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踹人踹到脱臼
    公羊彻被踹了出去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what?他被扫地出门了???坐在地上一脸的懵,刚才他居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因为被泼水吓傻了。

    废话,你这么来人家店里捣乱,现在才把你扫地出门,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好吗?

    “瑾月怎么了?”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脸上露出了几分痛苦的神色,赶紧扶住了她。

    洛浅浅憋着嘴,眼看就要哭了:“疼,脚疼,腿疼……”

    即墨澄一脸的紧张:“是不是踹到硬骨头了?下次遇到这种事让我来就好了,你个小女生瞎闹什么?”

    “你才瞎闹呢,赶紧扶着瑾月坐下啊!”即墨澄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看着抬着洛浅浅一只腿的孙子,还有单脚站立,脸上满是痛苦的洛浅浅,一脸的无奈。

    那边的管事赶紧搬出了凳子,让洛浅浅坐下,给她脱下了鞋子,撸起了裤子。

    即墨澄摸了摸洛浅浅的脚和腿,又一寸一寸的捏了捏,在洛浅浅的痛呼中找到了疼的位置,微微一蹙眉,指向即墨空:“啊,瑾月你看,爷爷今天居然穿着花布鞋……”

    洛浅浅一愣马上转头看向即墨空,下一秒刚看到即墨空黑布鞋,就痛呼出声:“嗷呜……”

    “你这是狼嚎。”即墨空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自己脚上没有任何颜色的布鞋,叹了一口气,毫无疑问,刚才是在给洛浅浅正骨,因为踹人踹脱臼了,也是没人了……

    洛浅浅眼泪都掉出来了:“师兄是坏蛋……”

    即墨澄一脸的无奈,给她穿上了鞋子:“走走看。”

    洛浅浅刚想反驳,就发现,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哦?

    起来走了走,擦了擦眼泪:“好像不疼了……”

    “所以说你那是狼嚎。”即墨空一脸的无语,看着两个人一脸的无奈:“刚才那个怎么回事?”

    然后看向即墨澄满脸的不赞同:“你说你在这儿呢,怎么能让瑾月一个女孩子动手呢?”

    即墨澄一脸的委屈,他根本就没办法动手啊,直接被洛浅浅推开了。

    洛浅浅摇摇头:“空爷爷,师兄不能动手。”

    “为什么?”即墨空一脸的无语,瑾年一个男孩子在那边站着,你一个女孩子喊打喊杀:“你以为你是花木兰啊?学人家巾帛不让须眉?谁说女子不如男?”

    “空爷爷,那个人姓公羊。”洛浅浅一字一顿:“所以师兄不能出手,我年纪小,完全可以是小孩子不懂事,师兄不行。”

    即墨空听到了洛浅浅的话,紧紧皱起了眉:“公羊?他来干什么?”

    来找茬的。

    洛浅浅憋着嘴,却没有说话,该说的说完了,剩下的交给即墨澄跟店里的人就好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即墨澄紧紧皱着眉:“看上浅浅?那个臭老头真有意思啊?自己压我一头还不行,还想要他的孙子压我孙子一头?他抢我的帝王绿也就算了,还想抢我的孙媳妇?”

    这时候,服务员弱弱的把洛浅浅的卡还给了她,刚才她居然真的接了卡想去刷钱,好在被拦住了,一脸的欲哭无泪,为什么她连店老板的三个学生都不认识啊?

    接过了卡,洛浅浅自然地塞回了钱包里。

    即墨空叹了一口气:“走走走,去后面说去。”然后看向管事的:“关门吧,把地面打扫干净。”

    “是,空少。”

    洛浅浅还不忘把那三块断了的玉镯带上,嘿嘿的笑着凑到了即墨空身边:“空爷爷,您看能不能给我变成三块差不多的玉坠啊?我送我三个嫂子感恩节礼物。”

    即墨空一脸的无语,接过了碎片:“你要是摔成四块怎么办?”

    “那就在感恩节之前再研究一个嫂子出来。”洛浅浅一脸的淡定。

    即墨澄在一边也是一脸的无奈,微微摇了摇头:“爷爷,您就答应吧?”虽然对洛浅浅‘废物利用’这件事颇感无奈,但还是帮忙说话了。

    “我拒绝了吗?”即墨空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自家孙子,无奈地摇摇头,语重心长的对着洛浅浅说道:“瑾月啊,爷爷可把这傻小子交给你了啊,你可别不要他了。”脸上竟是害怕洛浅浅离开即墨澄的模样。

    洛浅浅微微蹙眉,转头看向即墨澄:“师兄,空爷爷这是嫁孙女吧?”

    即墨澄也是颇感无奈,怎么就感觉爷爷的意思是公羊彻只要追了,洛浅浅一定会跟他跑了一样呢?

    “你们不懂啊。”即墨澄无奈地摇摇头:“即墨家现在是比不上公羊家的。”

    洛浅浅却是明白的,因为公羊仇的关系,公羊家比起即墨家更能获得一些福利,这些福利就能让公羊家利于一个优势的地位。

    叹了一口气:“空爷爷,师兄比他好得多,别的暂且不说,长相上一个翩翩公子,一个猥琐青年,我又不是瞎子,对吧?”洛浅浅露出了一个笑容:“人家可是个看脸的孩子呢,所以啊空爷爷别瞎想,别吓到师兄了,吓坏了师兄,人家可会心疼的呢。”

    即墨空一愣,然后无奈的笑了笑:“你这孩子啊……”

    即墨澄却是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是不是该保养一下了?”

    听到即墨澄的话,洛浅浅跟即墨空都笑了,洛浅浅还一脸的责怪模样:“您看您看,都怪您,以后师兄比我还水灵,不就变成我天天担心了吗?”

    一句话成功逗笑了爷孙俩,但是即墨空脸上的凝重丝毫没有减少,他不明白,公羊仇为什么会盯上洛浅浅。

    即墨澄也是并没有放松,刚才洛浅浅对他的保护,他虽然很受用,但是被她保护的滋味并不好受,总感觉洛浅浅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却又不跟他说。

    她不说,他就不能去问,这就让他陷入了纠结。

    “晚上在这儿吃吧?今天有新鲜的螃蟹。”即墨空突然说道。

    即墨澄却马上就打断了他:“不行不行,上次瑾月就吃完之后莫名其妙的拉了一天肚子……”但是对上洛浅浅渴求的眼光,他还是软了下来,无奈的点点头:“那你也别吃太多了啊。”

    洛浅浅连连点头,一脸的开心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