或许周一我会成为明星,要不要去买新衣服。”洛浅浅回身一笑,然后拉了拉秦暖:“对了,我明天去上课,你要不要去玩?有羊驼。”

    “神兽???”秦暖也是惊讶的看着洛浅浅:“去啊,现在拍个照,非常拉风啊。”毕竟还比较少见。

    洛浅浅眉眼弯弯点了点头:“我也是今晚才看到的,我跟师兄还研究要不要给包子也烫个卷毛,我还打算忽悠你贡献出卷发器呢。”

    看着话题跑偏,从容是松了一口气。

    秦暖瞪着眼睛:“不行不行。”

    洛浅浅刚想说你不都不用吗?

    却看着秦暖一脸的严肃,义正辞严的说道:“我的那个是之前花三十块买的,用你四哥的,别让包子变成糊了的包子了……”

    洛浅浅:“……”她没猜错秦暖的想法,确实会附和,但是她猜错了秦暖在乎的可不是那个卷发器,而是包子的毛发,想了想洛浅浅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如果是我哥,我就用完再给他放回去就好了,就不跟他说了。”包子可是他的宝贝妹妹的宝贝宠物,还是他的宝贝女朋友送的,跟包子一个等级应该是一种荣幸才对。

    洛浅浅这么安慰着自己,将坑哥的行为进行到底。

    说起来,她是不是该寻觅一下合适的女孩子什么的了?她还有两个哥哥光棍呢。

    “他也不用的吧?”秦暖只是挑挑眉,那种装备有是有,但是他那个长度……卷得上吗?

    “你这么说的话,我们是不是给包子编小辫更能看出卷来?”洛浅浅怎么想怎么感觉包子都不会乖乖配合的,而且卷发器还很热,万一他们操作不好会不会烫到包子?

    两个人在研究包子的新造型的话题上越聊越远。

    直到熄灯,洛浅浅眼中才露出了几分严肃,如果是她想的那样的话,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了,她自己来解决?还是找小叔?或者石霸豪那个‘跑得很快的三八’?

    不过现在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也是未可知,她还是别想太多的好,万一一周末时间大家都忘了呢?那不是在自寻烦恼吗?

    洛浅浅这么想着,又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就听到像蜜蜂一样嗡嗡嗡的声音,不耐烦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寝室的人都围在窗前?

    “怎么了啊?”洛浅浅一脸的不耐烦,声音自然不是从这几个人嘴里传出来的,而是整个楼的讨论声,洛浅浅此时深刻的领会到为什么一个女人相当于五百只鸭子,简直是吵死了,即便是关着门,都能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我感觉事情还没有结束啊。”秦暖看了一眼洛浅浅,指了指窗户下面,她们都没有开窗,声音已经是这么大了,他们也是刚被吵了起来的。

    洛浅浅下了床,凑到窗前,差点没一口老血喷窗上。

    只见楼下是站了一排的白衬衫,一手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另一只手举着只有一个字的a4纸,连到一起竟然是:对不起!为发帖的事件向你道歉!

    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很明确,说的就是洛浅浅,洛浅浅黑了脸:“这还没完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