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处理伤口
    神奇佣兵宫子沫没看愣子跟樊小夏,她已经习惯了。她环顾四周,发现餐厅早就没人了,于是她慢慢走到厨房窗口,从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偌大的厨房只剩马龙飞一个人在收拾东西。

    “厨房的其他人呢?”宫子沫站在窗口问道。

    “他们下班了,这本来是我跟小孩两个人的工作,但是小孩今天生病了。”说话间,马龙飞已经把锅碗瓢盆放到了清洁池。

    宫子沫一直站在窗口,他看着马龙飞娴熟地洗着锅碗瓢盆,不禁又问了一句:“洗碗不是有专门的阿姨么?”

    马龙飞拿起洗洁精,看了宫子沫一眼:”正好今天的阿姨也请假了,所以就由我来洗了。“说话时,马龙飞一直带着笑容,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无奈。

    当然,马龙飞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宫子沫知道他在厨房所受的苦。自马龙飞来了以后,他就没见过什么洗碗的阿姨。

    从他踏入厨房的那一刻,洗碗、清理下水道、倒垃圾已成为他的定职。

    宫子沫轻声应了一句便离开窗口,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马龙飞不说,她不好继续追问。

    愣子正和樊小夏斗嘴期间突然捂住肚子,瞅了樊小夏一眼:”先不跟你吵了,本少爷肚子疼。“说完捂着肚子赶紧朝厕所跑去。”

    愣子说完樊小夏突然放声大笑。

    “你这头没心没肺的猪,看见我不爽你就开心是吧。”说完,愣子就赶紧去了厕所。

    樊小夏看着愣子的模样笑声不断,而且笑得特别大声,要不是现在餐厅只剩他们四个人,估计樊小夏估计不会笑的这么开。

    宫子沫刚走过来就看见到樊小夏笑得如此癫狂,樊小夏的笑把宫子沫郁闷的心情彻底打破了:“小夏,你这是又放飞自我了?愣子呢?”

    樊小夏笑得合不拢嘴,他指着远处捂着肚子往狂奔厕所的愣子:”你看那个傻吊,吃了那么多吃坏肚子了吧?刚才喝他的粥都舍不得让我多喝几口,这下喝多了吧。”

    “樊小夏,你别以为我听不到你说话,等我回去再和你算账。”愣子突然扭头大喊,喊完,直接跑进厕所。

    看到愣子如此,宫子沫也忍不住笑了一色。樊小夏跟愣子这俩活宝可是够了。不过宫子沫还从没有见过樊小夏在一个男同学面前玩得这么开的。

    樊小夏笑了好一会。宫子沫看看表:“已经八点半了,咱们回宿舍吧。”

    “嗯。”

    走的时候宫子沫看了一眼仍在忙碌的马龙飞。

    愣子捂着肚子从厕所出来,见樊小夏和宫子沫已经离开,他直径走到打饭窗口:“虫子,你还没弄完?”

    马龙飞咬牙提起超大号垃圾袋:”到垃圾去,等会清理下水道,你要不要进来帮帮哥?”

    听了马龙飞的话,愣子捂着肚子,呲了呲嘴角:“不行,哥今天肚子疼,改天帮你吧。”说完愣子屁颠屁颠地回去了。

    愣子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在纳闷:这一天是怎么了,又是感冒又是肚子疼的。不就是那天吹了吹风么,虫子怎么没感冒。

    他摸了摸肚子,脑子里突然蹦出那天樊小夏往他肚子里铲了一锹雪的画面,丝——想想都感觉。

    愣子咬牙,肚子越来越疼了,他摸了摸肚子,脑子里突然蹦出那天樊小夏往他肚子里铲了一锹雪的画面,樊小夏那天给他灌了太多的雪。

    他本来就有胃病,被樊小夏这么一弄,肚子已经难受好几天了。看来明天得买点胃药去。

    ……

    马龙飞,收拾完之后,他便回到了三楼的小屋。

    回去后,马龙飞把门插上,脱掉猪皮铠甲。脱猪皮的时候,马龙飞疼得呲了呲牙。

    脱掉掉猪皮大衣后,马龙飞肩膀上的伤赫然显漏出来,伤口已经血肉模糊,就像被百斤铁锤狠狠地轮了一锤。这伤口是那天晚上撞墙撞的,他的骨头虽硬,但皮肤可没啥变化。

    马龙飞的伤口没跟任何人说,包括愣子。

    马龙飞撸起短袖,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小瓶医用酒精,这是他白天托小孩去医院买的,小孩今天其实没有休息,只是马龙飞帮忙干小孩的工作,他让小孩早点回去休息了。

    上个周末,若不是小孩替马龙飞顶了一天班,他也不可能玩那么久。厨师长很照顾马龙飞,周末三餐的任务,都安排给了他。

    马龙飞拿出一根棉签,他把棉签两头的棉花揪下来,他把医用酒精倒在瓶盖里,用棉花蘸了点酒精,擦了擦右手食指上的刀口。棉花放在不深不浅的刀口上疼的马龙飞直咬牙。

    这道伤口是他在切奶酪的时候故意割下的,他以这个伤口的名义让小孩去买了一瓶医用酒精和十几个创可贴。

    食指上的刀口消毒以后,马龙飞轻轻在上面贴了一个创可贴,食指上的伤口处理好后,马龙飞看看胳膊上的伤势。

    马龙飞明白,如果伤口处理不好很容易溃烂发炎。但他现在这个情况根本没空去医院,厨师长给他的活太多了。

    他本来想求助一下大叔的,转念想想又放弃了,只好自己想办法大致处理处理。

    马龙飞咬牙看着伤口,这伤口有手掌那么大,再加上今天穿了一天的猪皮铠甲,猪皮大衣根本不透气使他的伤口比昨天严重了。

    由于伤口太大,马龙飞用医用酒精洗了左手,然后他把酒精直接倒在手心。看着手里的酒精再看看右膀子上的伤口,他一咬牙,左手狠心捂了上去。

    酒精捂在伤口上,钻心的疼痛让马龙飞瞬间起了一身冷汗,他紧咬着牙齿。额头上冷汗密布。

    伤口撒盐人们常说的几个字,虽然这句话的意思不在伤口,马龙飞今天可算是领教到了伤口撒盐的真正痛处。虽然他伤口撒的是酒精,但这种痛足以让他刻苦铭心。

    马龙飞捂着伤口的手一直在抖但他还是紧紧捂着。

    捂了一会儿,马龙飞慢慢放下左手,此时的马龙飞面色床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头发就跟刚洗了一般。

    伤口处的疼痛还在继续,马龙飞已然坚持不住。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