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二章 公羊彻废了
    方悠远没敢带洛浅浅回洛家,而是用洛浅浅的电话给秦暖打了个电话,说明洛浅浅状态不好之后,就带着人送到了翰墨轩。

    他带着洛浅浅到翰墨轩没有多久,即墨澄跟即墨空也赶到了。

    即墨澄脸上满是担心的样子:“瑾月怎么样了?”

    方悠远摇了摇头:“呼吸正常脉搏正常,应该只是太累了。”

    “哎,是我不好。”即墨空看着床上的洛浅浅,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当初想带着她去炫耀,也不会被那个老匹夫盯上,也不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就算没有爷爷,该闪光的人一样会引起人的注意。”即墨澄脸上很是平静:“比起那些,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那件事了?”

    即墨空脸上一凛,尽是灰败。

    “怎么了?”方悠远发现即墨空的脸色不对赶紧问道。

    即墨空扯了扯嘴角,却怎么也没办法说出不让小辈管的话来,毕竟,洛浅浅是他最小的学生:“要到即墨家的审判了,偏偏,瑾月,选择了替即墨家参加。”

    审判?方悠远愣了片刻,却马上就知道了即墨空所说的究竟是什么,脸上有几分凝重:“是排位赛?”

    即墨空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万万没想到洛浅浅会自做主张的参加了,即便即墨家没有了那一层隐世家族的身份,也一样可以过得好好的啊,从二十年前第一次排位赛垫底以后,即墨家已经做好了被逐出来的打算了,所以才会慢慢转向人前啊。

    即墨澄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洛浅浅的侧脸,脸上满是感叹的样子。

    而此时,更委屈的还有石霸豪,说好的吃的呢?哪有人?洛浅浅根本就不在洛家啊。

    不过好在他收到了一条消息,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继续等下去。

    洛浅浅看着老头子坐在石头上一脸严肃的瞪着她,顿时有点心虚。

    但是看到这个熟悉的场景,也是马上就明白了自己还在梦中。

    “你还知道心虚??”老头子看着洛浅浅的神情顿时那叫一个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拎着不知道从哪儿弄得柳条对着洛浅浅狠狠地一抽。

    洛浅浅一蹦三尺高,还是没办法避免被柳条抽到了小腿,顿时整张脸缩在了一起:“不是做梦吗?怎么这么疼……”

    “做梦?做你个大头鬼!”老头子愤愤的看着洛浅浅:“让你平时不修炼,现在好了吧?居然玩到灵气枯竭!你以为你是遇到了不得不使出全身力量自保的时候了?我告诉你,你不练到第四层!你就一辈子在这里呆着吧!”

    洛浅浅苦着脸:“梦里有啥用啊?”

    “我再说一遍,这不是梦!”老头子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洛浅浅,片刻后无奈地摇摇头:“这是你的精神世界,跟你的身体也是同步的。”

    洛浅浅诧异地看着老头子:“识海?”

    然后看着老头子屁股下面的大白石,嘴角有些抽搐:“这个不会就是我的意识吧?”

    “你傻吗?”老头子一柳条又抽到了洛浅浅身上。

    洛浅浅摸着胳膊,一脸的委屈。

    “刚才还海海海的,现在就变成石头了?”老头子看着洛浅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现在那有什么海啊?没看到这里雾蒙蒙的吗?现在这些就是你的识海。”

    “这么说的话……这里是我的身体,你怎么进来的?”洛浅浅紧紧皱着眉,脸上说不出的严肃。

    老头子竟然感觉自己一时有些语塞,无奈地摇摇头:“我现在是你的物品,你说呢?”

    “你什么时候就是我的了?我怎么不知道?”

    “哎,你还想不承认?”

    “我承认个屁啊?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好吗?”

    “你不要我干嘛把我捡起来带走?”

    “嘿,捡起来就认主了?你怎么那么不高级呢?人家还有什么滴血认主,你这可倒好,捡起来就认主了!”洛浅浅优哉游哉的跟着老头子抬杠。

    “别把我跟那些破玩意比较!能看见我的人本来就是万中无一,捡起我更说明了缘分的存在……”

    “败哔哔,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啥玩意做的?还别人都看不到?”

    “无根之水,虚空之火,极寒流金,无尘之土,无形之木……”

    “停停停,你还不是用造纸术做的?”

    “造纸术?那种一般的木浆能造成我?你开什么玩笑?”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简单来说就是别人看不到你?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啊,你现在的知道这些已经够多了。”老头子得意地仰着头:“以后好好的尊重我,我才会告诉你一些东西。”

    洛浅浅呵呵的冷笑:“那你告诉告诉我为什么我今天莫名其妙的能虚空凝冰?”

    “首先是你的情绪,然后……你要突破了。”老头子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淡定模样,但是眼睛不敢看洛浅浅,而是看向了其他的地方。

    “啥?”突破?洛浅浅怔住了:“不会是要昏迷几天或者是又要泡个澡什么的吧?”

    “不会。”老头子摇摇头:“最多也就是不修炼会控制不好自己的身体。”老头子默默地飘到了半空中:“你还是好好修炼吧。”

    洛浅浅此时只感觉自己上了贼船一般。

    老头子一挥手,白雾中显示了洛浅浅记下的灵气路线。

    洛浅浅看了两眼之后,坐到了白石之上,闭上了眼睛,一脸的严肃模样。

    老头子看着洛浅浅已经陷入修炼之中,才看着被白雾隐藏在深处的东西,没有接近都能感觉到冰寒,深深皱着眉:“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但是看着也是会随着这小丫头情绪波动出手的?”

    眼睛直直的看着白雾深处,却没有勇气接近,虽然他比起一些灵器灵物很有优越感,但是偏偏这东西给了他绝对的压制感。

    “哎,偏偏是这样的时代。”老头子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静静的看着洛浅浅。

    而床上的洛浅浅此时跟白石上的洛浅浅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都紧紧皱着没流着汗。

    “爷爷。”即墨澄一脸的担心。

    即墨空看着洛浅浅,让人端了一盆水擦干了她额角的汗珠:“她现在也很辛苦吧?”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