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猪和白菜的理论升级
    即墨澄淡定的剥壳,剥完壳之后,在洛老爷子期待的眼光中,一大半分给了洛浅浅……

    “我家养了多年的猪,终于丢了……”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感慨,爷爷跟未婚妻面前先选择未婚妻,还把最好吃的部分都给她了,让他心有不甘啊。

    即墨澄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爷爷你都吃了一半了,瑾月才啃掉一只蟹腿,下一只就给您。”

    即墨老爷子脸色这才好了几分。

    洛浅浅赶紧摆摆手:“我自己可以的。”她只是动作慢了点而已,这里这么多呢,又不着急。

    即墨澄什么也没说,剥螃蟹的空隙还不忘喝上一碗粥,蟹黄粥。

    看着即墨澄这样完全像是服务员的行为,基本都是在给她跟即墨老爷子剥壳,洛浅浅都有些自责了,赶紧把刚她自己剥出来的蟹肉放进即墨澄面前的碗里,碗里还有这粥:“师兄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即墨老爷子直接翻了个白眼:“猪想吃白菜,就要挑水浇白菜,关注着白菜的健康,细心呵护,这样白菜长成了才能收获。”

    洛浅浅就想知道为什么自家爷爷跟即墨老爷子都喜欢用猪跟白菜作比方?

    而且都是希望自家的猪去拱别人家的小白菜,又怕自家的小白菜被别人家的猪拱了,还怕自家的猪跟别人家的小白菜跑了。

    可是他们难道就没想过自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猪?甚至还有自家的猪拱了自家的白菜这样的可能?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想法甩了出去,洛浅浅现在可不就是一棵还青翠的小白菜?等着被猪拱的那种?

    她跟即墨老爷子吃饱喝足以后,才看着即墨澄的饭菜上桌,洛浅浅一头的黑线,所以,即墨老爷子根本就是在欺负师兄呢?

    “走,瑾月,让你师兄慢慢吃。”即墨老爷子擦了擦嘴,漱了漱口,淡定的丢下了还在吃饭的即墨澄,洛浅浅吃了两块糖之后,看向了即墨澄,即墨澄对着她轻轻笑了笑:“去吧,一会我就过去。”

    “你过来干什么?”即墨老爷子白眼一翻:“吃的你的饭去,不要打扰我们祖孙。”

    即墨澄一脸的无奈,低下头吃饭,只是肢体动作明确的告诉了熟悉他的即墨老爷子:我什么都没听到……

    即墨老爷子带着洛浅浅七扭八扭走到了另一个房间。

    打开门,洛浅浅一头的黑线,这里根本就是图书馆嘛,甚至还有花花绿绿的星座占卜杂志呢。

    “你想学什么?”即墨老爷子随意的坐到了椅子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洛浅浅坐下。

    洛浅浅坐到了椅子上,一脸的惊讶:“我想学什么?我还能想呢?”

    ……即墨老爷子现在真想打开洛浅浅的脑袋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其实,这还得看您会什么我才能想是吧?”洛浅浅看着即墨老爷子的脸色,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总感觉刚才的眼神,是想肢解她。似乎也没错……

    “我会什么?”即墨老爷子一脸的好笑:“作为你的老师,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会的很多,但是精通的就没那么多了……”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所以呢?

    “你看,雕刻,你大师兄学了,国画,瑾年已经青出于蓝了。”即墨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无奈:“总不会让我教你看病诊脉,看风水寻龙脉吧?”

    “哇哇哇,这您都会?”洛浅浅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让即墨老爷子也无法忽略。

    即墨老爷子愣了片刻,随即无语:“面相嘛……望闻问切倒是会一点,但是寻龙脉找古墓找宝藏的事,不会。”

    洛浅浅赶紧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那您给我看看我是什么面向?”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无语,他就知道你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哪里知道哪些?

    不过还是一脸的正经:“眉弯目明,嘴小脸圆,印堂明亮,实在是有福之人,不过……”

    “不过什么?”洛浅浅赶紧一脸紧张的追问。

    即墨老爷子故作高深的摸了摸胡子,伸出了手,食指拇指交错着一捻,洛浅浅马上就掏出了钱包,正要付钱,却皱着眉:“不对啊,空爷爷您这怎么那么像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啊?”

    “本来就是骗人的……”即墨老爷子无语,他又没学过,难道年龄大了大了,还要去看看这些吗?现在人的面相貌似也不准吧?好好有福的面相也会因为不好看失去了福气。没福气的面相通过整容反倒收获了幸福。谁又说得准呢?

    “老夫看你眼清目明,一定是个漂亮的孩子。”即墨老爷子看着洛浅浅略显失望的模样,马上又说道。

    洛浅浅毫不客气的回到:“小女子才疏学浅,看您眼眸浑浊,须发花白,想来一定……”

    “怎样?”即墨老爷子马上追问。

    “想来一定已经岁数不小了,有老花眼了。”洛浅浅淡定的继续说道。

    即墨老爷子看着书桌上的眼镜盒,一脸的无语,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洛浅浅嘿嘿一笑:“行啦空爷爷,你想教我什么?我感觉吧,我字还拿得出手,但是,字画不分家,师兄学的我才不抢呢,要不您把您会的都告诉我,我慢慢选?”

    “……你以为菜市场选大白菜呢?”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无语。

    “说起来,我还真有一个擅长的,而且你两个师兄不会的,还是我跟我爷爷学的。”

    “什么什么??”洛浅浅马上就提起了精神,一脸的好奇。

    “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

    “是什么?”洛浅浅都被绕糊涂了,一脸的懵。

    “重要的是你要不要学。”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淡定。

    “不会是绣花吧?”洛浅浅想着即墨老爷子想要让她学茶艺就一脸的苦涩。

    即墨老爷子一头的黑线,哪里看出来他会跟着他的爷爷学绣花了???

    淡定的起身:“你等我一下,我去取个东西。”

    洛浅浅点点头,看着即墨老爷子离开的背影,突然就想到了……一篇课文。

    你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买两个橘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