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就是吃
    又放了一大堆,这次洛浅浅也不做别的了,就在这里看着土豆片。

    刚好就一人分了两片,朝着没有分到的秦温吐了吐舌头。

    秦温哭笑不得,他就不知情的吃了点土豆片,知道的时候已经没有几片了,难道让他把已经咬过了的土豆片还回去?

    看着一大堆的肉,洛浅浅因为吃了早饭,很快就吃饱了,吃饱了之后她就放下了筷子,她与秦暖几个人不同,她一会还要上课的,生怕课程是什么一跪跪一天之类的,还是少吃点为妙。

    一盒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洛浅浅抬头,是即墨澄平淡的面容。

    洛浅浅放下筷子他就没有再吃了,毕竟……晚上还有重头戏呢。

    倒了两颗糖塞进嘴里,洛浅浅看向即墨澄:“什么时候去找空爷爷?”

    “爷爷不着急。”即墨澄轻轻摇摇头,不忍心告诉洛浅浅,此时即墨空正在研究让洛浅浅究竟学点什么好,虽然洛浅浅的天赋摆在那里,但是那方面,水太深,作为他的未婚妻,自然是不能接触的。

    爷爷感叹了天赋之后,继续郁郁的找着能教给洛浅浅的知识,毕竟也是叫了一声老师,也不能就是这么挂个名吧?

    即墨澄看向天空:“天要冷了呢。”

    洛浅浅抬头看天,天空雾蒙蒙的,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茫然地点点头。

    “等下雪的时候,大师兄就差不多该回来了。”即墨澄笑着看向天空:“每年师兄都说,他总是赶上京城初雪的时候回来,所以每年都会遇上压车,在路上塞成了狗,在车里生生的不是从天亮等到天黑,就是从天黑等到天亮,就这么看着雪景。”

    “大师兄啊?”洛浅浅偏着头,对这个人名没有任何的感觉,不过还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二师兄,你的耳朵和尾巴哪里去了呢?”

    即墨澄先是一愣是,随后也笑了起来,无奈地摇摇头:“我可是修炼千年的老妖怪,怎么会轻易的露出了马脚?那岂不是太丢我们妖怪的脸了?”

    “哇哦,二师兄,你是多少年的妖怪啊?”洛浅浅颇有兴致的配合着即墨澄。

    “我给你算算啊。”即墨澄一本正经的板着脸:“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我的祖先就出生了……”

    “这是你的祖先又不是你。”洛浅浅憋着嘴。

    即墨澄带着笑:“我啊,我算算,怎么说我也有十几年的高寿了。”

    洛浅浅淡定的指着即墨澄,一脸的故作震惊:“哇,我要把你上交给国家,不知道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吗?”

    “……”即墨澄一脸的迷茫,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梗的样子,洛浅浅才恍然,年份不对,马上说道:“这里有一只成精的猪,快来人看呐,门票只收一块钱,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一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即墨澄一脸的无奈,不过洛浅浅声音并不大,那几个人都没有回头。

    不过即墨澄也十分的明白,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有人过来凑热闹的,随手拿起了书:“给阿姨的礼物寄回去了吗?”

    洛浅浅点点头,这种事她才不会忘呢,不然妈妈多伤心,儿子不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女儿也不回来,小儿子还什么都不懂……

    “那就好。”即墨城怕最近事多,洛浅浅忘记了,看到洛浅浅点头就松了一口气。

    洛浅浅坐在椅子上,端起了饮料,轻轻抿了一口,静静的看着秦暖她们在吃着东西相互打闹。

    即墨澄也安静的翻着书,嘴角带着笑。

    洛浅浅看着那些人,心里却有着几分的怪异,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怎么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都发生在她的身上了?

    要说重生,她和秦暖是同一类人。

    要说莫名其妙的能力,她跟洛希媖白一弦是一类人。

    要说婚约,她跟即墨澄都是小小的年纪就背上了这个约束。

    但是偏偏,没有人跟她共同经历这所有的一切。

    有时候莫名的感觉有些孤单呢……

    等洛浅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她看着身上的被子就是一愣,再看看周围,明显是一个房间,她就这么睡着了?

    一脸懵的下地绕过屏风,却看着即墨澄正在书桌前画画,专注的模样让她都不敢惊扰,生怕影响到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

    直到即墨澄放下了笔,满意的勾着唇,才注意到她站在那里,脸上有几分的慌乱:“你醒了啊?”

    洛浅浅点点头:“我怎么睡着了?他们人呢?”

    “已经回去了,天色已经晚了。”看了看时间,即墨澄笑了笑:“屋里开着灯你或许没有察觉,已经七点多了哦。”

    洛浅浅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是吧……我是猪吗?”

    “嗯。”即墨澄掩着嘴点点头,手上拿过一张白纸盖上了画作:“走吧,爷爷可是已经等你等了很久呢。”

    洛浅浅眨着明亮的眼睛:“我是不是用睡觉躲过了上课?”还一脸的得意:“这是我身体的自由选择,可不是我想这么做的。”

    “今天才周六。”即墨澄深深的看了一眼洛浅浅,眼中不改的笑:“明天还有时间。”

    更何况,你都睡了一下午了,晚上能不能睡得着都是个问题,说不定爷爷就利用这个时间呢?

    听着即墨澄的话,洛浅浅直接就垮着脸看着即墨澄,要不要这么刺激人?这是在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吗?

    即墨澄笑了笑,打开了门,顺手关了灯。

    两个人左绕右绕绕到了一间屋子面前,洛浅浅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那是。”即墨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赶紧进来吧,一会就好了。”

    两个人进了屋,却看着即墨老爷子正在左右手互博下棋?

    左看右看,洛浅浅也没看到好吃的。

    不过下一刻好吃的就被敲门送进来了,洛浅浅目瞪口呆的看着肥美的大螃蟹,各种做法的大螃蟹,眼睛都放光了。

    “这个时候的蟹子最好吃,来来来赶紧的。”即墨老爷子也是一脸的兴奋,看到洛浅浅的就知道这也是同道中人。

    洛浅浅连连点头,然后突然就想到了会熟练的剥壳的即墨澄,技能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吧?

    眉眼带了笑意,乖乖的坐好,等着即墨老爷子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