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坦白从宽
    “边去,你可是预备党员,居然相信鬼神论。”洛浅浅直接的翻了个白眼。

    秦暖狐疑地看着她:“你不信?”

    洛浅浅淡定的眨眨眼:“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明天,我相信希望……”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暖一巴掌打在脑袋上了。

    “你能不能不贫嘴?”秦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看向洛浅浅:“你那天u盘没有丢吧?”

    洛浅浅一愣,然后脸色有些不定。

    秦暖脸上一片了然:“果然是这样。”

    果然个屁,你知道个屁。洛浅浅暴躁的揉着脑袋。

    “视频里有你之前截取的时候没发现的细节?”秦暖接着问道。

    洛浅浅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的忧伤:“我倒是宁愿u盘是真的丢了。”

    “里面的拍照的人你认识。”秦暖直接下了肯定的答案。

    洛浅浅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我认识的人吗?”秦暖接着问道。

    洛浅浅托着下巴:“认识?用知道见过这样的说法比较正确吧……”脸上满是无奈,明显不想说这个人的问题。

    “我大概猜到是谁了。”秦暖愣了片刻,脸上有几分无奈的神情,转移开了话题:“那这两件事之间有关联吗?”

    洛浅浅直接被问到了,有关联吗?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那件事也是以对方需要道歉收场的,具体的事情周一才能知晓。

    “我没想过,但是似乎有这个可能。”洛浅浅沉默了片刻:“但是如果是这样就代表……”

    “代表什么?”

    洛浅浅摇了摇头:“没什么,我想应该是没有关联的。”坚定的这么相信着。

    她紧紧的皱着眉,却证明了她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着的。

    秦暖叹了一口气:“也是为难你了,对了即墨澄还真找你了,给你送吃的了。”

    洛浅浅马上一脸的紧张:“然后呢?”

    “我说你拉肚子了……”秦暖一脸的尴尬:“然后他还给你送了药,那叫一个细心啊。”

    拉肚子……洛浅浅脸上也有几分的无奈,不过这似乎也是个很好的借口,因为拉肚子所以不能出去啊,找她的时候,完全也可以说在厕所呢……

    点点头:“知道了,不会露馅的。”

    “还有一件事。”秦暖这时候脸上却透着几分的怪异:“即墨澄似乎是找你有什么别的事,脸上明显是不能跟我说的意思,我说叫你下来,他又表示不用……”

    洛浅浅愣了片刻,即墨澄找她?

    打开了手机,直接给他回了电话,对着秦暖比了个‘嘘’的手势。

    秦暖了然的点点头。

    “师兄,怎么啦?”洛浅浅装作刚睡醒的声音,还带着几分迷糊。

    “身体怎么样了?”即墨澄听到洛浅浅的声音也是放下了几分担心,明显只是睡多了的样子,没有什么难受的声音。

    “已经好了,谢谢师兄。”洛浅浅声音带着笑,甜的秦暖都在一边做鬼脸。

    即墨澄又关心了洛浅浅两句,才接着说道:“记得黄金周的时候在网吧的那个人吗?”

    洛浅浅的记忆迅速的就想到了黑宇,然后就想到了跟即墨澄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的那个青年,嗯了一声,才接着问道:“联系你了?”

    “是,本来约我们今天下午出去谈的,但是因为你不舒服,我就说改天再约了。”即墨澄轻松地说道:“不过你不会是吃螃蟹吃的吧?”

    “怎么会?就算是说我吃多了也不能把责任推给肉和螃蟹啊……一定是蔬菜不好。”洛浅浅一脸的认真,语气中满是俏皮,电话那边的即墨澄脸上也带了几分的笑意。

    “是是是,蔬菜不好,下次多吃点肉就不会了。”满是宠溺的声音,让洛浅浅笑的很是开心。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看到秦暖带着疑惑的眼神,洛浅浅才耸肩:“知道‘七’吗?”

    “算是知道一个,但是你说的那个是不是我知道的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秦暖也是一耸肩,无奈地看着洛浅浅:“毕竟家里排行第七也有可能叫小七是吧?”

    “……我说的是黑客。”洛浅浅无奈的耸了耸肩。

    “那我知道。”秦暖点了点头:“听说过,不知道他是谁,别用那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洛浅浅嘟着嘴,脸上写满了被秦暖拆穿的不甘心:“好吧,就是上次我回家,正好即墨澄带着我潜进了一个大神们的聚会,然后呢,阴差阳错的走到了最后,然后又阴差阳错的拿到了关于‘七’的情报,然后那个小哥哥就跟我们合作咯。”

    说完洛浅浅一耸肩:“我到现在都是云里雾里的,似乎从即墨空出现之后我的生活就被搅乱了,在即墨澄出现以后更是……”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秦暖一愣,仔细回想,颇为赞同的点点头:“之前最多也就是个甩银针的飞天小女警,哎,对了你的银针呢?”

    洛浅浅嘟着嘴,一脸的哀怨:“你可别提了,连件衣服都穿不进去,还想着一招致命呢?”

    看着现在洛浅浅和自己身上的外套,秦暖有些明白了洛浅浅的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嘛,毕竟……天冷了。”

    “对呗,但是再等到夏天说不定我什么都忘了。”洛浅浅叹气,也好在之前的扎银针基础在,让她理解现在手里的书也不是特别的费劲。

    “那你没事干拿我哥练练手?”秦暖一本正经的提议道:“毕竟你的哥哥们也不在。”

    洛浅浅连连摇头:“秦凉你大哥,那是我老大……我不敢。”想了想又说道:“秦温哥,不好意思出错,不敢下手啊。”洛浅浅眨眨眼,毕竟她记忆深刻的都是些什么一招致命……

    “怂。”秦暖哼了一声。

    然后拿起了十字绣:“哎,说起来,你是不是应该跟你哥……亲哥说说啊?免得他担心?”

    洛浅浅一愣,然后点点头:“你说得有理。”

    然后就转身走向了书房,秦暖拿起一边的针,愉快的绣着十字绣:“我要绣个抱枕给洛言然。”

    “你加油。”洛浅浅说道。

    推开了书房的门,却皱了皱眉,顺手把门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