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元素
    “水灵笛?”洛浅浅一愣:“这就是那个空爷爷很宝贵的木盒里面的玉笛的名字?”

    即墨骁倒是很诧异的样子:“你不知道?”

    “我都没见过,空爷爷说有空给我刻一个新的学……”洛浅浅眨眨眼,也不好意思说是她嫌弃人家玉笛上可能残存着无数的口水的原因……

    “真小气,跟小时候一个样。”即墨骁一脸的嫌弃。

    “您为什么不在即墨家啊?”洛浅浅满脸的好奇,看着即墨骁对着墨玉直接下手雕刻,也是心惊胆颤,不过再看看周围这么多的成堆的材料,要我并不是特别的担心。

    即墨骁的手上一顿:“你没听空小子说?”

    洛浅浅摇摇头:“空爷爷平时也不说家里的事,最多就跟爷爷一起回忆回忆过去什么的。”

    “那你以后就知道了。”即墨骁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笑了笑,手上的动作继续。

    洛浅浅说起爷爷却突然也想起了另外一个人,神秘兮兮的低声问道:“您知道公羊家吗?”

    即墨骁点点头:“当然,怎么?”

    “您知道公羊仇吗?”

    即墨骁手上的动作一顿,叹气:“你见过他了?”

    “算是吧。”洛浅浅随后就把之前在那边会场上的事情说给即墨骁听:“如果不是他对我下手,我还不会来……”

    “他是力组的。”即墨骁说道。

    洛浅浅一脸的不理解看着即墨骁,即墨骁摆摆手:“即墨家公羊家积怨已久,空小子跟公羊仇就像是诸葛亮和周瑜一样,‘既生瑜何生亮’的问题不仅仅会出现在古人身上。空小子的雕刻水平在即墨家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公羊仇的水平同样在公羊家独一无二,谁更厉害,就成了这两个人之间一直以来都存在着的问题。

    所以,两看生厌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洛浅浅眨眨眼:“那谁的水平更高呢?”

    “当时来说呢,两个人确实是不相上下,不过在现在吗,应该是空小子。”即墨骁说道。

    “为什么?”洛浅浅一脸的疑惑,平时也并没有看过即墨空做什么雕刻方面的工作啊,而且据刚才的话可知即墨骁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即墨空了,那又如何敢这么的肯定呢?

    “为什么?因为,空小子没有比雕刻更重要的事,但是公羊仇有,公羊仇是组里的人物,这一点,是空小子拍马莫及的。”即墨骁笑了笑:“我即墨家已经多年没有出过有能力的人了……”

    说着眼睛看向了洛浅浅,脸上满是无奈:“时也命也。”

    “那为什么您不出去看看呢?在这里很无聊的样子啊,出去有电视有电脑无聊了还能去公园跟别的老爷爷下下棋唱唱歌跳跳舞不是吗?”洛浅浅满脸都是不解的神色,她不明白为什么即墨骁甘愿在这里不出去呢?

    “出去?”即墨骁脸上露出了几分向往:“有得必有失,得到些什么就一定会失去些什么,这个世界一向都是这样的。”

    洛浅浅一愣,随即开始深思,在这里会得到些什么。

    “是,长寿吗?”洛浅浅突然抬起头看向了即墨骁。

    即墨骁有些好笑的看着洛浅浅:“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感觉不要钱权的在这样的地方待着,没有娱乐,如果不是为了什么长远的发展就是为了活得更久见证点什么,我说的可能说错的,您老也别见怪……”

    “哈哈,你还小啊。”即墨骁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笑意:“知道第八元素吗?”

    洛浅浅一愣,还是点了点头。

    “灵组唯一的要求就是第八元素。”即墨骁继续说道:“只是这第八元素现在连个个影子都没有。”

    “第八元素是什么?”

    “第八元素,谁知道呢,不过传说第八元素是母元素,可以从无生有,将没有能力的人变成有能力的人。”即墨骁苦笑着摇摇头:“只是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也终究是没有见到。”

    洛浅浅紧紧皱着眉,没有说什么,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思索的神情。

    “只可惜啊,灵组到现在,也是没有一个人。”即墨骁笑着,脸上却带着一抹颓然。

    “您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待这个人,等待一个即墨家的机会?”洛浅浅沉默了片刻,才问道。

    即墨骁看着洛浅浅,看了很久,才点点头:“也算是吧。”

    洛浅浅没有说话,坐在一边,不知道应该表达些什么。

    她的心里难得的乱成了一锅粥,就像上次韩晨说那些的时候,一般乱。

    “对了,你是空小子的学生,身上有没有他的作品啊?拿来我瞅瞅。”即墨骁看向发呆中的洛浅浅,洛浅浅刚想摇头,却响起了玉牌,赶紧拿出了玉牌。

    “嘿,暖玉。”入手,即墨骁就是略带惊讶:“空小子对你也不错啊。”

    洛浅浅点点头:“空爷爷对我是很好,还有师兄,不管我做了什么,都站在我的身后。”

    “这怕是这小子做的最对的事情了。”即墨骁拿着玉牌对着光,一脸认真地看着:“所以你会站在即墨家这边?”

    洛浅浅自然的点点头:“当然,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更何况,洛家受即墨家荫庇,大树下好乘凉,这个道理,洛浅浅还是很明白的。

    就算不是因为这个,她跟即墨澄的关系在这里,她也不会任由别人踩在即墨家的头顶上,当然……前提是她可以护住。

    “担心自己不如公羊仇?”即墨骁看着洛浅浅,将暖玉玉牌递给了洛浅浅:“你要知道你才十几岁,他已经是个半截腿埋进土里的人。”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姜还是老的辣。”洛浅浅无奈的摊摊手:“不过您放心,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会努力的护住即墨家的。”

    “我不担心这个,即墨家也不会轻易就垮了,就算……哎,如果你有所成再说吧,还是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即墨骁摇了摇头,笑着说:“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材料?我给你弄个小玩意挂着。”

    洛浅浅眨眨眼嘿嘿的笑着:“着看您是想给我还是想给空爷爷了,我嘛,漂亮的就行,空爷爷……我还真的不知道。”

    “给他干什么?”即墨骁翻了个白眼:“祖母绿?这玩意怕你也不敢挂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