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玉笛
    没一会即墨老爷子就回来了,郑重的用双手捧着一个紫色的木盒,洛浅浅赶紧把书桌上的东西归到了一起,让即墨老爷子能放下这个看起来就很贵重的盒子。

    看着盒子上没有任何的图案,洛浅浅却也没办法猜测这什么了。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淡定:“猜猜是什么?猜对了就送你。”

    洛浅浅听了这话来了精神,比量着盒子的大小:“剑?”虽然感觉应该是青铜剑之类的,脑海中却是不锈钢不生锈的现代人强身健体用的剑。甚至感觉有可能是五帝铜钱剑,眼中闪烁着精光,莫非是教她看阴阳,辨是非,打恶鬼?

    看着洛浅浅的眼神,即墨空就能猜出来她在想些什么,无语的摇摇头。

    洛浅浅皱着眉,猜错了?

    那这个看起来长长的木盒能装什么?“魂、魂骨?”洛浅浅张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模样。

    “你小说看太多了!”即墨老爷子瞬间就有了想要炸裂的想法,为什么能想到这种答案?

    洛浅浅撇撇嘴,却是很惊讶于即墨老爷子知道这是小说里的东西。

    “这个长度,总不会是绣花针,难道是什么上古流传的什么名品绸缎?莫非是要给我做嫁衣的?”洛浅浅看着盒子的大小比量了一下,又皱着眉:“也不应该,这么大的盒子根本就装不了多少啊……弓箭?玉簪?尚方宝剑?牌位?免死金牌?iphone100?萧?”

    “你总算靠点谱了……”即墨老爷子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力,为什么能猜到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

    洛浅浅马上就意会了:“萧?笛?”

    即墨老爷子揉着自己的额头,无语的点点头,再任由洛浅浅瞎猜下去八成就是什么更离谱的东西了,说不定还能猜什么蛇干龙干之类的东西了,凭着她的脑洞还真不好说……

    “可我没学过啊……”要说是钢琴她还会一点,虽然……就是个半吊子。

    “你要是学过了要我干什么???”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无语:“行吧,定下来也好,那两个专攻艺,你专攻音。”

    “……送我啦?”洛浅浅看着盒子一脸的兴奋就像上手去摸。

    即墨老爷子赶紧收了回来:“现在可不行……”

    洛浅浅憋着嘴。

    “等回头打两根练习的,这个可不是给你吹着玩的。”即墨老爷子一脸的认真:“这可是真正的古物啊。”

    洛浅浅却突然一脸的嫌弃……“古物?那岂不是上面会有好多的口水?好多的细菌?”

    即墨老爷子被洛浅浅噎得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话,这也是事实,他能说什么?

    “……还是给我打新的好,嗯。”洛浅浅一脸的认真模样:“空爷爷,您会这么多,但是怎么都没什么人知道啊?您看师兄不就是早早就出名了?”

    “我们那时候低调。”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无语,会这么多东西在那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的好吗?

    就连现在传出去的雕刻和国画,也是因为两个徒弟出名了以后才传出去的。

    谁能想到这么低调的他,却偏偏成了即墨家对外的招牌了?

    “那就这个了?”即墨老爷子无奈地摇摇头,也不想多说什么,就是的记忆,有时候并不都是那么的美好。

    洛浅浅点点头,她是没差啦,反正学什么都是半吊子……

    即墨澄进来的时候,看着桌上的盒子也是一惊:“爷爷打算让……”

    “也就是试试……”即墨澄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直接被即墨空打断了,洛浅浅并没有什么怀疑,毕竟沾了口水的古物嘛……想来也是挺贵重的。

    即墨澄点了点头,看向洛浅浅:“瑾月,真是太好了。”总算是没像担心的那样需要一直跪着泡茶敬茶。

    洛浅浅勾起唇,就是就是,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对了,瑾月,一会跟我去了地方?”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愤愤,这次我一定要一雪前耻!

    “爷爷!”即墨澄一脸的不赞同。

    洛浅浅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两圈,却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赌石吗?”

    即墨老爷子尴尬的笑了笑:“是,是啊……这不是要到我的爷爷的生日了吗?我想着选一块好点的原料雕个什么小东西,送给他老人家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嘛。”

    洛浅浅却是一脸的懵,即墨老爷子跟爷爷一般大,爷爷的爷爷……最少也是三位数的寿命了啊,真是长寿……

    莫名的看向即墨澄:“你家有些基因真的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就好比这长寿。

    即墨澄无奈的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渴求模样:“所以,瑾月,就麻烦你了,回头我给你找块好原料亲手给你做玉笛行吗?”

    洛浅浅轻轻点了点头,这倒是无所谓啦,只要不被暴露,在范围内帮帮也不是不可以。

    “嘿嘿嘿。”即墨老爷子这么笑着。

    即墨澄在一边无语,自家爷爷这是越来越幼稚的节奏吗?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完全是跟墨斋的老头子们较劲,内部的娱乐罢了,不过也幸亏是这样,就算带着他们两个弟子也不会有人说,更何况除了弟子这个身份,他们更是即墨老爷子的孙子和未来孙媳妇。

    “话说我刚才就想问了……为什么空爷爷脚上的袜子一黑一白?”洛浅浅看着即墨老爷子的袜子一脸的好奇,走路的时候倒是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一坐下,就暴露了。

    即墨老爷子一愣,随即看向裤脚,然后一脸的不解:“我没有白色的袜子啊……”

    即墨澄一愣,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看,一脸的无语:“爷爷下次您没事做家务的时候,就不要把我们的袜子都混在一起了……我说我怎么少了一只袜子。”

    即墨老爷子一脸的迷茫,就算收了也没理由穿了一路都没发现啊?

    “这是什么预兆吗?”即墨老爷子紧紧皱着眉,片刻之后面露精光站了起来:“我知道了,一黑一白一阴一阳,阴阳为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那就是发啊,说明我今晚一定赢哈哈哈……”

    您这么说这么理解,怕是周文王姬昌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