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是枣泥还是豆沙?
    !

    得到了即墨澄的允许,洛浅浅兴奋的跳了起来,一脸的开心模样。

    “你们怎么又没有课?”即墨空疑惑地看着两个人:“又来看枣泥?”

    “枣泥?”洛浅浅一脸的疑惑。

    “不是吗?就那个黑绵马。”即墨空一脸的正经:“不是枣泥就是豆沙。”反正就是个月饼。

    “爷爷,那是什锦……”即墨澄无语的摇摇头。

    还有黑绵马是什么鬼?听说过绵羊还真没有听说过绵马这个物种啊,黑绵羊倒是也有听说过。而且怎么看羊驼也更像骆驼一点吧?

    “对对对,反正呢个我就记得是月饼。”即墨老爷子连连点头,拍了拍额头,果然,人老了,就是容易忘事。

    洛浅浅脸上一头的黑线,似乎说的也没错?确实是个月饼?

    “反正你们也不急,正好咱们谈谈去。”即墨空看着两个人都不慌不忙的样子,一脸正经说道。

    洛浅浅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心里明白应该是疑惑公羊仇的事情,脸上也有几分感叹。

    “爷爷你可别跟审犯错的人一样。”即墨澄看着即墨空严肃的脸,还是叹了一口气,颇感无奈:“我们可没有犯什么错。”

    谁知,洛浅浅一脸的委屈模样:“我犯错了啊,我把地上弄脏了……”说着瘪起了嘴:“大不了我也去帮忙收拾地上嘛,空爷爷您老可别生气。”

    “用你收拾什么。”即墨空一脸的无奈,转过身白了自己孙子一眼:“你能不能不添乱?吓坏瑾月你负责啊?”

    “嗯,我负责。”即墨澄倒是一脸的淡定,公羊彻的出现,让他还是有了危机感,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要出现,但是毫无疑问这也说明了洛浅浅是特殊的,是值得人去追求的。

    但是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

    洛浅浅有爱心很善良,讲义气还聪明懂事,重点是,还会关心家人朋友,他很高兴他的小未婚妻是这样的人。

    洛浅浅噗嗤就笑了:“空爷爷,你可别吓到我师兄了,万一真把我吓傻了,师兄还不得哭啊?”

    “就你们俩能说。”即墨空也是颇感无奈,摇摇头,脸上带了几分笑:“对了也没见你带着玉笛来啊?”

    洛浅浅一愣,随后点点头:“放在家里了,带在身上总感觉不安全,总要过分的去注意,留意别的事情的注意力就少了。”

    “也好。”即墨空点点头:“回头给你打个练习用的,你就不用担心这么多了。”

    洛浅浅一头的黑线,就算是练习用的,材质跟作者也摆在那儿呢,怎么可能不在意?

    即墨澄笑着说道:“爷爷您这样还是多弄几个比较好,让瑾月省点心,就算碰坏了一个还有备用的……”

    “你又欠收拾了。”即墨空看向自己的孙子一脸的认真模样,无奈地摇摇头:“还打一堆,我看你以后就叫一堆,我打你一顿可好?”

    即墨澄看着洛浅浅,轻轻勾起了嘴角。

    但是三个人进了房间以后,笑容都消失了,脸上都是严肃:“公羊家究竟犯了什么病?没事干就要针对我们即墨家?”

    洛浅浅耸耸肩,大概是痛打落水狗心理?不过这话,她是不会说的。

    “爷爷,是不是因为您跟公羊仇的事情?”即墨澄对于这些老人家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不是说奶奶……”

    即墨空听到即墨澄说出奶奶两个字,脸上表情就是放松的模样,一脸的怀念:“你奶奶啊,那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呢……”

    看着即墨空陷入了回忆的模样,洛浅浅跟即墨澄面面相觑,片刻后都感觉有些无语,所以就这么一句?然后您老就陷入了怀念,而我们只能傻傻地在这里站着,联想都无从联想?

    “你奶奶当时可是十三族最负盛名的美人呢。”即墨空突然笑了笑,缓缓说道:“当时别说是我,就算是天赋再高的青年才俊,也要拜倒在她的白裙之下,一颦一笑无不动人心魄,那眉眼间都写满了风情……”

    洛浅浅表示,就算没见过其人,看着即墨澄跟即墨老爷子之间的差异也是能想象得到那是个怎么样动人心魄的美人。

    毕竟,若是即墨澄是个女子,她一定不顾家族之间的差距也要帮洛书帆勾搭来做嫂子啊。

    不过,洛浅浅却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词……十三族?

    “当时的公羊仇也是我强劲的对手之一呢,可是啊,你奶奶还是被我吸引了,并当年老子也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车见车载花见花开(此时省略一千字自卖自夸)……的有为青年呢。”

    “哇……”洛浅浅一脸佩服的看着即墨老爷子。

    嗯,佩服的部分不用想也知道,毫无疑问是……即墨老爷子的自卖自夸了啊,说了这么多夸奖自己的话,竟然一点也不脸红?而且还是几乎都没有什么大的停顿,语气连贯,几乎都没有去想下一句词的停顿,十分通顺的说完。

    洛浅浅不自觉的已经开始鼓掌了。

    这让即墨老爷子也不觉得有些沾沾自喜。

    “所以呢?爷爷是因为自恋被奶奶喜欢的?”即墨澄有些惊讶的看着即墨空。

    即墨空差点没一口老血喷死这个孙子,有这么说自己的爷爷的吗?

    “这是自恋吗?我是在阐述事实!事实懂吗?!”即墨空瞪着自己的孙子,再看看一边鼓掌的洛浅浅,有种想要老泪纵横的冲动,怪不得都说想要孙女呢,是比孙子好啊,看看人家洛浅浅,再看看自家这个拆台的活祖宗,无奈地摇摇头:“当初再怎么说,我也是要脸有脸,要才华有才华的。”

    “是是是。”即墨澄赶紧点点头,现在可不是他乱插话的时候,可不能添乱。

    “所以,你奶奶就被我吸引了,然后呢,公羊仇,一直在各个方面都跟我不相上下,他就很不服,每次都要找我挑战。不过我们之间的各种比试,胜负也是五五分的。”

    即墨空说着露出了神往的神色:“那时候,真的是,最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对手也是那种光明磊落的对手,不会在你的背后使刀子的对手,哪像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