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坑学生的老师
    不过不管怎么理解,心态好就是好的。

    洛浅浅跟即墨澄都是一笑,默默地看着即墨拉老爷子嘚瑟。

    “对了,瑾月,你大师兄快回来了。”即墨老爷子说着说着却牛头不对马嘴的来了这么一句。

    洛浅浅迷茫的看着即墨老爷子,所以呢?

    即墨老爷子嘿嘿一笑:“千万别手软啊,你大师兄这么多年,手里的好东西可是不少的,多搜刮一点以后也好送礼啊,你哥哥多着呢,以后送嫂子也是极好的。”

    洛浅浅听了这话也是心思活泛了许多,别人不说,洛书帆的未来妻子必须从上到下全部整上一套啊,那可是亲嫂子,还有秦暖,虽然是个表嫂,架不住她们感情好啊,这么说的话还要有从容,还有何闻玉也不能忘了,还有两个小表妹……

    看着洛浅浅一脸正经的扒着手指头,即墨澄一脸的无语:“大师兄会恨您的。”

    “哼,他就这么一个小师妹,咋的,还不应该好好的照顾着啊?”即墨老爷子一本正经:“要不是年龄差太多,其实瑾月配他……得得得当我没说。”

    看着孙子直接瞪起了的眼睛,即墨老爷子一脸的无语,这才多久?孙子就有了媳妇忘了爷,他心里……还一点也不苦,挺开心的,自家傻猪终于会拱白菜了。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脸都皱到了一起,也是无奈了,拉了拉她的袖子:“你放心,你去找大师兄,大师兄不会拒绝你的,见面礼大师兄也不会少了你的,尽管安心。”

    洛浅浅被即墨澄这么一说更是不好意思了,小脸一红,也回身瞪着即墨老爷子:“空爷爷,您这样坑他,大师兄知道吗?”

    “他怎么会知道?”即墨老爷子很是淡定,“在他面前我是最值得敬爱的长辈好吗?”

    即墨澄一脸的狐疑,是吗?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但是在洛浅浅的面前,他还是不拆穿得好。

    沉默的站在一边,没说话,却已经表明了一切。

    洛浅浅抿着嘴笑:“是是是,我也最敬爱你老人家了。”

    “我老人家?”即墨老爷子听了这话又不乐意了:“你才老!我可是小辈!”

    在我们面前?洛浅浅撇撇嘴没说话。

    即墨澄很淡定:“那爷爷小朋友,是不是该走了?”

    即墨老爷子看了一眼时间,一排头:“走走走,这可别晚了。”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洛浅浅一脸的无语,所以爷爷小朋友,到底是爷爷还是小朋友?重点是即墨老爷子居然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意思……

    即墨澄无奈地摇摇头,看着桌上的盒子:“爷爷,东西要放回原位”

    洛浅浅赶紧点点头,就是,这种东西可不是她碰坏了能赔得起的好吗?这么不小心她万一一个不小心……

    即墨老爷子回身看着木盒,又恭敬的双手托起,出了房间。

    “那里面是什么时候的古董啊?要那么小心……”洛浅浅看到即墨空拿过的东西多了去了,但是还没有见过他这么恭敬一件东西的。

    “那里啊,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宝贝。”即墨澄笑了笑。

    讲个故事是很久很久以前开头的故事就是小孩子听的故事了,所以这加了这么多的很久,到底是说是特别久远的事情呢?还是是忽悠她的呢?

    洛浅浅不得而知,不过现在也不必去想那些,她会知道的,早晚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知道了未必就会变得开心。

    “走吧。”即墨老爷子回来一挥手:“让我们去嘲讽那些臭老头去。”

    即墨澄一脸的无奈:“爷爷就这点爱好,习惯就好。”爱好,嘲讽其他的同龄人……

    洛浅浅点点头,反正她年纪小,不在嘲讽范围内。

    坐着车刚到地方,还没下车呢,就听到一个笑声从车外传来:“哟,这不是我们空大少吗?今晚又来啦?”

    即墨空打开车门一脸的鄙夷:“怎么?还就就允许你个老不修来,我来又怎么了?”

    春风满面洋洋得意,说的就是即墨空。

    那老人家一脸的无语:“不过你今晚估计也是没那个手气啦,记得我要明前龙井。”倒也没跟即墨空计较。

    洛浅浅跟着即墨澄下车,一脸的疑惑。

    即墨澄低着身子低声解释道:“爷爷他们也不是没有彩头的,受气最差的那个,要给每个人二两精品以上等级的茶叶,而手气最好的那个人则是会拿到每个人都给的二两。”

    洛浅浅恍然的点点头,她就说没有彩头,即墨空玩的有什么意思嘛。

    “哟,空大少,今天是带了金童玉女来涨涨运气?要是真的好使啊,我改天也试试。”又一位老人家下了车跟即墨空打招呼。

    即墨空一脸的无语:“嘿,我不在的时候不都是你个老小子垫底?”

    洛浅浅跟即墨澄默默的跟在即墨空的身后,一言不发,面带微笑,好在别说带孙子孙女的,就连带年轻的干孙女的也有啊,看着一个个身材性感的尤物,洛浅浅嘴角抽了抽。

    “这是……嗯,就是这里的服务员,不会带走的,就是陪着玩的。”即墨澄看到了洛浅浅的眼神,也是有些尴尬,平时间的此时躲到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此时身边可有洛浅浅啊,看到了那叫一个尴尬。

    洛浅浅点点头,脸上满是无语,所以这里是靠这个盈利?“这里是不是按人头收门票?”

    即墨澄摇摇头:“这里没有门票,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会员。”

    “会员的年费挺贵的吧?”洛浅浅更是无语,所以现在都是会员制的了?不过这样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怕被举报了吧?

    “还好吧……”即墨澄也不是会员哪里会知道?“不过这里真的是正经的地方,就是表面不正经了一点,但是不能再不正经了……”即墨澄感觉语言都是苍白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了,急红了脸。

    洛浅浅倒是弯了唇,没觉得怎么样,淡定的拍了拍即墨澄的手臂:“走吧,师兄只好勉为其难的跟我走一起了,没有漂亮的大姐姐陪着了。”

    即墨澄脸上更是哭笑不得,不过在洛浅浅的小手挽上他的手臂的瞬间,还是带了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