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公羊彻
    到了翰墨轩,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即墨澄跟洛浅浅疑惑的对视了两眼,进了门。

    “嘿,你们店大欺客啊?你们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了啊,这玉镯我还没碰到就碎了,还赖上我了啊?”一名身穿豹纹紧身裤黑色皮衣的年轻男子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店里张牙舞爪的叫喊着。

    还真是不怕冷,这两个人分明一个在冬天,一个在夏天。

    洛浅浅噗的就笑了。

    听到笑声,店里的客人跟服务员都看了过去,不同的是服务员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而那个男人怀里的女人却是满脸的紧张。

    “怎么了?”即墨澄对着管事的摇摇头,看向洛浅浅。

    洛浅浅满脸的镇定:“我就是好奇,为什么柜子里摆着的都是好玉,偏偏摔碎的这个水头不对呢?”

    一脸的淡定模样,走上前,看着桌面上的玉镯碎片,然后对着服务员一伸手:“拿一个跟那个差不多水头的玉镯给我。”指了指玻璃台面下空出来的位置。

    服务员虽然不知道洛浅浅要做什么还是拿了出来,洛浅浅很淡定的把碎片都捡到了一起,然后对着即墨澄伸手:“手帕。”

    即墨澄自然的递上了手帕,洛浅浅一脸的淡定,用手帕将玉镯包上,直接摔到了地上,玉镯啪嚓碎成了三节。

    洛浅浅一脸镇定的捡起了手帕,在这一对男女目瞪口呆之下,打开了手帕,拿出了一段玉,跟放在桌面上的另外一堆做了个比较:“很明显断口不同吧?这分明只是玻璃,到底是店大欺客呢,还是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啊,但是我想说……”洛浅浅指了指做成了装饰品的监控器:“这里有监控。”

    说完直接拿出了钱包:“刷卡结账。”说着看了看钱包,抽出了即墨澄给她的卡,一脸的淡定。

    然后悠哉的拿起了三节玉镯,对着即墨澄笑了笑:“我想用这个弧度做三个差不多的吊坠,给我三个确定了的嫂子。”

    即墨澄点点头:“好。”

    一边的男人一脸的无语:“不玩了,真没意思,怎么什么店都有监控?这么古老的古董店装什么监控?”说着话,男人从自己的衣服下面,拽出来一个玉镯,放在了玻璃台面上,看向洛浅浅跟即墨澄:“你们倒是挺有魄力的,应该不是一般的客人吧?”

    即墨澄自然地把洛浅浅拉到了身后:“我是即墨澄,有何指教?”

    “我是公羊彻。”男人很是淡定,一把推开了女人,随手翻出了钱包,拽出了几张丢给她:“滚吧。”

    看着女人离开了店里,他转身看向即墨澄:“我找的就是你。”

    即墨澄挑挑眉:“不知有何赐教?”声音却冷漠了几分,他可不认为,差点被公羊仇杀死的他跟洛浅浅跟公羊家的人有什么好说的。

    “听爷爷说,你未婚妻挺不错的,我就来看看。”说着公羊彻眼神已经扫上了洛浅浅。

    不顾洛浅浅皱紧的眉,一边啧啧的摇头,一边毫不客气的评价着:“平胸,个矮,明显发育不良,多喝点豆浆吧小鬼。”

    洛浅浅一脸的问号,啥?关你屁事?

    即墨澄把洛浅浅拉到了身后:“我未婚妻怎么样都与你无关,我喜欢就好。”

    “你恋童癖啊你?”公羊彻一脸的无语,不过下一秒一脸的恍然:“对对对,你也是个小屁孩,看着你的身高我差点就忘了。”

    洛浅浅紧紧皱着眉,刚才是因为感觉到了玉石的灵气就在这个人的身上,她才出面拆穿的,至于摔玉镯?完全是发泄,被林嘉佑的前女友气到了,想出出气而已……

    “你到底来做什么的?”即墨澄紧紧皱着眉:“来者是客,我们开店做生意自然是欢迎,你要是来找茬的……”

    “哦,来见见你们,顺便下个战书什么的,现在能得到我爷爷赞扬的人可是屈指可数,我对你有些兴趣了。”说着话,公羊彻的手指指向了洛浅浅。

    洛浅浅气结:“你对我有兴趣关我屁事,爱干嘛干嘛去,滚犊子。”说完转身走进了闲人免进的翰墨轩地盘。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走进去有点好笑,也是松了一口气。

    冷眼看着公羊彻:“怎么?想跟我抢未婚妻不成?”

    “我爷爷跟你爷爷就是死对头你知道吧?”公羊彻倒是没再针对于洛浅浅,只是平静的看着即墨澄。

    即墨澄一愣,然后点点头。

    公羊彻弯了弯唇:“巧的是我也是学画画的,不过跟你那些黑白的可不一样,我学的是油画。”

    即墨澄紧紧皱着眉,所以他是什么意思?

    “所以呢?我感觉理应由我们小辈接过这场争斗,但是既然是争斗总要有点彩头吧?”

    “你什么意思?”即墨澄脸色从没有这一刻这般的冰冷。

    “什么意思啊?你猜咯。”公羊仇一脸的玩世不恭,靠着一边的柜台:“我对你那个发育不良的未婚妻挺感兴趣的。”

    “感兴趣你mmp!”洛浅浅直接端着一盆水出来了,淡定的当着公羊仇的面往里面倒上了一瓶墨水:“现在你是想被我泼出去过个泼水节呢?还是想自己滚出去?”

    即墨澄还是第一次看到洛浅浅这般彪悍,一时间都有些惊到了。

    但是马上就反映了过来直接做好了攻势,大有公羊彻再多说一句话,他就踹飞他的意思。

    “呵呵,小辣椒啊,我还真的挺好这一口的,不过身材也要辣一点才好。”公羊彻一脸的淡定。

    脸上明确的写着:我是公羊家的人,你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洛浅浅面带微笑,娇滴滴的说道:“是吗,原来你好这一口啊?”

    然后直接端起水盆泼了过去,别说公羊彻,就连附近的地上也都黑了一大片,包括……后面穿着唐装的即墨老爷子。

    “握草!你踏马还真的敢?!小女表子!”公羊彻从头上到脚上都湿哒哒的,他小瞧了洛浅浅,本以为那么重的木盆里能装什么呢?谁知道竟然装了这么多水?!

    “我不仅敢泼你水,我还敢揍你呢!”洛浅浅直接把盆子扣在了公羊彻的头上,跳起来踹他。

    即墨澄想动手,却被洛浅浅不着痕迹的推开了:“我让你侮辱我,我让你说我,赶紧给我滚犊子!”说着看着即墨老爷子进了屋直接一脚把公羊彻踹出了大门,然后脸上有几分不对劲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