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你头发染回来了?
    洛浅浅赶到教室的时候,还没有迟到,洛浅浅这才松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慢悠悠的走向她的固定位置。

    “几天不见而已,怎么这么赶?”elvis看着洛浅浅这般模样,也是有些好笑。

    洛浅浅却是颇为诧异地看着elvis:“你头发染回来了?这么快?”说着还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感觉到的确实是头发的质感。

    elvis一愣微微蹙眉,但是马上反驳道:“你说什么呢?我染什么头发啊?”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还好几天不见?早上不是才见过?”

    看着elvis脸色有些懵,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我们都一起坐了多久了,你认为我会认错人吗?”

    elvis呵呵的笑着:“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听不懂?”洛浅浅很淡定的瞥了elvis两眼:“我倒是不知道我的同学什么时候变成了大神,你说呢?”

    “……”elvis一脸的无语,这洛浅浅明显是已经确定了他是谁了,只能就这么安静的看着elvis。

    “所以你在我家那边那时候就认出我跟师兄了?”洛浅浅一脸的淡定。

    elvis依旧没有说话,他不承认就是没有,就是洛浅浅瞎猜的。

    “嘿,你是不是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没办法啦?”洛浅浅淡定的看着elvis,勾起了唇角:“要知道,我们以后可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哦,现在不戳穿可不代表以后也不戳穿哦。”声音很轻,除了两个人其他的人听不到。

    elvis紧紧皱着眉,看着洛浅浅,眼神中满是不解,他的伪装那么的细致,怎么会被发现?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洛浅浅翻了个白眼。

    elvis抿了抿唇,半晌才开口:“你怎么发现的。”脸上满是不解,他自认那个伪装走在学校里没有人能认出‘他’跟外国小帅哥elvis有什么联系,实在是想不明白,洛浅浅怎么会发现?明明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还不过两个月而已。

    洛浅浅勾起唇得意地笑着:“是气息啊,感觉上就是你。”

    elvis:“……”我这么完美的伪装竟然败给了神***第六感?

    洛浅浅得意地笑着,有些事情不能说出来,但是,能做到惊呆了小伙伴这样的事,也是很得意的好吗?比起中午吃饭的时候,即墨老爷子把水灵笛交给她还让人惊讶不是吗?

    “说起来,之前我都没想过那个人会是你,现在回想起来,是你的话才一切都解释得通。”不然为什么对她跟即墨澄两个人示好?

    “呵呵。”elvis还沉浸在洛浅浅带给他的打击中,完全不知道洛浅浅说了些什么,他现在在研究他要不要转去学心理学?

    “你是对师兄有所图谋吗?”洛浅浅突然这么问道。

    elvis猛地一惊,看向了洛浅浅,满脸的不解:“你何出此言?”

    “……你这是紧张到蹦文言文了吗?”洛浅浅听着外国人说这样的话,也是颇感无奈,只能一耸肩:“反正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别伤害到即墨澄,你是我的朋友,他却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未婚夫,是不一样的。”

    elvis愣了片刻,才点点头:“我伤害他做什么?他又不是美女,又不会对我以身相许求放过。”

    ……洛浅浅也是颇感无语,她现在就想知道,elvis的国语究竟是谁教的?

    教到这种水平,也是极为厉害了,值得送一块牌匾之类的了。

    “不过,你还缺美女?”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您老勾勾手指头,不就有大把的美女过来任你挑选了?”毕竟elvis现在还有校草的身份啊。

    上一届校草韩晨都是有这样的魅力的,何况是一进校就把韩晨从宝座上拽下来的elvis呢?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elvis一脸的鄙视模样:“知不知道人的真爱要给对的人,在对的时间遇上的对的人,玩得多了,就没有真爱了,只剩下适合。”

    洛浅浅愣了片刻,沉默了,她没想到elvis有时候说的话,还真有那么几分的意境。

    “只可惜,人永远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对的时间,也不知道哪个人是对的人。”洛浅浅脸上带着苦涩的笑了笑:“适合就够了,真爱难觅初心难寻。”

    elvis深深看了洛浅浅一眼:“你会遇上那样一个人,遇上之后的每一刻都让你感觉到开心幸福,那他就是你对的人,那个时间就是对的时间。”

    洛浅浅还想说什么,岳西罗已经进了教室,洛浅浅就闭上了嘴巴,眼神中颇感无奈。

    感情又不是只有甜蜜,也是有酸、有苦、还有辣。

    她倒是感觉,只能让你感觉到痛苦感觉到甜蜜的都不是对的人,人生本就是五味杂陈。

    不过现在对她而言,即墨澄就是那个对的人,也必须只能是他。

    垂下了眼眸,将之前的想法通通甩出了脑海,勾了勾唇,她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人生啊,终究是不会按照自己的预期那样的发展的。

    曾经她想当个高级米虫,可是饲养员被迫离开了她的身边,被强制带走。

    后来,她想好好学习等哥哥回来,却又被迫多了个未婚夫。

    现在,她想跟即墨澄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打开了本子,打算记笔记,洛浅浅却突然皱着眉看向了正在黑板上擦着的那两只手。

    她见过。

    是秦暖跟洛言然约会的时候的那个人,在他身边的那个‘可怜的人’,就是那双手!

    看着洛浅浅看着前面脸色微变,elvis皱着眉,也看向了岳西罗的身影,不是吧?又是哪里不对了?怎么感觉洛浅浅现在的第六感有点准确的可怕了呢?

    察觉到洛浅浅的目光,岳西罗转过身:“洛浅浅同学,怎么了吗?是作业有什么地方不理解的吗?”

    洛浅浅皱着眉,听到了对方的话,洛浅浅勾起了唇,摇了摇头:“报告老师,没有。”

    “是吗?”岳西罗转过了身继续擦着黑板。

    洛浅浅却脸色有些阴沉,她似乎一直以来忽视了些什么。

    elvis在一边看着洛浅浅的脸色,也是微微蹙着眉,现在什么都不说的洛浅浅很可怕有木有?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