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成功的背后是无数的练习
    秦暖一脸的无语,怎么看怎么怪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能让洛浅浅出去不过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变化这么大?

    她能想到的似乎也只有降头了。

    即墨澄除了开始的惊讶之外,接下来全程红着脸温柔的看着洛浅浅笑着。

    “好啦,去哪里吃饭啊?”洛浅浅一脸的纠结,现在午饭太早,但是早饭种类又很少……

    “要不吃bbq?去翰墨轩。”即墨澄想了想说道:“那边工具全地方大,要买什么也方便。”

    洛浅浅看向众人,邱宇那叫一个头如捣蒜,点的那叫一个快。秦温秦暖都是随便的样子,再看三个女生,都没有不愿意吃的样子,洛浅浅这才笑了笑:“那好吧,正好带你们去看神兽。”说这脸上还满是兴奋。

    秦暖无奈的笑了笑,现在你说神兽也没人知道的好吗?

    不过也还是一脸的期待。

    那边的即墨澄已经打好了电话,让人准备东西,洛浅浅看着他过来,才嘟着嘴挽上了他的手臂:“说好了我请吃饭,现在怎么算?”

    秦暖看到的只有两个人一瞬间都变得绯红的耳尖,瞬间无语,她就说,两个人明明之前还保持走路两人之间有五十厘米以上的距离,现在突然直接变成零,怎么会一点不自然都没有?

    不过看着两个人都有些羞涩,她倒反而是释然了,毕竟如果是降头,哪里还会羞涩啊?

    洛浅浅脸上那叫一个热啊,她根本就没跟即墨澄做过这么亲密的动作好吗?谁知道会这么让人脸红?

    不过眼中但是一片的平静。

    “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即墨澄倒是脸上满是淡定,眼中皆是喜意。

    除了泛红的脸颊,竟看不出哪里有失了分寸的样子。

    “嘿嘿。”洛浅浅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想了想,又说道:“那一会我买喝的吧?”

    “已经准备的酸梅汁,柳橙汁还有纯净水和啤酒。”即墨澄低声说道……

    秦暖挽着从容走在两个人身后,紧紧的皱着眉:“我怎么感觉,浅浅有点不对劲?”

    “我也有这种感觉,就感觉像是……我也可能说的不对,但是我总感觉她在刻意的秀恩爱?”从容也是皱着眉,两个人的声音都很轻,没有被第三个人听去半个字。

    “有那么一句话叫做秀恩爱,分得快。”秦暖不解的皱着眉,没理由是想要分所以秀吧?

    重点是这两个人之间有着婚约,跟一般的情侣还不一样啊……

    邱宇那边也是拉了拉秦温:“我说,人家这么小的都有对象了,你都老大不小了……”

    秦温白了邱宇一眼:“所以呢?”

    “所以你还不着急啊?你不会是那个吧?”说着还看了看秦温的翘臀。

    秦温只回了一个字:“滚!”……

    修然跟张芸在一起很安静,毕竟两个人平时讨论的都是哪个帅哥之类的,但是现在,三个男的,一个是洛浅浅的未婚夫,不能讨论。一个是秦暖的亲哥,不能讨论。

    剩下一个可以讨论了吧?偏偏刚才他们还看到了他穿警服的样子……

    一路无言。

    秦温根本就没去取车,直接三个男生打车走,五个女生坐着即墨家的车子走的。

    到了地方之后,洛浅浅惊讶的看着即墨空拖着一个箱子正要进门,赶紧蹭蹭跑上前帮忙。

    老爷子直接把她赶到了一遍:“去去去,”看着洛浅浅委屈的神色好笑的接着说道:“这是女生应该干的活吗?”

    洛浅浅憋着嘴:“女生也要尊老爱幼的啊空爷爷。”

    “爷爷的意思是,都放着,你休息,让我来。”即墨澄慢了一步,看着洛浅浅委屈的辩解着,好笑的拍了拍她的头:“交给我就好了。”

    “别看爷爷年纪大了,力气可比你大呢,”即墨空满意地点点头:“说起来,你这小身板是该补补了,不然以后可就只能干瞪眼了。”

    说着眼神看的是洛浅浅的胸前。

    洛浅浅嘴角一抽,怎么即墨空作为一个老人家还有这么不正经的一面?

    不过看着后面进来的人,即墨空就继续维持了他仙风道骨的一面,缓缓地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像是嘱托一般的看向洛浅浅:“东西不够记得说,下午上课。”

    作为老人家,即墨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就好比不会参与一群小辈的聚会,如果只有洛浅浅即墨澄这两个孩子……他也没兴趣去当电灯泡。

    更何况……他吃素,看着那些油腻腻的肉……

    “嘿,浅浅,有新品了。”秦暖指着上次他们看的柜子。

    洛浅浅凑过去也是一脸的好奇,明明就没看有人摆弄或者进货啊?

    管事人看着洛浅浅疑惑的表情笑了笑,走上前:“这些是瑾阳少爷曾经的练习作。”

    洛浅浅略显惊讶的点了点头,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大师兄啊。

    即墨澄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一句,笑道:“大师兄这种初期的练习作,买的人还是不少的,因为大师兄现在的作品,可是一般人见不到的……”

    洛浅浅撇撇嘴:“那这些练习作卖完了呢?”

    “卖完?”即墨澄略带惊讶的看着洛浅浅:“大师兄作为最刻苦的那一个,哪有那么容易就卖完?这种东西是要看缘分的,有的人就是不喜欢他现在的那种风格,就是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有的人就是不喜欢那种珠圆玉润的就是喜欢有点弯折的。”

    秦暖点点头,她就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虽然没有衣服搭配也戴不出去,但是,看着就很喜欢啊。

    洛浅浅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心里却是快要哭了,瑾阳大师兄练习作都能卖钱,还有颇具规模的库存,而‘不刻苦’的瑾年也是颇具名气,一画难求,那她如果学了茶……是不是就要跟茶也这么相爱相杀?

    不要不要,想着自己跪在那里不停地摆弄着茶壶,洛浅浅就沉不住气,她哪是那么安静的人?

    “走吧,去后院。”即墨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洛浅浅脸上的苦涩已经说明了她的心之所想,就转移了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