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三章 宿命的必然
    洛浅浅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偏偏床边还坐着即墨澄,他靠在床沿上已经睡着了。

    一边的椅子上,方悠远也是双手环胸坐着,脸上也是没有任何的笑意,板着一张脸。

    察觉到目光,方悠远睁开了眼睛,却看见洛浅浅坐了起来还在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有哪里不舒服吗?”方悠远赶紧上前。

    因为方悠远说话的声音清醒了的即墨澄,也赶紧揉了揉眼睛,看着洛浅浅一脸懵,然后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吃什么?都睡了一晚上了,晚饭都没吃,真是个小懒猪。”

    看着窗外,明显已经天亮了,即墨澄笑了笑:“先洗澡?”

    洛浅浅楞楞地点点头,看着两个人出了门,才一脸诧异:“一晚???”

    她可是被老头子抽了无数鞭啊,就因为什么运气方法不对……

    撸起衣袖,却没有看到伤痕,但是明明痛感就在面前啊。

    诧异的摇了摇头,看着放在自己身边的背包,洛浅浅毫不客气的对着他吐了吐舌头:“略略略,呸呸呸。”

    给洛浅浅拿了换洗的衣服之后,即墨澄跟方悠远就拉下了门帘,出了门。

    两个人站在门口,一改刚才的疲惫,脸上都写着严肃。

    “你感觉,那个……让她去合适吗?”方悠远看向了即墨澄的脸,脸上写满了担心。

    即墨澄叹了一口气:“不合适。”但是不合适就可能不去了吗?

    爷爷知道了的时候,怕是族里的人也知道了,哪里是爷爷能决定的了的?

    两个人对视了两眼,又是一叹气。

    “突然感觉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她一定是个很开心的小女孩。”即墨澄突然苦笑,一脸的后悔:“我爸爸因为这个走了,我不想看见瑾月也……”

    “不会的不会的,别乱想。”方悠远看着一脸悲哀的模样的即墨澄没有犹豫的将人拥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哪有那么多的意外?”

    “不多吗?”即墨澄在方悠远的怀里闷闷地问道。

    他们两个的父母都不在了,所以两个人感情一向很好,或许是惺惺相惜,觉得对方也都不容易。

    方悠远沉默了,他一直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感觉他是被神明特别‘照顾’的。可是如果真的有神明,此时此刻,他只希望,让这一切都回归到最初的模样,宁愿不遇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发展。

    “师兄。”即墨澄突然声音带着几分严肃的问道:“你说我跟瑾月解除了婚约的话……”

    方悠远一愣随后也是苦笑:“即便你解除了婚约,她也还是我们的小师妹。”顿了片刻之后又说道:“如果她不是你的小未婚妻也不是我们的小师妹,那她之前的麻烦应该也会随之出现了吧?”

    “可是现在她应该不怕了啊……”

    怕?洛浅浅穿好衣服靠在门里边蹲下,苦笑。

    她怕过吗?

    最开始是洛老爷子的自作主张,后来是即墨澄的真心以对,再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各种事情,她现在都还没能完全接受呢,怕不怕的问题,存在吗?

    不过她也知道也很清楚门外的两个人是为了她好。

    “知道吗?”洛浅浅靠着门轻轻开口,门外的两个人都是一愣。

    “就算我不是现在的身份,也有我自己的身份,不管是哪个身份都会被公羊家针对的。”毕竟,她已经出手废了公羊彻。

    虽然当时是因为烦躁,因为公羊彻用路思邈作威胁,她才控制不住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虽然还记得,但是说的做的时候都是大脑一片空白的。

    “瑾月。”方悠远愣了片刻。

    “大师兄,你可是看见了啊,所以不管是洛家还是即墨家都被我连累了啊,我理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啊。”

    “你还是个孩子。”即墨澄马上说道,声音中说不出的坚定:“即便是法律也不会对你……”

    “道德层面上来说呢?”洛浅浅站起来拉开门笑了笑,让两个人进屋,看着房间中的大木桶浴桶随意的将手指伸了进去,只见水几乎是瞬间就凝结为冰。

    即墨澄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方悠远已经见过了,所以并没有那么的惊讶,但是脸上还是做出了夸张的表情。

    洛浅浅勾了勾唇,看着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比我厉害的都去拯救世界了,我拯救自己的亲人朋友长辈又有什么错呢?”

    没有错,可是,如果这一切……方悠远紧紧蹙着眉,明显还是不赞同。

    “可是,我宁愿不认识你,也不愿意你因我……们而死。”即墨澄看着洛浅浅,清秀的脸上挂着庄重。

    洛浅浅愣了片刻之后,笑了笑:“每一件事情不都是一种宿命的必然?逃也逃不掉,忘也忘不了。与其躲避,还不如坦然面对。命只有一条,怎么活是看这个人怎么想的。”

    即墨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之后不再说话了。脸上却写满了不愿。

    洛浅浅心里一叹,她又何尝不是为了还上即墨家的恩情呢?

    毕竟护了她,是事实。

    “对了,这周周末不是说好了。”洛浅浅看向了即墨澄,眨眨眼:“那个人呢?没联系你吗?”

    即墨澄一愣,但是却没有掏手机而是看向洛浅浅:“你这刚……”

    洛浅浅摇摇头:“我没事的,也不好总爽约不是吗?”

    即墨澄这才掏出了手机,揉了揉太阳穴:“约的八点半,还有一个小时时间。”

    洛浅浅点点头:“那就先吃饭吧,我都饿死了。”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两个人。

    方悠远点点头,转身离开。即墨澄则是带着洛浅浅往即墨空的房间走去。

    即墨空正在早起锻炼中,看到了洛浅浅,赶紧收气,满脸的担心:“你没事吧,好点了吗?”

    看着即墨空的样子,洛浅浅咧着嘴:“只要空爷爷不怪我莽撞我就没事。”

    “莽撞?”即墨空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苦笑摇摇头:“你这就是太小心了,还不如直接弄死他弄傻他呢,你这样只是增加了那个老匹夫的怒气罢了。”

    洛浅浅却一摊手,一脸的无所谓:“他怎么样无所谓,反正那个公羊彻也不过是他的其中一个孙子而已。”

    “按照他的性格,你说的倒也没错。”即墨空叹了一口气,让洛浅浅跟即墨澄坐下:“你们师兄呢?”

    “去研究早饭了,瑾月说饿了。”即墨澄说道。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