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营救行动(二)
    神奇佣兵眼前茫茫一片,大路左边是宽阔平坦的绿田,右边是一片田野,被青山围着,一片静谧。

    放眼望去,田野上面只有两座大型建筑,一个教堂和一座别墅,两座建筑被田野上的小溪隔着,中间间距很长。

    愣子喃喃道:“我怎么觉得不像这里,虫子怎么可能被抓到这么僻静幽美的地方。”

    “手表上显示的就是这里啊,万事皆有可能。”樊小夏插了一句,她跟宫子沫坐在电脑旁指挥得倒是挺专业。

    宫子沫戴着耳麦专注看着愣子胸前的摄像头:“总得试一试。先定一个目标建筑。”

    愣子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教堂,低声喃喃道:“像教堂这种地方,不像是萧**会去的地方,我去那栋别墅打探打探。”

    说完,愣子就朝别墅的位置走去。接近别墅的时候,愣子的动作缓缓放慢,曲着腰他躲在一个小山丘后面。朝向周围看去,一片静谧。

    这样的安静让愣子心里阵阵恐慌。他对着手表:“子沫,你们今晚还回学校吗?”

    “怎么,你想晚上再进去?”宫子沫说着看了看手表。

    就在宫子沫看表期间樊小夏轻锁着眉头分析道:“大白天的干什么事都不方便,如果现在贸然进去的话,傻子定会被抓。如果晚上行动,或许还会有那么一点希望。”

    听了樊小夏的话,愣子不乐意了:“樊小夏,你什么意思?”

    “我……”樊小夏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宫子沫打断了。

    “你们俩不要吵了。愣子不行你直接去敲门吧。咱们的行动目标就是找到马龙飞,如果找到马龙飞的话,咱们可以请佣兵团的人来帮忙。”

    宫子沫一语点醒梦中人。

    “也是,要从萧**手里救人。那傻子肯定是不行的。”樊小夏分析道。

    “樊小夏,你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愣子回了一句,然后他又想了想。宫子沫说得没错,宫珏跟大叔不在还有佣兵团里的兄弟呢,如果让他们过来的话,就有点远了。而且过来也不一定能找到马龙飞。

    就算找到马龙飞也未必能救出来,如果他能探听好这里的情况,那佣兵团岂不是能直接救出马龙飞来?

    想到这里,愣子突然露出一抹微笑。

    “傻子,想什么呢?赶紧去打听情况啊。”樊小夏着急了。

    “知道,不过咱们这么拖延下去,马龙飞会不会有危险?”愣子担心地说了一句便将身上的防弹衣脱了下来。

    “应该不会,萧**的脾气我了解。只要萧义不醒来,马龙飞不会有生命危险。”宫子沫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萧**的脾气?”愣子皱着眉头问道。

    “你这不是问道废话吗?宫子沫差点跟萧**的儿子结了婚。你说了解不了解。”樊小夏补充道。

    ……

    轻装出征,愣子穿着大花裤跟花半袖就走了出去。

    “傻子!你怎么不穿防弹衣?”

    愣子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走到别墅区域。这座别墅没有院墙。进房门前是一条羊肠小道,小道旁放着各色花草。

    这样的环境让愣子感觉特别舒服。

    “什么人!”两大个保镖突然从别墅走了出来。

    愣子被吓了一跳,他赶紧平静下来,然后愣子拿出一盒香烟分别递给保安。

    见保安接过愣子手里的香烟后,愣子给两人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我找这座房子的主人。”

    其中保安跟另一个保安说了句悄悄话,然后带着愣子走进了小屋里。

    “有没有搞错,现在的保安这么好骗?”樊小夏是一头雾水。

    愣子笑笑没说话,他是强装淡定,其实他的手心已经攥满了汗水。

    刚走几步,楼上就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嘴里还带着欣喜:“这是谁来看我了?”

    老太太身着绸缎睡衣,走路特别慢,从脸上的皱纹来看,她怎么着也有八十岁了。

    老太太扶着楼梯走了下来,看了看愣子:“怎么是你?”

    “你认识我?”

    老太太一脸失落地摇了摇头,“我以为是我孙子来看我了。”

    “……”

    这时耳麦那边传来樊小夏的声音:“她说他有个孙子,说不定在说萧义呢,快问问她。”

    愣子顿了顿,随便想了个幌子:“老奶奶,我是一家报社的人,想要了解一下您儿女的情况,可不可以和您谈谈?”

    老太太想了想:“问吧。有个人陪我说说话也好。”

    见老太同意了,愣子有些尴尬的看看身后地俩个保安:“奶奶,我们调查的是私生活,可不可以……”

    愣子话还没说完,老太就明白了愣子的意思,她轻轻挥手让保安出去。

    “老夫人这个……”其中一个保安刚说出几个字就被老太太打断了。

    “让你们出去就出去。”

    “是!”

    两个保安走后,老太太又恢复了笑容,她看了愣子一眼:“到书房谈吧?”

    愣子没有迟疑立马答应了。

    宫子沫在监控里看着这位老奶奶竟然在想,自己的奶奶要是还活着是不是也有这么大了。

    老太太前面走着,愣子跟在后边。

    来到书房,不知从何处又出来一个保安。

    正当愣子要进门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保安喊了一句。“站住!搜身!”

    “搜就搜,大惊小怪。”愣子又被吓了一跳。

    保安从愣子脚往上开始揣摸,搜到腰的时候,两个保卫都愣了愣,接着继续向上,快到胸口的时候,愣子赶紧喊了一句:“大哥!你非得摸遍我全身吗?我又不是女的。”看保安停下了动作,愣子拍了怕胸膛:“我这儿什么都没有,隔着衣服都能看到肌肉的轮廓,怎么样,我的肌肉是不是很结实?”

    保安无奈地看了愣子一眼,他的衣服里确实没什么东西。

    老太太笑了笑:“就搜到这吧,小伙长得倒是挺喜庆的,圆兜兜的大眼睛,不像坏人。”

    耳朵那边樊小夏差点没笑趴了,“傻子,你天生长得就是搞笑的。”

    愣子无语,能进去就行。

    到了书房愣子看了看里面装修得很简朴,他不禁疑惑起来:这是萧**的风格吗?

    “坐吧。”老太太笑眯眯地坐在桌子对面,让愣子也坐了下来。然后喊了声:“小张,倒杯茶。”

    “老奶奶,您姓什么?”

    “我姓杜。”

    愣子点头:“杜奶奶,跟我谈谈您儿子吧。”

    愣子刚问了一句,端茶的小张走了进来,小张是一中年妇女。有五十多岁了,一开始愣子还以为小张是个年轻人呢。

    “先生,我们这儿不允许抽烟。”小张拿着烟灰缸说道。

    “没事,抽吧。我儿子也好这口。”老太和蔼地说。

    “对不起。”愣子笑了笑将烟放在烟灰缸内。

    “我儿子啊,他现在特别有成就,在一个公司当老总呢,挣好多钱,你看这么大的别墅就是他给我建的。

    不过可惜的是,我老伴没有这个福分啊,早早就走了,留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感觉空空的。”

    愣子看着老太太脸上的情绪变化,了解到这位杜奶奶是个空巢老人。

    正想着,老太太又来话了:“我还有个女儿呢。”

    看见老太太一副讲故事的架势,宫子沫赶紧提醒愣子:“愣子,咱问点正经问题好吧,你问问他儿子叫什么啊,弄了半天不是萧**的话就白费了。”

    此时老太太的‘故事’已开始。

    “……

    都太忙了,女儿逢年过节回来看看,儿子就过年能回来一趟,人老了没别的心思,就想让儿女多回来看看我。

    可惜……”

    愣子现在没什么心思听下去了,虽然不好意思打断,但是想到马龙飞的处境,愣子硬着头皮打断老奶奶的讲话:“杜奶奶,那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人们都说名字起得好也会影响人的一生。”

    说起名字老太太一脸自豪:“孩子名字都是我爱人起的。我儿子叫王陆川,女儿叫王海川。还有啊,我爱人叫王全……”

    愣子蒙了,王陆川……,这下完了,功亏一篑。

    耳麦里,樊小夏突然叫道:“不是萧**?傻子我们还是快去教堂看看吧,我们得抓紧时间。”

    听到樊小夏的话,愣子轻微皱了下眉,这个死丫头。

    “杜奶奶感谢您接收采访。”然后说道:“杜奶奶,我想去趟卫生间。卫生间在哪儿?”

    “就在前面,去吧。”老太太依然笑呵呵的,好久没和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某卫生间里。

    “樊小夏,让我询问的是你,现在又叫我赶紧走,我看你就是个搅屎棍。本来清醒的头脑都被你搅成浆糊了。不能说走就走吧,总得给老奶奶留个话啊,她一个人也挺可怜的。”愣子想高声喊但只能竭力的压制着声音。

    “我搅得就是你。”樊小夏回道。

    “愣子你出去想个法子撤退。尽快。”宫子沫突然紧张起来,浪费太多时间了,马龙飞不知道怎么样了。

    愣子出去后,从厕所走出来,老奶奶突然看到愣子耳朵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

    “小伙子,你耳朵上那是什么?”老太太虽然老了,但她的眼神特别好。

    愣子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耳朵,他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不瞒您说我右耳听力不好,所以配了个助听器。”

    老奶奶挥了挥手:“年轻人,这没什么,现在这科技没什么大问题都能补回来。”

    愣子挠挠头,“还是原来的好。”

    这时樊小夏又在麦里喊了一句:“厉害啊傻子,助听器,亏你想得出来。”

    宫子沫着急了:“愣子,你就和老奶奶说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来。”

    愣子看了看手表:“杜奶奶,今天就谈到吧,我还有点事。改天我找个充裕的时间过来专门听您给我讲故事。”其实这也算是愣子的真心话,这个老人虽然住得挺好,但可以看出来她内心的心酸。

    临走前愣子突然脑子一闪,不知想到了什么,返身朝老奶奶走去。

    愣子问道:“杜奶奶,这块地上那个教堂是怎么回事?”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