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摩天轮里的回忆
    神奇佣兵宫子沫的爷爷曾经是一个老佣兵,曾经的他,喜欢去混乱的地方。拿着一把古老的步枪,去惩恶扬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后来因为要照顾自己的宝贝送孙女,同时为了避免曾经得罪过的一些佣兵找他复仇,爷爷便一直住在乡镇一处静谧的地方。

    这个小镇被群山围绕着,因此几乎无人问津,便也少了纷扰。

    宫子沫两岁时,由于一些特殊的事情,宫珏不得不把女儿送到爷爷这里。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女儿安静、安全的成长。

    直至上学之前,宫子沫的童年都在与爷爷朝夕相处中度过。

    爷爷会时不时讲些故事给他听,有真实,有虚幻,有开心亦有悲痛,有时候还会说一些她并非能懂的社会之势。当然这些都是爷爷的感概,毕竟爷爷常年一个人生活,没有人陪伴。等宫子沫被送过来之后,爷爷才有了伴。

    但这些故事却或多或少地影响着宫子沫的思维。在所有故事中,她感受的最真切的便是,爷爷时不时对她说的一句话:小沫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为什么一直要强调这个每个人都会懂的道理。

    可是,每个人都懂,却并非每个人都做得到,善良并非那么简单。

    从她上小学开始,她不得不离开爷爷后,那时她才六岁。

    当宫子沫念了半年书终于放假了,当她终于有机会回去看望爷爷时,她才得知爷爷被佣兵抓走了。

    爷爷失踪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里,宫珏一直在寻找他父亲的消息,但是一点下落都没有。

    六岁的宫子沫在得知爷爷被抓后,她在夜里常常会看着夜空自言自语:“爷爷,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被坏人欺负?如果当时小沫拉你一起来城里,你会不会还在小沫身边?”

    爷爷刚被抓的那一年里,宫子沫沉默少言,她很少说话,甚至被医生怀疑得了自闭症。那一年里宫子沫几乎是幻想着爷爷中度过的。她还一直相信爷爷会回来的。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管你开不开心,快不快乐,时间总会嘀嗒嘀嗒走个不停。

    随着宫子沫的长大,她慢慢的意识到爷爷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她身边了。

    当她真正接触社会后,才知道社会的险恶。

    当她真正了解自己的家庭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危险,她才知道为什么父母会把年幼的她放在爷爷哪儿。

    当她知道爷爷也是一名佣兵,她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奶奶,她才知道为什么爷爷整天不出家门躲在一个游乐场对面做一个看门的老大爷。

    长大以后,宫子沫才知道学校里面要比外面简单的多。

    ……

    初中阶段,宫子沫在想为什么有这么多坏人?为什么不曾听爷爷提到过她的奶奶,难道奶奶也是佣兵抓走了吗?

    她最不明白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爷爷因为佣兵落得那么惨的下场,而她的爸爸妈妈还要去做佣兵?

    这些问题直到宫子沫上了大学她才明白,在佣兵盛行的年代,只有佣兵才有能力阻止坏的佣兵,只有成为佣兵才能拯救更多无辜的人。

    当然她也想做一名佣兵,但是父亲坚决不同意。

    头套里的宫子沫,深情含泪的眼珠里落下一滴眼泪。

    因为带着头套,每个人都看不清各自的表情,没有人注意到宫子沫的神情变化。

    挨着宫子沫的马龙飞也看着这‘雪’发了呆,似乎是想起了前任,他眉头一直微微紧锁。他跟叶芸一起经历过那么多,叶芸为什么会变?

    马龙飞清楚记得他跟叶芸在摩天轮上发过的誓言。

    现在看来,誓言还真是不堪一击。

    明明早就断了对叶芸的念想,马龙飞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触景生情。

    ……

    樊小夏看着这场景冷不丁问了愣子一句:“傻子,你看这雪是不是真的啊?怎么那么亮还恍恍惚惚的。”

    “噗”愣子被这句话拉回了神:“小猪,你才看出来这雪是假的?”

    樊小夏狡辩:“我……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随口一问,考考你这个傻子。”

    愣子伸起胳膊,由于穿着海娃衣服他的动作看起来略显笨拙。他轻轻戳了一下身着海娃衣服的樊小夏:“没看出来就没看出来,还来考我,你是不是傻?”

    “你才傻呢。傻子。”樊小夏说完继续观察着“雪”。樊小夏以为玻璃管里放着真的雪。因为在这个神奇的游乐城,有太多让她们意想不到的事情了,所以她以为这‘雪’也是疯狂游乐城的又一奇观呢。

    原本寂静的座舱,突兀地蹦出两人的声音,马龙飞也回过神来,他看了看远处黑沉沉的天:时间过得真快。

    “子沫,你快看啊,咱们现在到了最高点了。”樊小夏看着摩天轮下的景象不禁站了起来。

    “哇!好美。”愣子感叹道。此时的他已经毛绒头套脱了下来,这个头套太影响视线了。

    宫子沫从回忆里慢慢走出来,她使劲眨了眨眼睛,也将头上的毛绒头套摘了下来。她定定看着灯火辉煌的天涯市,“没想到天涯市的夜景这么美。”

    “就是说,咱俩在这念了三年大学都没注意到这一点。”樊小夏已经被天涯市的夜景深深吸引。

    不远处的灯塔,闪着红花柳绿的的灯光。几座商业大楼的彩灯如同礼花一般。

    整齐的路灯照耀着红白相间的城市道路。

    “愣着干什么呢,赶紧拿出手机来照相啊。”愣着已是迫不及待,他拿着新买的手机各种照相。

    照了几张之后,他发现马龙飞还没脱下头套,他依然坐在那里。“虫子,你不嫌闷得慌?如此良辰美景,还不脱下头套好好大开眼界。”

    听了愣子的话,马龙飞依然不为所动。他不是不想站起来,而是他看着下面的夜空有些腿软。这个摩天轮是全透明的玻璃设计,他们现在可是踩在玻璃上站在摩天轮的最高点。

    虽然如此,马龙飞还是找了个借口:“刚才那么美的‘雪’,都没摘下头套看。现在这夜景不看也罢。”

    听了马龙飞的话,樊小夏顿时觉得好有道理,她皱着眉头打了愣子一下:“都怪你,害得我刚看‘雪’的时候都没有摘下头套。”

    愣子一脸无辜:“这都怪我?”

    看到樊小夏如此,宫子沫不禁笑了笑。

    就在这时愣子的电话突然响了。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