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岳西罗
    紧紧皱着眉思索着什么,洛浅浅没有再抬头,即便她走神,也没有人刻意去提醒她什么。

    下课了之后,岳西罗在洛浅浅的眼光里差点落荒而逃,但还是镇定的收拾了东西转身离去。

    洛浅浅翻出了自己的钱包,把包丢给了elvis:“帮我看着。”

    说完人就跑了出去,elvis看着这一幕松了一口气,以为洛浅浅只是单纯的饿了。

    洛浅浅却追上了岳西罗的步伐:“老师。”

    岳西罗脚步一僵,总感觉洛浅浅今天特别的怪异,但还是转过身:“怎么了,洛浅浅同学?今天看你一直在走神,下一次可不要了啊。”

    洛浅浅勾着唇:“好的老师,老师,我能看看您的手吗?”

    岳西罗一愣,然后伸出了右手。

    看着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洛浅浅却什么都没有反应,只是笑了笑:“老师,我看你的手很眼熟呢。”

    说完却偏着头看了看岳西罗身后一伸手:“暖暖,你怎么来了?”

    岳西罗下意识转身,却感觉自己的手腕一疼,转过来,却看着洛浅浅一脸惊讶的模样,手忙脚乱的说着对不起。

    岳西罗摇摇头,看着洛浅浅:“我的手很眼熟?”

    “是呀,比起您的字还眼熟呢,就好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不会说话的叔叔。”洛浅浅收起了钱包,笑了笑:“老师我先走了,朋友在等我呢。”

    岳西罗点点头,本就是洛浅浅叫住了他,但是洛浅浅……

    岳西罗猛地抬手看向自己的手腕,刚才只注意到洛浅浅钱包上花里胡哨的装饰以为是不小心刮到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很明显不是这样。

    手腕上有一个清晰的针孔。

    眼神有些深远的看着洛浅浅离开的方向,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刚才的路线的反方向。

    洛浅浅看着玉针上的一滴悬悬欲坠的血珠,赶紧扯过装一簇照片的小包塑胶袋,脸上满是严肃。

    直接拿出了手机:“暖暖,你下课帮我去我们教室拿一下书包,我现在有点事出去。”

    秦暖虽然是皱着眉不满洛浅浅的逃课,但还是答应了,洛浅浅声音里面的急切不同于往常。

    洛浅浅直接打了车直奔即墨澄上次带她去的私人医院,她很清楚,有些东西,一般的医院是没有那个能力的。

    “瑾月小姐?”因为时间还没有过去很久,看到洛浅浅,就有人直接认出了她的身份。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首先这件事需要保密,对师兄对空爷爷都是。”

    白衣男子点点头:“可以,您说。”

    洛浅浅拿出了已经干涸了的血的塑胶袋:“我能跟这滴血做个亲子鉴定吗?”

    白衣男子一愣,随后点点头:“可以,不过这个比较费时间。”

    “没关系,我等得起。”洛浅浅点点头,将塑胶袋递给了白衣男子:“我的用什么比较方便?头发?还是血?”

    “什么都可以的。”白衣男子小心的收起了洛浅浅的塑胶袋,看了看洛浅浅:“不过瑾年少爷说过,瑾月小姐怕疼,所以剪一截头发便好。”

    洛浅浅一愣,心底一暖点点头。

    接下来,洛浅浅就等在这里寸步不离,哪怕白衣男子说需要时间,让她回去等着,也是执着的在凳子上坐着,生生的坐了五个小时。

    白衣男子拿着一份文件出来,递给了洛浅浅。

    洛浅浅愣了很久才打开,看完了之后,呵呵的笑了几声。

    “这件事,麻烦保密了。还有,谢谢。”说完,洛浅浅对着白衣男子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白衣男子一脸的感叹,无奈的摇了摇头。

    洛浅浅出门之后,双手都在**,没有车子没关系,她可以走,她现在需要冷静。

    谁知,还没有走多远,就被一辆车停在了面前。

    洛浅浅一愣就看到驾驶座摇下车窗,是岳西罗,洛浅浅愣了片刻,没有说话,上了车子。

    “知道了?”岳西罗看着洛浅浅手上的文件夹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洛浅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岳西罗,还闪着几分的泪意,却固执的不让它滑出眼眶。

    岳西罗笑了笑:“原因有很多吧。”

    “你知道这个答案我不满意的。”洛浅浅声音中带着**:“你知道……”

    “浅浅,大人的世界很复杂的。”岳西罗看着洛浅浅微微摇了摇头:“你现在经历的算得了什么?”

    算得了什么?洛浅浅瞪着眼睛,泪意一瞬间收了回去。

    算得了什么?她小小年纪被绑架,随后又卷进了韩家的行动里,后来哥哥又被……

    “不对,我哥是不是……”洛浅浅紧紧皱着眉。

    “我刚才去辞职了,机票是凌晨的,陪我去吃点东西?”岳西罗轻声问道。

    洛浅浅一脸的难以置信:“为什么?”

    “我慢慢跟你解释,现在先说你想吃什么?烤肉吗?还是吃烤鸭?一定少不了甜点的吧?”岳西罗笑了笑。

    洛浅浅皱着眉突然说道:“我请你去,商祺会馆如何?”

    岳西罗脸上一僵,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好啊。”

    一路的沉默,洛浅浅看着天色已沉,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车窗外。

    手机响了,她也是淡定的按死了,回复了信息过去。

    一路无话,到了商祺会馆,洛浅浅没有出示她的卡片就被带到了那个包间。

    看着服务员又是一脸的紧张,洛浅浅只是勾了勾唇:“麻烦上次那些一样上就行。”

    服务员一愣,马上点点头离开。

    关上了门,靠在门上,天呐撸,怎么这两个重量级的人物一起来了?偏偏这时候经理还不在……这不是要了她的老命了吗?这万一有什么不满……还有,上次的是哪些啊?她怎么不知道啊?

    好在这时候匆匆赶过来了一个人。

    “一号贵宾来了?”那人问道。

    服务员苦着脸:“是啊,救命啊……谁能告诉我上次那些是哪些啊?”

    外面的事情包间里面的两个人自然是不知晓的。

    洛浅浅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她已经不是那个抱着哥哥的大腿哭的奶娃娃了,不会想别人是要杀了自己,球其实这个人还是……

    “那么我现在要怎么称呼您呢?是老师?岳西罗先生,还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