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办卡了解一下?即墨骁
    办卡的地点很是高大上的样子,居然是地下,而且还是跟古老的那种感觉,并不是想黑宇那里那样充满了现代的气息。

    而且重点是墙壁上镶嵌了各种各样的水晶、宝石、翡翠,十分的光彩夺目。

    洛浅浅边走边看都晃花了眼。

    突然之间却反应过来一件事,就像刚才的卡片粉碎一样,在粉碎之前她也没有猜到卡片是什么材质的啊,而且还不敢随便的拿给别人看。

    “卡片是水晶做的吗?”洛浅浅直接开口问了。

    周围到处都是这一类的东西,难免她会做出这样的联想。

    “不全是,也有宝石也有玉石,也加了复合材料,让它不会那么轻易的破碎,只能通过特殊的手段粉碎。”

    洛浅浅撇撇嘴,真是浪费啊,就算不用了,收藏也是极好的啊?毕竟这是宝石啊,是宝石啊……

    想想当初在那边为了一块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的赌石都要大打出手的众人,洛浅浅莫名为他们感觉不值,明明来这里随便挖一块就好了……

    “小老头,来新人了!”长孙炜下完了楼梯就大声的叫道。

    一个颤颤悠悠的老人家出来了,看到长孙炜领来的竟然又是个小孩子,顿时皱起了眉:“现在小孩都这么厉害的?”

    长孙炜一耸肩:“你问我?这是九十八号。”

    洛浅浅撇撇嘴,显然对这个数字不是那么的满意。

    “哪个组的?”老头无奈的走向了一遍的炉子。

    洛浅浅眨眨眼:“应该是元素吧?”

    “什么叫应该!”老头顿时不乐意了,回头瞪着洛浅浅:“都不确定,走走走,回家玩去。”

    洛浅浅无辜的看向长孙炜,长孙炜拍了拍额头,这怪他,忘了说……

    “速组,属性是风;力组,属性为金;探测为风木;其他是元素。”

    洛浅浅却皱着眉:“那灵和药呢?”

    “灵组是第八元素,药组是……其他人员?”

    洛浅浅偏着头:“灵组跟元素组哪个卡片成本高?”

    长孙炜一脸的无奈:“成本最高?应该都差不多吧……”

    小老头顿时不乐意了:“别闹,赶紧的,什么元素?”

    洛浅浅沉默了片刻:“水。”

    听到洛浅浅的回答,小老头却是一脸的不屑:“小丫头,水可是黑色的。”

    “我知道。”洛浅浅很淡定。

    “她说是就是吧。”长孙炜可是这到这个小丫头可是目前唯一在冥想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寻找气和运气一周天的人,唯一!

    小老头哼了一声:“以后找我改,我可不管!”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不能因为她年纪小就不相信她吧?

    看着小老头拿着夹子夹起了一块黑石头,眨眨眼:“这不是煤块吧?”

    “这是墨玉!”小老头暴跳如雷:“你赶紧给我把她带走,赶紧的!”

    长孙炜尴尬的看向洛浅浅,洛浅浅一摊手:“那就去吃饭吧,正好看看三八回没回来。”

    你这么称呼石霸豪,石霸豪知道吗?长孙炜在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洛浅浅边上楼边研究着楼梯边的宝石,一脸征求的看着长孙炜:“我能扣下来一块带走吗?”

    “你敢”长孙炜还没说什么,就听到下面的小老头大声吼道。

    洛浅浅憋着嘴,一耸肩:“脾气那么差,小心烫到手。”

    长孙炜无奈的看着洛浅浅:“那一位,姓即墨。”

    洛浅浅一愣,然后马上蹬蹬蹬的又顺着楼梯跑了下去:“爷爷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师兄的长辈。”

    小老头听着洛浅浅跑下来,本来正要不耐烦,就听到了洛浅浅的话,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长孙炜没拦住洛浅浅,看着她跑下来了,也是有些无奈:“你能不能听我说完?这一位是……”

    “我是被即墨家抛弃的人。”小老头呵呵一笑:“听到你叫爷爷竟也有几分怀念了,你师兄是哪一位?”

    “我的师兄是即墨澄,字瑾年。”

    洛浅浅恭恭敬敬的说道。

    却看着小老头皱着眉,一脸的不认识模样,洛浅浅又试探性的说道:“师兄的爷爷是即墨空,您认识吗?”

    只见小老头,手上的铁夹子当啷的掉落在了地下,下一秒,他的手已经握上了洛浅浅的肩膀:“你说是谁?”

    洛浅浅微微蹙眉,不会那么巧,是空爷爷的仇人一类的吧?“即墨空……”洛浅浅多了几分的小心翼翼,手上的包包已经被她打开,随时掏东西打人。

    “那小子都有孙子了?”小老头脸上流下了几滴泪:“时间还真是快啊。”

    看着洛浅浅一脸的不解,小老头接着说道:“我是即墨空那小子的老师,我以前叫做即墨骁,现在你可以叫我骁老头。”

    洛浅浅张大了嘴巴,然后一脸懵的叫道:“师祖好……”说着站着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想要跪下吧也感觉不对,有点手足无措。

    “你小子爱干嘛干嘛去,我跟我家后辈聊聊天。”即墨骁看向了长孙炜,一脸的嫌弃:“反正我也不会离开这里,难道跟徒孙聊聊天都不行了?”

    “没有没有,您随意……”长孙炜一脸的无奈,谁让人家是这里唯一会做身份卡的人呢?万一身份卡有个划痕破损啊什么的还要过来修补补办的,得罪不得。

    即墨骁哼了一声,拍了拍一边的小椅子:“你是空小子的学生?”

    洛浅浅赶忙点点头:“是呀是呀。”

    “真难得,还收个女学生,你不会是你师兄的童养媳吧?”即墨骁挑挑眉。

    洛浅浅一脸的尴尬,好像这么说法也没错?

    “哎……”看到洛浅浅的表情,即墨骁哪怕是不用洛浅浅开口,也已经知道了答案,微微一叹气:“我就知道,那小子明明是最嫌弃女孩子的。”

    洛浅浅眨眨眼,不置可否,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似乎空爷爷身边除了自己确实没见过什么异性?

    “你跟那小子学的什么?”即墨骁又问道。

    洛浅浅沉默了片刻,实在不好意思说她还什么都没学呢:“空爷爷打算教我吹笛子。”

    “笛子?玉笛?水灵笛跟你水属性倒是极为般配的。”即墨骁点点头像是很赞同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