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黑羊驼,什锦
    年轻人们来到了翰墨轩,即墨空刚好也过来了,就在门口撞上了两个笑盈盈的人。

    “你们俩这是逃课了?”即墨空挑挑眉,一脸的不满。

    “空爷爷,这又不是高中,哪里有那么多的课啊,我们上午是没有课。”洛浅浅马上上前,扶住了即墨空:“空爷爷倒是怎么这么早?”

    即墨空一拍额头,可不,这两个孩子都是大学生了,看到身高长相总是习惯性把他们带进中学生的印象中。

    “那你早上那么早就出门?”即墨空对着即墨澄翻了个白眼,一脸的埋怨。

    即墨澄苦笑,出门早也是错了?您是长辈,您说什么都对,他还是默默的装哑巴吧。

    “今天有石料送来,我提前过来看看。”即墨空吧唧了几下嘴,看着洛浅浅嘿嘿的笑了:“不过正好你在,倒是免了我的费事了。”

    洛浅浅眨眨眼,脸上颇感无奈,她现在是作弊器了吗?不过运来的石料都是翰墨轩买下来的,先内选一下也未尝不可。

    看着即墨澄,两个人相视一笑,神色中都有几分无奈。

    “倒是你们俩,一大早过来干什么?吃饭了吗?”即墨空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也是颇感欣慰。

    洛浅浅点点头:“师兄有给我带好吃的,我们是来看羊驼的。”

    “那万一有什么好看的,去动物园看骆驼不也一样的。”即墨空哪知道小女生都喜欢这种毛茸茸的东西?

    “爷爷那我们可就走了,去动物园了啊?”即墨澄满脸的无奈,好好地哪来那么多疑惑啊?有人喜欢猫就有人喜欢狗呗。

    “对了,你们俩一会玩完了过来帮我个忙。”即墨空点点头,然后摆摆手让两个人玩去吧,他毕竟还没有老到不能动的程度,还需要人扶着,虽然,他很受用。

    “我们也不急。”洛浅浅马上说道,却被即墨澄直接带着走向前面:“爷爷还要吃饭呢,他老人家也不急。”

    如果急的话也不会找他们了啊。

    洛浅浅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两个人在即墨空的眼前走开了,边走边谈这什么。

    即墨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满意的点点头:“就是嘛,这才像是小情侣。”

    一边的管事看着即墨空这么说,也是笑嘻嘻的凑上前:“空少,瑾月小姐瑾年少爷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少爷俊,小姐美,就像画上的璧人一般。”

    “那是。”即墨空就像是听到了人在夸自己,马上得意地仰着头:“我家孩子,就是这么的优秀。”

    管事的也在一边陪笑。

    洛浅浅这边看着羊驼,一脸的疑惑:“我怎么记得之前的羊驼是白色的?”

    ……看着面前的小一号黑色羊驼,即墨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能说是因为当时看洛浅浅喜欢所以马上找人专门买回来在翰墨轩养着的吗?谁知道竟然出了差错,体型不对也就罢了,差得多一点少一点也看不太出来,竟然色都不对……

    “大概是想靠近看烤肉,把自己给点了?”即墨澄一本正经的说到。

    洛浅浅扑哧的就笑出了声,毛都黑了,但是还一点都没有烧焦,岂不是很奇怪?

    “谢谢。”洛浅浅也不傻,看到这个小家伙那里还不明白?

    伸手摸着小家伙的头:“这只是不是不会送人了?”

    洛浅浅眼睛一眨一眨的满是期待的模样。

    即墨澄随即笑了,点点头:“是,不会,她就在这里。”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给她取个名字?”洛浅浅马上一脸兴奋的问道。

    即墨澄突然笑出声:“不会是想叫他豆包吧?”

    洛浅浅一愣,随后也是笑了出来,还拍了即墨澄胳膊一下:“怎么会,我家包子那么小,豆包就这么大了?怎么不也得是馒头啊?”

    即墨澄看着羊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大笑是合适了,但是颜色还是不行啊。”

    “全麦馒头……”洛浅浅眨眨眼马上说道。

    然后托着下巴:“不对不对,这样也不好,要不还是叫什么黑旋风之类的?”

    “你看他长得像李逵?”即墨澄马上摇摇头。

    取名竟成了问题?这是不存在的。

    “叫什锦吧?”洛浅浅马上就有了想法。

    即墨澄一愣一脸的疑惑,据他所知洛浅浅不爱吃月饼,什锦的是非常不爱吃。

    看到即墨澄脸上的疑惑,拉埃马上说道:“你看,我们是‘瑾’字辈的嘛,瑾年、瑾月,瑾阳约等于瑾日,年月日接下来的不就是时分秒?瑾时听起来有点想捡屎,不文雅啊,什锦听起来就很好吃啊,就像什锦虾仁,什锦蔬菜……”

    即墨澄竟无言以对,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名字竟然被洛浅浅说的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他差点就信了。

    如果不是……

    “感觉我这么解释也说得通哎。”洛浅浅眨眨眼,一脸的俏皮模样。

    无奈地摇摇头:“你开心就好。”

    洛浅浅嘿嘿的笑着,随手从一边的桶里拿出了一只胡萝卜,喂给已经决定取名为‘什锦’的黑羊驼。

    即墨澄默默的在一边叫了人,吧黑羊驼有了名字的事情吩咐了下去,然后看着洛浅浅开心的笑脸,脸上也是带了一抹笑。

    洛浅浅摸得开心了,时间也差不多够即墨空吃完早饭了,才去洗洗手,跟着即墨澄愉快的去找即墨空。

    正好这个时候赌石到了,即墨空就先忙这边的事,也没说找他们究竟说什么事。

    洛浅浅没用她的玉牌已经可以感受到赌石的不同了,是一种在天地之间呆的久了,产生的灵气,这种气虽不能被肉眼所察觉到,但是也是可以被洛浅浅感觉到的,根据灵气的强弱,洛浅浅很快就知道了答案。但还是默不作声,毕竟现在这里不止是知情的人,还有外人在。

    她没有傻到相信一个人就相信一群人。

    毕竟一群人中还有可能背叛的人存在。

    看着人放好了,即墨空就挥挥手:“你们下去吧,瑾年瑾月留下来帮我就行了。”

    众人这才下去,当仓库的门关上的一瞬间,即墨澄即墨空的眼神都看向了洛浅浅。

    洛浅浅嘿嘿一笑:“空爷爷先说,怎么个分类法?”

    “有的,没有的呗……”即墨空一愣。

    洛浅浅扫过去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掰了掰手指头:“一共有十七块有的,有三块成色不错,有一块成色非常好。”

    “不是吧?”这里可是有一百余块啊……

    “而且,那几块不对,好像应该是造假了。”洛浅浅小手一指指向了最大的那几块。

    她感觉那几块就跟在赌石大会上最后的那一块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