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下雪了
    即墨空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一早,司机将即墨澄送到学校以后,就把即墨空送到了洛家。即墨老爷子情真意切的跟洛老爷子恳谈许久,才在憋笑中被洛老爷子赶了出来。

    “原来真的是全素啊。”即墨老爷子悠悠的走出了门,看着包子的碗里却有着肉,不由暗叹洛老爷子可怜。

    要知道以前在部队,洛老爷子就是看到肉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人,如今不能吃肉真是苦了他了,真是最严重的惩罚了,没有之一。

    偏偏洛老爷子现在还要忍受大半个月不吃肉,看不见孙女的时光……

    而洛浅浅呢,赖在床上不肯起床,嫌弃太冷,直到……

    “浅浅,下雪了。”秦暖直接掀开了洛浅浅的被子,一脸的兴奋:“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哎。”

    “比以往的时候来的稍晚一些吗?”洛浅浅睁开了眼睛,抢回了被角,趴在床上缓缓挪移到床边,看着窗外,果然已经零星的飘着雪花了,地面上已经湿了一片,并没有积雪。

    打了个寒颤,洛浅浅喃喃道:“怪不得我今天是格外的不想起床呢。”

    “你那是懒,跟天气没有关系。”秦暖翻了个白眼:“赶紧起常洗漱,吃什么?我给你买回来。”

    洛浅浅定睛一看,寝室里可不就只剩下她一个还在被窝里面了?噘着嘴:“热的,非常热的,拿回来也不会凉掉的那种就行。”

    秦暖一脸的无奈,跟着寝室的小伙伴出了门,洛浅浅掐着手指头算着,还有几天上暖气。

    片刻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还有几天,也只能靠热水袋撑着了。”说着看着桌子上已经打好的热水,一脸的感动:“就知道暖暖最好了。”现在这个温度,不是吹,用凉水洗漱跟用冰水没有区别,洗漱完毕,手脸都会冻得通红并且僵掉。

    洗漱完以后,洛浅浅不由得掏出了她最厚的衣服,即便是这样也是一脸的不自在:“周末要回家拿衣服了……”这也就是洛家就在这边,不然回去一趟的路费就能买新的了。

    等秦暖回来的时候,看着洛浅浅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你没事吧你?”她们现在也就是穿上了薄棉袄,要知道现在就把羽绒服穿上了,下个月甚至是最冷的时候要怎么办?

    “就感觉特别冷。”洛浅浅哆嗦着:“十分的不想上课。”

    从容一愣,直接从兜里将手掏了出来,摸在洛浅浅的头上。

    下一刻,却叫了一声,一脸惊讶的看着洛浅浅。

    “怎么了?发烧了?”秦暖赶紧放下了手上的吃的,伸手摸上了洛浅浅的额头,嘴上还说着:“发烧了就请假……哎?”脸上也是一片的怪异,更是直接的把手伸到了洛浅浅的衣领里,摸着她的身体,脸上也是一片古怪。

    洛浅浅的身体不仅不热,还十分的冷,冷的就像是在外面刚回来的她们的脸……

    把热乎乎的豆浆塞进洛浅浅手上,秦暖皱着眉:“喝点热的看看,昨晚冻到了?”可是晚上回来的时候,洛浅浅还很正常啊,重点是昨天洛浅浅还买了吃的回来,是她从洛浅浅手上接过的吃的,那个时候,洛浅浅的体温分明是正常的啊?

    没理由这一晚上就这样了吧?

    洛浅浅哆哆嗦嗦的插上了吸管,喝着豆浆,脸上的神色倒是缓和了几分,但是秦暖看着豆浆却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对着从容几人说道:“你们先去上课吧,我陪浅浅去医院看看,别是低烧烧出问题可就不好了。”

    从容一愣,随后点点头,想了想,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卡:“钱不够从这里刷。”

    秦暖摇摇头刚想拒绝,却看到了从容眼前的严肃,片刻后点了点头:“好。”没有说谢谢,她们之间不需要。

    从容是第一个摸到洛浅浅身体的人,自然也是明白洛浅浅现在的状态绝对是不对的。

    “那我们赶紧走吧?但愿教室暖和点,简直不想去上课啊……”从容直接推着张芸修然出了门,只听到了她们之间的说话声远去。

    秦暖才回过头,看着洛浅浅手上的豆浆,脸上表情一僵,豆浆已经吸不出来了,因为已经结冰了。

    洛浅浅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一脸震惊的看着豆浆,张大了嘴巴。

    “浅浅……这是你的秘密?”秦暖有些犹豫的看着洛浅浅手上的豆浆冰块,还有脆弱的一掰就断了的吸管。

    洛浅浅沉默了片刻:“我不清楚,有可能是……”说着话间,她就想到了昨天的那个小黑屋,似乎在那里她也是只感觉到了寒冷?

    “也就是,你也是才发现这个问题的?”秦暖极力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就算现在的事情再如何的不可思议,但是她相信,洛浅浅是不会伤害她的。

    “是。”洛浅浅没有任何的犹豫,脸上满是惊慌:“这下子可怎么办啊?晚上我还要跟空爷爷还有大师兄吃饭呢……”

    “……”秦暖一脸的无语,现在还不知道身体怎么样呢,你就想着吃,你是有多馋?多缺这一顿吃的?

    “先去医院。”秦暖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说道。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怕是不能去医院。”如果真的有什么怪异的地方,怕是会被医院扣下来做研究了吧?

    “你哥呢?我老大,秦凉。”洛浅浅犹豫了片刻,想到这个比较熟的人。

    秦暖脸上满是无奈:“我不知道啊,他很久没回家了,都没空管我了。”

    洛浅浅犹豫了片刻:“那么,我怕是只能去一个地方了。”

    只能去组织?洛浅浅也是有些犹豫,毕竟自己身上似乎有点不一样的啊?

    想了想给石霸豪发了消息,然后对着秦暖摇摇头:“你去上课吧,我没事的,如果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

    秦暖却是一脸的惊讶看着洛浅浅手上的手机:“你发现没有,手机就没有坏掉?”

    洛浅浅一愣看着一边脆的一碰就碎了的习惯,还有她发完了消息也没有异常的手机,也是一脸的茫然。

    犹豫地看着包子:“你喂我一个包子?”

    秦暖没有犹豫,直接用塑料袋包着手喂了洛浅浅一个包子,却发现,洛浅浅嘴里还冒着热气,没有任何的异常。

    “你这是,艾莎啊?”秦暖看着洛浅浅皱着眉:“你也需要戴一副手套?”

    洛浅浅一愣,随即苦笑:“这里不是阿伦戴尔,我也没有一个叫做安娜的妹妹。”

    但是不能否认,她的妈妈倒是姓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