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特殊电话
    神奇佣兵“经理……她,她已经晕过去了。”旁边的一个服务员心惊胆战地说了一句。

    她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说的,像一般情况下,她什么都不敢说。

    陆鸣这脾气,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摸透了。一张书生脸后面全是变态、狂暴。

    书生按着小孩妈妈的脑袋,他抽空看了那个服务员一眼:“把她也关进去!多管闲事。”

    “经理……”插话的服务员刚喊了俩个字,就被书生的保安捂着嘴拖走了。

    本来旁边几个胆大的,此时也不凑热闹匆匆离开了。

    小孩妈妈被按在碎花瓶上的情景不巧被正搬东西的小孩看到了。小孩找了个暑期工,在一家清洁公司上班,萧**这家酒店的床单、毛巾都在他们公司洗。

    小孩抱着一大箱毛巾刚走进来,他看到这一幕直接扔掉东西握着拳头朝着书生跑了过去。

    “你这个变态!”千言万语表达不出小孩内心的恨意,他抡起拳头就朝着书生打了过去。

    还没等小孩挨到书生,小孩就被书生控制了。书生怎么说都是一个雇佣兵,一个瘦弱的小孩在他面前根本不算事。

    “哼!小屁孩敢打老子?”书生提着小孩的领口。小孩双脚离地,他的双手也被书生攥在手里。

    双手被控制,小孩的脚在书生身上乱踢。小孩看着躺在地上的妈妈,眼泪无声从脸上划过。

    小孩是他妈妈从小一手带大的,一个单亲妈妈带一个小孩很不容易。吃饭、租房、上学哪一点不要钱。

    小孩妈妈为了让小孩上更好的学校,她只能兼职数份,后来听说这里工资高,小孩的妈妈就来了这里,谁知道……

    小孩的腿一直乱动,踢得书生腿都疼。他实在没有空闲的手揍小孩,他只能把小孩扔出去。

    扑通一声,小孩被扔到了十米开外的光滑地板上。

    听到响声,门外的保安也跑了进来。

    看到保安书生大发雷霆:“这小东西是什么人?你们怎么把他放进来了?”

    “我是你大爷!”小孩从地上爬起来,他迅速拿出手机就朝着书生砸了过去。

    小孩的手机是大哥大那种厚手机,这种手机也有点分量。

    小孩这一举动书生没有反应过来,此时他还正看着门口的保安。正当书生把脑袋转向小孩的时候,一个手机当不当正不正地朝着书生的脸砸了过来。

    书生扭头想躲,但手机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

    啪!一声,手机砸在了书生眼睛上。

    “马勒戈壁的,竟敢打老子!”书生不顾眼睛的伤口,他捂着受伤的眼睛就朝小孩打了过去。

    书生出手,小孩立马还手。书生一只手是打不过小孩,他只能腾出捂着眼睛的那只手。

    放开手,可以清楚地看到书生眼睛的伤口。淤青上带着血迹,那么大的手机砸过去杀伤力也不是盖的。

    打了一架,小孩也被抓进小黑屋。虽然说是打架,但小孩基本是被保安跟书生按在地上单方面屠杀。

    这一架打完,小孩跟她妈妈被关在小黑屋内关了一个多月。小孩就被送到了宫子沫所在的学校,进行所谓的‘救母’任务。

    萧**曾说过,只要小孩按他的话找到他萧**想要的人,他就把小孩母子二人放走,可现在呢?

    ……

    钢铁地牢内。

    马龙飞跟小孩背面的钉板慢慢靠近。这钉板要是扎到身体内,那不死也残废了。

    背部被打的皮开肉绽,这钉板要是再扎进去,那不是往伤口上撒盐。马龙飞咬牙看了小孩一眼,看来他们今天是逃不出去了。

    吱……!随着钉板的靠近,马龙飞越来越绝望,因为他根本想不到什么逃跑的办法。

    就在钉板距离马龙飞背部只有一厘米的时候,萧**的特制手机响了。

    为了方便自己接受外界联系,萧**找来专家为自己研制了一部专门针对地基信号传递的防干扰手机,研制出两部后,萧**就将专家关了起来。

    嘀嘀嘀!响了好久。

    萧**听到了电话声,但他根本没心思去看手机,他紧紧盯着马龙飞。

    马龙飞看着萧**的眼神,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假装自己不是马龙飞,反正这猪皮大衣他们也脱不下来。只要他不想脱,这衣服别人怎么都脱不下来,除非他们用刀生硬地割。

    假装吧,自己刚才过于淡定,如果他刚进来的时候就叫叫嚷嚷,然后假装哭得晕过去,那样……萧**会不会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就在马龙飞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佣兵拿着特制手机在萧**耳边嘀咕了一句:“医院那边。”

    萧**接起电话。

    “什么?”萧**拿着手机一脸惊讶的表情。

    “我儿子醒了?”萧**激动的烟都掉了。他扔掉手机就往外跑。

    “老大!老大!那俩人怎么办?”佣兵追在萧**后面问道。

    “先放下来,等我回来再收拾他们。”萧**的心思早不在马龙飞跟小孩身上了。但他必须留着马龙飞的命,现在儿子醒来了,他要让儿子亲手解恨!

    “是!”佣兵赶紧跑回去,把钉板推进器关掉。然后他把马龙飞跟小孩放下来,此时小孩已经昏迷。马龙飞的脸憋得通红,好像快爆炸似得。而小孩原本青红的脸,如今只有丝丝血色。

    佣兵把马龙飞跟小孩关进一个灯光昏暗的小屋内。进了小黑屋,马龙飞赶紧过去看小孩的情况,见依然昏迷不醒,用手指比了比后发现小孩的呼吸有点微弱。

    然后马龙飞从兜里拿出一个眼药瓶。

    这里面放着止血药。以前胳膊受伤的时候,他为了方便用药就把止血治疗伤口的药混合起来放在这里。

    现在只能先止血了,不然两个人流血也得流死。

    马龙飞给小孩伤口上抹了点,然后给自己背上和脚腕上倒了点。

    ……

    学校某运动馆内。

    宫子沫,愣子跟樊小夏在打乒乓。当然他们不怎么会打,宫子沫在一旁坐着。

    樊小夏跟愣子反正是谁发球谁赢,当然偶尔还能接上一拍。

    又打了几个来回,愣子跟樊小夏回来喝水。

    愣子看看空荡荡的四周:“怎么样?联系到大叔没?”

    宫子沫失落地摇了摇脑袋:“大叔没有回消息,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吗。”

    “给你爸打电话啊。”樊小夏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

    “打了也没人接,估计在做任务。”宫子沫一脸失望。

    “看来只能靠咱们了。”愣子皱着眉头说道。

    宫子沫看着手表:“马龙飞的定位系统,突然在天山大街就消失了。”

    她这个手表跟大叔给马龙飞的那个手表一样,当然愣子也有一个。

    愣子把宫子沫跟樊小夏召集在一起,他们头对头商量着计策。

    ……

    某个基点内。

    宫珏跟大叔正在下五子棋。

    “小沫给我打电话了。”宫珏拿起一颗白子看着棋局说道。宫珏的五官犹如雕像一般。冷眉俊眼,仔细看宫珏跟大叔还有些相识之处。

    “给我也打了。”大叔也是一脸淡定。突然大叔看了宫珏一眼:“咱们要不给他们回个话吧?不然他们以为是演习呢。”

    “捅这么大的娄子,她们应该不会这么想。”宫珏放下棋子:“师弟,你这把又输了。两边都有漏洞,你一颗棋子可怎么堵?”

    大叔笑了一声,他拿出一个黑色喷漆。

    嗤。

    大叔硬是把一颗白色棋子喷成了黑色:“这下呢。”

    宫珏苦笑着摇了摇脑袋。他这个师弟别的不多,就是花招多。

    ……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