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又见公羊彻
    “是是是,是我不对,即墨老头,你可别生我的气。”赵老爷子马上就道歉了,一脸的自责模样:“知道你对这孩子看重还不行吗?看看你,一副要翻脸的样子,我孙子都二十二了,可不敢吃这个嫩草啊。”赵老爷子话一顿,一脸的好笑:“谁不知道洛家上面还有一堆的哥哥呢?惹到了这个小祖宗可是会被各种找麻烦的啊。”

    即墨澄突然就联想到了,之前他跟洛浅浅这件事刚宣布的时候,被洛家兄弟轮番挑战的事情,也是脸上带了笑。

    是呀,洛浅浅后面那可是强力的后盾呢,谁敢去惹啊?

    洛浅浅想到了自己的哥哥们,脸上那叫一个得意,她才不怕被欺负呢,就算即墨澄会欺负她,洛书帆不在,她还有四个哥哥呢。而且,即墨澄哪里是会欺负她的人?

    即墨空一头的黑线:“也就你这么想,没事干惹人家干什么?”他那里不知道洛家那四个哥哥?想到自己的孙子也是一身的本事,那叫一个释然,而且男人之间嘛,能用肢体交流的就别磨磨唧唧的。

    他对‘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的事情很是在意,所以干脆就让即墨澄这个养在身边的小孙子干脆文武全学,遇上秀才就说理,遇上兵?那就动手咯。

    赵老爷子撇撇嘴,没有搭话,这根本就是说什么都错系列。

    那边却看到了一辆开了过来,即墨老爷子微微皱眉:“我这是不是该去看看黄历了?怎么一过来就遇上这货!”

    看着下车的人,洛浅浅跟即墨澄都是一脸的恍然,是公羊仇。

    但是接下来的人……却让他们脸上划过了几分尴尬,是公羊彻。

    “哟,你也来了,很巧啊?”公羊仇看着即墨空呵呵的开了口:“听说我孙子在你的翰墨轩受了委屈?”

    即墨澄刚想搭话,却被洛浅浅拽住了,死死地拽住,对着他摇摇头,不让他开口。

    即墨空一脸的淡定:“对啊,我也是第一次见过到翰墨轩耍小把戏的,也算是开了眼界呢。”

    公羊仇呵呵的笑着:“这也没什么的,做了事就要勇于承担后果,小彻,跟你即墨爷爷陪个不是。”

    公羊彻此时跟去店里的形象完全不同,一身休闲的运动装,脸上也带上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是,爷爷。”

    然后转头看向了即墨老爷子:“即墨爷爷对不起,是晚辈不懂事,如有冲撞,还望海涵。”

    “无妨。”即墨老爷子摆摆手:“店里也没有什么损失,就算有什么损失,我这老头子也就当做是送你见面礼了。”

    “这话说得,我都没给你家孩子见面礼,你给我孙子见面礼?这不是打脸吗?”公羊仇十分淡定的看向即墨澄:“那我也得拿出点见面礼,跟你陪个不是才行。”

    说着就从兜里翻出来了一块玉佩,玉质通透,雕工精湛,属于极品。递给了即墨澄:“这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即墨澄皱着眉,洛浅浅却晃了晃他的手对着那边微微眨了眨眼,轻声道:“长者赐不可辞。”

    即墨澄听了洛浅浅的话,也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都难免会落了人的口舌,气定神闲的双手接了过来:“那就多谢公羊爷爷的礼物了,晚辈受宠若惊,定当好好保存。”微微行礼,李书上没有任何的差错。第一次见面不给,现在给算是什么事嘛。

    即墨老爷子点点头,很满意即墨澄的态度。

    在身上摸了摸打算找个什么当作回礼,却看着公羊仇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从荷包中取出来了一只玉镯,顿时脸色难看了几分。

    先不说别的,这明显成色比起刚才的玉佩好的太多,而这个玉镯,又明显是一对,这里的晚辈,只剩下……洛浅浅。

    “这小辈,我也颇为喜欢,虽然不是即墨家的孩子,但也是给你个小玩意当做见面礼吧。”公羊仇看着洛浅浅这么说道。

    洛浅浅看着玉镯跟玉佩拿出来的位置不同,也能猜出这玉镯怕是不简单,收下了必然是不好的。但是偏偏还是她刚才劝即墨澄‘长者赐不可辞’的。一时间有些为难。

    片刻后,洛浅浅眼前一亮,偏着头:“我不是即墨家的人,没有错。”

    即墨澄当时就急了,洛浅浅却直接拉住了他的手。

    然后松开直接扑向即墨空:“爷爷说了,出门在外,除了空爷爷跟师兄给的东西以外,不能收下陌生人的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玩的,不然会被拐卖的,好多小孩子都是这么被卖到了山沟沟里的,我是小孩子我不懂,反正我就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无功不受禄’。我可没听爷爷说认识什么公羊爷爷母羊爷爷的……我是小孩子我不是很懂,反正陌生人给的不能要。”

    小嘴巴巴的,周围的人都是忍俊不禁,左一句‘我是小孩子我不懂’、又一句‘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还说什么‘无功不受禄’。即便是真的想做点什么,也被洛浅浅这一些话顶的说不出话来了。

    即墨澄掩着嘴轻轻咳了两声,还不忘教育洛浅浅:“上次怎么告诉你的?这些话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你现在还小,可是以后就不许了啊。”默认了洛浅浅说的她还小的话。

    毕竟在这里,洛浅浅真的是最小的。

    用年纪小做文章,这也是公羊仇没想到的。

    本以为刚才劝了即墨澄‘长者赐不可辞’的洛浅浅已经落入了他的网中,谁知道这人居然从网眼中跑了???

    “咳咳……浅浅这孩子最好的地方就是,家里说什么了一定就会听,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呢。”即墨空一脸的淡定,本来他也是有点乱,谁知道洛浅浅会这么说?瞬间危机没有了,还充满了喜剧效果。

    “小小年纪上了大学的洛浅浅会不懂事?”公羊彻冷哼了一声。

    洛浅浅很是自然的接到:“是呀,因为我把时间都用于好好学习了,自然是不会为人处世的啊,爷爷希望我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善良的人,我就要完成他老人家的愿望,妈妈说这才叫做孝顺。”说着弯着唇角:“爷爷还希望我不能跟陌生人说话呢,啊,空爷爷,师兄,你们可要帮我保密啊,不然我又要被罚做卷子了呢……”

    即墨空即墨澄即为配合的点点头。

    被罚做卷子???他们怎么都不知道?

    别说他们不知道了,就连‘罚’了洛浅浅做卷子的洛老爷子也是丝毫的不知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