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掉落的水晶灯
    进去之后发现是一个很大的会场,并不是洛浅浅想象的拍卖会的模式,场上摆了五张从这头一直到那头的长桌。

    长桌上摆着大小各异的石头。

    洛浅浅撇撇嘴:“这么多石头,就算都挑完了,什么时候才能解完啊?”

    “你以为那边是做什么的?”即墨澄指了指紧闭的大门,无语的摇摇头:“在门口称过重记账,过去了才能开始解石,每人限一块……”

    这边还在解释着,那边却听到了一个声音:“哟,这不是即墨澄吗?”

    察觉到即墨澄脸上一暗,洛浅浅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眉眼间跟即墨澄极为相似的男子正陪在一位老人家身边,看到了即墨澄也是轻笑的打了个招呼:“叔叔。”

    即墨空看到了男子脸色也没有多好,看到了他挽着的老人家脸色更是不好:“嗯。”然后转头看向即墨澄两人:“瑾年瑾月,走了。”

    即墨澄没有任何的犹豫,拉着洛浅浅的手就跟着即墨老爷子走了,像是遇到了什么躲闪不及就会被吃掉的洪水猛兽一般。

    洛浅浅没有多问,只是静静的陪在两个人身边,看着赌石,没有多说什么。

    谁知道即墨老爷子直接拉住了洛浅浅:“等他们走了再说,现在别乱看。”语气中满是严肃,完全是警告的语气,洛浅浅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那边的老人家看到了这一幕,嗤笑出声:“即墨空这老头,什么时候还喜欢上了这种调调的?”

    “爸,那应该就是我那不值一提的小侄子,那个不值一提的小未婚妻。”年轻人脸上满是奉承:“别看年纪小,比起我们家宝宝那是一点也不如的。”

    “哼,那是必须的。”老爷子哼了一声就继续往前走,没有再看他们一眼。

    洛浅浅却哆嗦了一下,莫名的皱起了眉,是她很厌恶的的感觉,那个老头……

    “那是什么人?”洛浅浅拉了拉即墨澄,脸上满是厌恶的神色。

    看着洛浅浅的神色,即墨澄也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你要知道,除了四大家族还有我们这些明面上的家族之外,还有一些隐藏在人后,很少为人所知的家族,他们的力量也不容小觑。”这倒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洛浅浅知道了也没有关系。

    洛浅浅皱着眉,隐世家族?不会是什么古武传承或者是跟她一样有能力的?或者是守护着什么神奇的宝藏?

    “即墨家,也曾经是其中一员……只不过,马上就要被踢出来了……”即墨空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洛浅浅没有过多追问,她只知道那个人,她很讨厌。

    “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吗?”

    “公羊仇。”即墨空笑了笑:“以后看到他躲得远远的。”

    洛浅浅点点头,眼中的反感没有任何的掩饰。

    “瑾月为什么讨厌他?”即墨澄问道。

    “他身上的气息我就很讨厌啊……”洛浅浅一本正经:“就感觉像是红颊獴和蛇,很反感。”

    即墨空皱起了眉,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那我们走吧?他在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时候,不应该是他在手气最好的就是他。”他实在不想在这样的人面前露底,不说能不能惹怒了他,万一让他对这两个孩子下手……

    “还是看看吧,那么多人注意到了空爷爷来了,现在走也不好。”洛浅浅摇摇头,摸着她的玉牌,左右看了看,选了一块中规中矩的,悄悄告诉了即墨澄,即墨澄又左右打量了一番,过了很久才漫不经心地告诉了即墨老爷子。

    这种地方都有监控,可不能暴露,所以他们都是对着其他的时候评头论足的时候说的话。

    倒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洛浅浅还一脸可惜的看着手上的那块石头,像是即墨空没选它是一种损失一样。

    即墨澄都想说,他们三个简直是可以去拿奖了,最佳演员什么的。

    即墨空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样子,甚至跟平时一样保持着兴奋:“我一眼就看中它了,这次肯定不会输给你个臭老头!”随手的递给了专人解石,即墨空站在了一边跟刚才第一个跟他打招呼的老爷子打招呼。

    洛浅浅则是挽着即墨澄的胳膊,笑的一脸的温婉:“瑾年,你说爷爷会赢吗?”

    感受到突然落在了身上的视线,洛浅浅掐了掐即墨澄的手腕里面。

    即墨澄叹了一口气:“每一次爷爷都是……哎……”一脸的无奈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因为爷爷不听劝伤透了脑筋的孙子。

    洛浅浅眨着眼睛:“那能不能给爷爷买个最好的啊?那样爷爷就开心了吗?”

    即墨澄一脸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你买的就是最好的,一会给爷爷买点最好的夜宵,爷爷就开心了。”

    洛浅浅直接红了脸,喂喂喂,要不要这么会撩?

    偏偏这时候,洛浅浅感觉到了不对劲,拉了一把即墨澄,向一边走开了。

    没过几秒,就看着两个人刚才站着的地方突然掉落了一盏水晶灯,要是两个人不走开,一定有一个人会受伤。

    洛浅浅先是一愣,随后马上扑进了即墨澄的怀里哇哇大哭:“吓、吓死我了哇哇哇……”

    即墨澄也是一愣,是刚才洛浅浅拉着他躲开了这一劫?

    但是感觉到怀里洛浅浅的眼泪,马上就抱紧了她:“不怕不怕,瑾月不怕……”

    即墨空也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跳,随后看着两个孩子也是赶紧快步走来,看着地上的碎渣,不用两个人说什么也是明白了一些东西,抿了抿唇,鼓作气愤:“这都什么破质量?差点砸到我家孩子了”

    马上就有工作人员出来打扫安抚,即墨空也没有管他的石头怎么样了:“走走走,回家啊,瑾月不哭啊,爷爷给你扮鬼脸。”说着话真的是尽职尽责的扮起了鬼脸。

    洛浅浅将脸埋在即墨澄怀里,满是无语,这是哄三岁小孩子的吧?

    片刻后,侧着脸看了看,然后正好看到了即墨空翻着白眼吐舌头的鬼样子,扑哧的笑了。

    还冒出了一个鼻涕泡。

    “走走走,咱不玩了啊,咱这就回家……”即墨澄看着刚才的老头子:“输赢都给我记账上吧,我先回家了,人老了,不禁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