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水灵笛引发的事件
    “啊?”即墨空听到洛浅浅的话,还是带着怀疑的,马上拿着工具就过去了。

    即墨澄倒是相信的,看也没看即墨老爷子过去的方向:“最好的是哪一块?”

    洛浅浅眨眨眼:“师兄从三块里面猜怎么样?”

    即墨澄脸上带笑:“好啊。”

    “这块,这块,这块。”洛浅浅随手指了指身边并排放在一起的三块都是足有半人高的赌石。

    即墨澄看了看,这种全靠蒙的,随手一指:“是它吗?”指向离他最近的那一块。

    洛浅浅笑着摇摇头。

    即墨澄指向中间的那一块:“那一定是它了。”

    洛浅浅摆摆手:“哈哈,好在师兄不需要靠这个发家致富啊。”

    即墨澄挑挑眉:“看你这个‘指点江山,寸土当年万户侯’的模样,为兄只能说,以后可要仰仗小师妹了。”

    洛浅浅大方的一摆手:“哪里哪里。”

    但是眉眼间的笑意不改,那边的即墨澄还在皱着眉,左看右看,这里敲一下,用手电筒照一照,那里敲一下,照一照。

    “爷爷,过来看看这块不就知道真假了?”即墨澄看着不肯认输的老爷子一脸的无奈,怎么这么的倔强呢?

    即墨空皱着眉,拿着工具走了过来,随手把一边的纸笔递给洛浅浅:“除了这一块,剩下的能出绿的你把编号记下来。”

    说着看向了即墨澄:“楞着干什么?赶紧把这块搬走啊?”

    即墨澄一愣,随后有些无语,外面那么多的人,怎么就需要他这一个劳力了?

    “对了浅浅,这里面能打出来一个玉笛的吗?”即墨空指了指即墨澄正在移下展示台的赌石。

    洛浅浅回头,一愣:“我不知道啊……”

    她只知道有没有,如果什么都知道,那就可以改名叫洛半仙了好吗?

    即墨空听到这个答案也是一愣,随后也是笑着摇摇头,也是,什么都知道岂不是神了?

    写完了之后将笔纸都递给了即墨空:“空爷爷,这么多没用的石料,放在这里好吗?”

    “不然放哪儿?”即墨空一脸的无语表情:“我们买来也是为了赚钱啊,要是知道那个有那个没有,那还有什么意思?”

    洛浅浅点点头,就是,她都感觉没意思了。

    “你这是按什么顺序来的吗?”即墨空看着明显都不是一排的,一排的也都错开了,才问道。

    洛浅浅微微点头:“从好到坏,差不多这个顺序吧。”

    即墨空点点头,收起了纸张,放进了怀里,看着即墨澄脚边的赌石点点头:“出去太早也不好解释,在这里又没有什么事做了。”

    洛浅浅眨眨眼:“空爷爷还没给我上过课不是吗?”

    “现在?你的玉笛还……”

    洛浅浅嘿嘿一笑:“不用不用,让我见见水灵笛就行了,我还只闻其名未见其……怎么了?”洛浅浅看着即墨空骤然变得有些怪异的脸色,也皱起了眉。

    即墨澄也是蹙着眉:“那个叫什么我都不知道,爷爷一向叫它破笛子的……”

    洛浅浅一愣,她知道也是因为,即墨骁。

    “没错。”即墨空脸上有几分不解和深沉:“所以,瑾月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着话间,人已经逼近了洛浅浅,脸上的神色满是阴寒,就像是要把洛浅浅除之而后快一般。

    即墨澄下意识把洛浅浅挡在了身后:“爷爷!”

    即墨空看到即墨澄,眼中虽然少了几分戾气,却还是满载阴寒。

    被即墨澄挡在身后,洛浅浅才是一愣,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的吗?

    “瑾月?”即墨澄虽然护着洛浅浅生怕她被即墨空伤害到,脸上也满是疑惑:“你怎么知道的名字快说啊,别让爷爷误会你了。”

    洛浅浅愣了片刻:“是一个叫即墨骁的老人家告诉我的。”

    即墨空一愣,下一秒直接拽开了即墨澄,力道之大,让年轻力壮的即墨澄也被一把甩开了。

    “你在哪儿见过他?什么时候见过的?”

    洛浅浅看到即墨空的反应,也是有点傻掉了,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好在即墨澄即便被甩开了,反应也是极为迅速的,马上起身,抓住了即墨空的手臂:“爷爷,让瑾月坐下来慢慢跟您说。”

    洛浅浅却苦着脸,这怎么说?

    想了想却眼前一亮,直接把包里的小kitty猫拿了出来:“这个就是他老人家送给我的。”

    即墨空一愣随即送开了洛浅浅,接过小小的kitty吊坠,仔细的看着,然后点点头:“确实是他老人家的手法。”

    说完递给了洛浅浅,脸上满是放松的模样:“你是最近见过的?”

    洛浅浅一愣,昨天见过的……点点头。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他果然还活着。”即墨空一时间老泪纵横:“如果是他老人家知道水灵笛的名字,也不足为怪了。”

    洛浅浅一脸的疑惑:“老人家说空爷爷您就是跟他学的吹笛……”

    “没错,那是我的爷爷。”即墨空笑着看向洛浅浅:“他老人家好吗?”

    洛浅浅想了想点点头:“还算硬朗,就是脾气有点不好。”就像没表明身份之前的时候受到的待遇跟表明了身份之后的待遇完全是天差地别……

    “不能见我们是吗?”即墨空虽然一开始很激动,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就想明白了,如果能联系也不会这么多年来毫无音讯。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又是点点头。

    “你还能见到他老人家吗?”即墨空一脸的期待模样。

    洛浅浅有些为难,但是片刻后还是不想看到即墨老爷子失望的模样,点了点头:“应该可以的。”

    “我们见不到的对吗?”即墨空又问道。

    洛浅浅点点头,应该是的吧?她也没跟那些人问过这一类的问题,也没想过带人过去,毕竟总感觉跟正常人说这个,会被当成神经病。

    即墨澄在一边皱紧了眉,洛浅浅平时在学校的时候,他都知道的,剩下的只有在宿舍和在家的时候,可是也没听说洛浅浅一个人去哪儿啊?

    若是说爷爷的爷爷在洛家或者在女生宿舍,这根本是没可能的事情啊。

    “下次见面能告诉我,我能带点东西给他老人家吗?”即墨空又说道。

    洛浅浅愣了片刻:“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很清楚,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她去那里的具体时间,不然被跟踪了,根本没办法解释。

    “嗯嗯,不急不急……”即墨空笑着笑着满脸的眼泪:“我的爷爷也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即墨澄在一边却是一脸的伤感,他的爷爷活着,他爸爸的爷爷活着,他爷爷的爷爷还活着,但是,他的爸爸已经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