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谈心
    回到寝室,已经是傍晚了,洛浅浅为了防止秦暖给她白眼看,非常勤快的买了吃的喝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卷的回到了寝室。

    秦暖果然在寝室,还在闷闷地看着书,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一脸的担心模样。

    其他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都不在寝室。

    “暖暖大小姐,小人回来了。”洛浅浅深吸了一口气才进了寝室。

    秦暖听到洛浅浅的声音赶紧抬头看到洛浅浅带着狗腿子的笑,还带着一堆的好吃的,显示一喜,随后又板着脸:“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不,小人自知罪孽深重,所以给您买了些吃食供您享用。”洛浅浅把吃的放在桌子上,坐到了秦暖的床上:“怎么了?刚才看你闷闷不乐的,跟我哥吵架了?”

    “跟他吵个屁啊?”秦暖翻了个白眼,瞪了两眼这个小没良心的:“你干什么去了?都敢夜不归宿了?”

    洛浅浅眨眨眼刚想说什么,就看着张芸拿着吃的进来了,看到桌上已经摆了这么多的好吃的,又看到洛浅浅坐在秦暖的床上,调笑道:“哟,这是赎罪来啦?”

    洛浅浅连连点头:“那可不?咱们暖暖大小姐不高兴了,让她为我担心了,我这正在哄着呢,就差开始唱小曲儿了。”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满是无辜的神色。

    张芸噗的就笑了出来:“那你快唱,让我也听听。”

    “那哪行?”秦暖一脸的不赞同,看着张芸脸上有几分尴尬的模样,才嘿嘿一笑:“怎么也得把寝室的人都叫回来啊,这么好的事哪能独享?”

    她也明白有些事她能知道,但是哪怕是从容洛浅浅都不会说一个字的,只是淡定的开始了调侃模式。

    张芸扑哧的笑了出来:“干脆录下来,做手机铃声,多好。”

    秦暖连连点头便是赞同,满脸都是笑意:“我赞同。”

    洛浅浅看着两个人玩的开心,也是不忍心拒绝,直接一脸无辜的抱着秦暖的枕头:“没有花儿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

    “切歌。”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切歌。”

    “亚拉索,那就是……”

    “伴奏。”

    “呜呜嗷嗷嗷嗷嗷哦啊唔……”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也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洛浅浅无辜的看向秦暖,哪有这样的人?切歌就算了,你还伴奏……

    “哈哈哈,你们也太逗了。”张芸哈哈的笑着,一脸的高兴模样:“行啦,赶紧来吃东西吧,一会凉了,我跟她们打个电话叫她们回来。”

    秦暖无奈的点点头,还能怎么样,只能延后再议了。

    洛浅浅愉快的吃着好吃的,看着急匆匆赶回来的人,眼睛中满满的都是自在。

    不管什么时候,还是有朋友在身边最舒服,哪怕是抢吃的,最起码身边的人都是认识的。

    而组织里哪有什么认识的人?

    石霸豪也是不可信的,或许唯一的收获就是……即墨骁?

    “吃多了,走吧,出去消消食。”秦暖直接拽起了洛浅浅:“正好还有点事问你。”本来也想去的人,听到了秦暖这话也都是停下了脚步。

    “你们俩可别再出去偷吃了啊?”

    洛浅浅直接背上了背包,一脸无奈的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那里还塞得下?”

    众人一笑,洛浅浅就跟着秦暖出门了。

    出门后,秦暖并没有急着问问题,而是淡定的带着洛浅浅出了校门。

    洛浅浅挑挑眉:“你这是要带我私奔?”

    “不全是,感觉在外面被人听到了不好。”秦暖淡定的笑了笑:“今天是周日,想来你家可爱的弟弟已经回学校了,我们就去哪儿说吧。”

    洛浅浅一脸无奈的点点头。

    进了屋子以后,洛浅浅却惊讶的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十字绣:“现在小孩子都流行这个了?”

    “什么啊?”秦暖翻了个白眼:“这是我最近玩的随手扔在这儿了,行了赶紧坦白吧。”

    洛浅浅乖乖的坐下:“现在问题是你想知道什么?”

    “啊?你还挺多秘密的?”秦暖又翻了个白眼,坐在一边翘起了二郎腿:“你赶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秘密真的特别多。”洛浅浅很认真的点点头:“而且是不在常理之中的那一种。”

    秦暖听了洛浅浅的话,却皱起了眉:“跟你赌石有关的?”

    洛浅浅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算是吧。”

    “跟即墨家也有关?”秦暖皱着眉接着问道。

    洛浅浅点点头:“也有关系。”

    秦暖沉默了,脸上满是严肃:“你这……即墨澄是个深渊巨坑?”吃人的家族,可是比什么妈宝男,渣男都可怕得多啊……她不敢想象万一洛浅浅被即墨家套牢以后的处境,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吧……”洛浅浅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这几天知道的事情已经刷新了我二十几年的认知了。”

    “你见鬼了?”秦暖小心翼翼地问道。

    ……洛浅浅无语的看着秦暖,不过仔细想想也差不多?

    试探性的问道:“你相信有一个六十多岁的人长得跟十**岁一样吗?”

    “靠,有那种好事请带我一个!”秦暖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说道。

    洛浅浅一脸的无语,这是好事?似乎第五晏身边并没有什么人陪着?他没有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多年容颜不改吓跑了曾经陪在他身边的人。

    秦暖看着洛浅浅脸上有几分伤感的模样,微微蹙眉:“真有这样的事?”

    “怕是不止,你记不记得我上次差点被车压死?”洛浅浅叹了一口气。

    秦暖一愣,连连点头:“就是差点成为了被妻子和情妇暗害的丈夫的车下亡魂的那次。”

    “……你能别加那么多修饰吗?而且还车下亡魂……我还活得好好的呢。”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我没死也是有原因的。”

    “你的爸爸在保佑你?”秦暖一脸认真的打岔:“叔叔啊,您要是听见了请您也好好的保佑一下我,我是您女儿的好朋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