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你个畜生!
    神奇佣兵黑色面罩下的老二,此时显得更加平静:“我们都去医院,总得留个钥匙。”

    “走吧。”萧**带头走在前面。老二的性格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人狠话不多。

    只要老二一说话,那绝对是重点。既然老二开口,萧**也没什么顾虑了,现在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儿子的事。

    老二是整个佣兵团里,萧**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之前萧**雇的那个老大,老二做任务回来之后,萧**直接把那个老大辞退了。

    辞退老大的时候,萧**给了老大一大笔钱。这点钱对于萧**来说也算个数目。

    不过萧**毫不含糊,因为老二回来了。萧**认为,老二能替他完成所有的任务。

    萧**二人走后。电梯口的书生盯着手里的电梯卡激动不已,心里狂妄地想着:看来我已经得到老二的信任了。

    欣喜之余,书生想到了扰乱他计划的马龙飞。想到马龙飞,书生脸色瞬变,眼睛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哼!马龙飞,我要你为你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竟然敢把老子拖下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想着,书生快速将卡伸入指纹锁下面的卡槽内。

    ……

    电梯走了好久。

    电梯打开,书生抽出卡走进电梯,挥手让两个佣兵把愣子也拖进去了。

    进入电梯,书生把卡装进裤兜里,用手把卡推到兜底,直到实在推不动的时候才缓缓伸出手,这张卡可是权利的象征。最后他还压了压裤兜后才放心地摊开胳膊。

    到了地下室,书生跟站岗佣兵问了个路后就朝着地下牢房走去。

    走进地下牢房,除了充满血腥味的刑具,就剩几个看守的佣兵站在那。

    书生看着各种刑具上的血,有几处血甚至还未干。心里疑惑到:马龙飞那小子人呢?他不会已经被弄死了吧?

    看到此景愣子五味杂陈涌上心头,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眼神里有惊恐,有难过,有愤恨。

    虫子你在哪儿?愣子的心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似的隐隐作痛。

    在这种地方,即便马龙飞身手不凡,被这样残酷的钢铁刑具长时间折磨,也难逃活命。

    更何况,到现在马龙飞被抓整整一天了。

    就在愣子难过之际,他听到书生问看守牢房的一个佣兵:“先前抓来的马龙飞哪去了?”

    “被团长关起来了!”

    书生阴沉的脸立马露出一抹奸笑:“带我过去!”

    然后书生扭后头看了愣子一眼:“把这个傻子也带过来!”

    得知马龙飞没死后,愣子悬着的心瞬间掉下来了,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咔嚓,佣兵打开黑屋铁门的锁。门口的动静把睡着不久的马龙飞惊醒。

    马龙飞慌忙起身,推了推旁边的小孩,发现小孩依然昏迷不醒。再看看周围,屋里的其他人都醒了。在这里担惊受怕的这些妇女早已对开门声敏感十分。

    之后马龙飞便把目光放到门口,阴暗的光线照在书生面露讥笑的脸上显得阴森森的。

    书生嗤笑一声,满脸不屑地瞪着他。

    “现在老子看你怎么跟我做对,今天老子让你生不如死!”书生边说边怒目走向马龙飞。

    书生走开后,愣子进入马龙飞的视线。

    为了表现出书生口中傻子,愣子突然冲书生大喊:“不是带我见神父吗?为什么要把我关到小黑屋里。我可是来见神父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虔诚的信徒?”

    “你**的给老子闭嘴!”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惹怒:“把他嘴堵住。”

    书生将全部仇恨都放在马龙飞身上,书生本来在副校长的位子上捞油水捞得好好的,硬是马龙飞把他拖下水。

    没再多理愣子,书生继续看向马龙飞:“来人!把这个马龙飞给老子绑起来!还有这些女人们,统统绑起来!”书生指指牢房里的人:“把马龙飞绑结实点。其他人绑着手跟脚就行了。”

    话落,几个佣兵进门按照书生的指示把人都绑好了。

    “书老大,这里还躺着个人。”佣兵丙冲书生说道。

    书生低头看看地上的小孩,用脚狠狠踹了两下,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别管了,死人一个。”

    在小孩跟前坐着的小孩妈妈看到书生对小孩的行为,怒吼道:“你个畜牲!”小孩妈妈拖着身体使劲爬向书生,用肩部狠狠地撞了一下书生。

    由于用力太猛,书生双腿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书生被彻底激怒,起身朝小孩妈妈脸上就是一脚:“贱女人,嫌毁容毁得不够是不是?”

    一脚下去,小孩妈妈躺倒在地,脸上的伤口被触发,鲜血顺着脸颊流下,血里夹杂着从眼里流出的眼泪。

    很疼,却忍着没发出声。

    “你们谁再敢像这个贱人一样顶撞我,下场跟她一样!”书生冲屋内的其他妇女喊到。

    几个女人蜷缩在墙角,她们早已被恐惧麻木了心。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言罢,佣兵们都走了。

    关上铁门,借着从门窗照进的微微弱光,书生拿出一把小刀看着全身被捆绑,动弹不得的马龙飞。

    此时马龙飞背部猪皮已破烂不堪,自身内部受伤的背被绳子紧紧嘞得生疼,稍动一下都刺骨般的疼。

    愣子见书生拿出小刀,他抽空俯身,用绑着的双手从鞋子里掏出一瓶牙签大小的防狼喷雾。

    这个迷你防狼喷雾是愣子特意买的,他当时只是看见好玩。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小的防狼喷雾,便将其随身携带。

    愣子拿着防狼喷雾,他双脚用力一蹬纵身跃在空中。

    此时书生正拿着刀朝着马龙飞的脸部划了过去,他还是想脱掉马龙飞的猪皮。

    就在书生动刀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有动静。

    转身一看,愣子已经用防狼喷雾对着书生的眼睛。

    嗤嗤!两声,防狼喷雾直接喷进书生的眼睛里。

    书生扔掉小刀,他捂着眼睛。眼睛里的血顺着手掌流了下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书生在地上疯狂的打滚,此时的他犹如被生生挖掉了眼睛一般。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