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您别惹我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徐潇潇一时间都楞了神,这傻子没有搞错吧?

    洛浅浅回头对着徐潇潇翻了个白眼:“您以为我会怎么对您?”说着敬语,洛浅浅看了看桌子,发现elvis面前的咖啡已经喝了,抬手叫了服务员:“麻烦再来两杯咖啡。”

    服务员早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听到洛浅浅的话,也是惊呆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然后就听到了洛浅浅接着补充道:“记得,我要热的。”

    即墨澄将洛浅浅踩过的地方用纸巾擦干净,随后抱着洛浅浅放回了座位:“饭后别剧烈运动。”

    “哦。”洛浅浅乖巧的应了一句,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elvis。

    她十分肯定对面的人就是elvis,但是不管是肤色还是脸都有些不对,除了脸型提醒之外,竟找不到跟elvis相似的地方。

    但是这两个相似就已经证明了洛浅浅的想法还是有些道理的。

    “那个,这位小姐,不是我说哦,你这一进来就一副捉奸的态度,结果人家小姑娘是跟男朋友一起来的,你还骂人家朋友本来就不应该了,现在还说这些,你还想别人怎么对你?你八成是个傻子吧?”elvis淡定的开口:“虽然人家小姑娘看起来柔弱你也不能这么对待人家吧?着看着你身上的衣服可是高中的校服啊?你面前的小姑娘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学校的,我这个校友都看不下去了……啧啧啧。”

    洛浅浅没憋住直接笑了,这倒是没错,而且,徐潇潇或许还是他们在场的四个人里年龄最大的一个,但是,偏偏她面前的三个人都是大学的。

    “哎呀,师兄,我刚才突然想起来,她有个男朋友叫龙哥还是虎哥的,可凶了呢……”一脸的委屈模样。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这幅样子倒是颇为新奇,捏了捏她的脸:“没事,就算是个老虎,我们也让他变成猫。”脸上带着笑,但是声音却是透着冰冷。

    本来他刻意去忘了的,却被徐潇潇勾起来了。

    他不想想起,洛浅浅,他的未婚妻,其实本来是有一个恋人未满的对象的,只等着年龄到了再去恋爱,只是生生的被他改变了,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洛浅浅已经慢慢跟他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偏偏这时候,徐潇潇又把这件事摊在了他的面前?

    徐潇潇皱着眉:“洛浅浅,你可别瞎说啊,我可是有未婚夫的!”

    洛浅浅捂着嘴笑,差点忘了她跟秦暖布下的棋子呢。

    “是是是,你可是冰清玉洁徐小姐,哪有什么猫哥啊。”洛浅浅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怎么?还不去上学,在这里等着我的咖啡吗?”

    “你!你给我等着!”徐潇潇看着服务员已经往这边走了,只能愤愤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她也只是看到了洛浅浅熟悉的背影才跟了过来,谁知道又是来自取其辱的?

    看着她走了,服务员才端着咖啡过来,战战兢兢的放下,生怕洛浅浅一个不开心就浇他一头。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把即墨澄拉着坐下:“师兄不生气哦,我下次不乱蹦跶了。”

    看着即墨澄有点不开心的脸色,洛浅浅赶紧低着头拉着即墨澄的袖子,乖乖的认错。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这般模样,那还有办法生气?无奈地摇摇头:“好了,下次做什么事情之前,想想会不会造成什么后果再去做。”

    洛浅浅连连点头,想了想眨眨眼:“我们今天不去了好不好?下午还要去上课呢,我想去看神兽。”

    即墨澄哪里会不由着她?

    无奈的点点头,看向了elvis,elvis点点头:“我也想说还是周末比较好,我一会也有课。”说着无辜的揉了揉头,像是如果是今天去研究这件事会给他造成困扰一般。

    即墨澄也并没有深究对方究竟是哪个系的意思,只是点点头。

    “对了,刚才我出学校的时候,看到公告栏上有你的名字哎,原来你就是洛浅浅啊?”elvis一脸的感叹模样:“之前就是已经听说了你的大名,今天没想到能见到真人呢。”

    我信了你的邪。洛浅浅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我来的时候也看了。”即墨澄也点了点头:“应该中午会有广播的,刚才就没叫你看。”

    洛浅浅点点头,并不甚在意。清者自清,这件事不过也就是做给那些跟着添乱的人看的罢了。

    信她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她的解释。

    “那我们先走了。”即墨澄叫来了服务员结了账,就带着洛浅浅转身离开。

    倒是elvis在原地坐了半天:“怎么感觉被认出来了呢?”明明他从上到下从发型眼镜到肤色,甚至是穿衣风格都换了,但是总给他一种,洛浅浅已经认出来了他是他的感觉呢?

    elvis轻轻摇了摇头:“应该是我想多了。”转身也出了咖啡厅。

    洛浅浅跟即墨澄坐在车上,洛浅浅一脸的忐忑:“师兄你是不是因为徐潇潇的话不高兴了?”

    “没有。”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轻轻摇了摇头。

    “我跟他……没什么的,没开始过。”洛浅浅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不想这件事以后成为她跟即墨澄之间的问题,毕竟现在看来,她的以后已经是注定了。

    “我知道的。”即墨澄看着洛浅浅,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嘴唇轻轻吻上了洛浅浅的额角:“我是恨自己没有早出现一点,让你被她欺负了那么久。”一吻即离,松开了洛浅浅。

    洛浅浅脸上带了几分羞涩,毕竟虽然两个人有这一重关系,可是毕竟两个人的亲密举动还是非常的少的。

    “没有的。”洛浅浅连连摆手:“其实一般都是我欺负别人……”脸上满是不好意思,但是事实确实是这样。

    就像她的哥哥们还有那些惹了她的人。

    “别瞎想了,你的师兄可不是个小心眼。”说着即墨澄自己都笑了起来,伸出手捏了捏洛浅浅的鼻尖:“以后你身边的是我不就足够了吗?”

    洛浅浅听了这话倒是颇为感动,这算不算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的另一种说法呢?

    低低的笑着,两个人都笑了,司机也是笑了起来,看着年轻人的恋爱啊,总感觉自己的心态也会年轻上几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