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萧义醒了
    神奇佣兵恨意充斥着内心,小孩虚弱的身体在此刻充满了力量,一双本该纯真的眼睛,被生活的困苦折磨的没有一点生气。

    而现在,那双疲倦的眼睛里布满了愤怒和仇恨。

    狗都不如的东西,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别想痛快地死去!!

    小刀随着手的划动而不停地抖擞着,小孩闭着眼睛,朝书生的脸上扎了一刀又一刀。

    他没做过这种事,也从不曾想过。

    然而,现实积压的各种的委屈愤怒让小孩不再畏畏缩缩,把所有的不满都化为了此时残暴的动力。

    脸部一重又一重的刺痛让书生苦不堪言,但他不在挣扎,渐渐不再发出声音。只能从他微微起伏的腹部,看出他残存的生命迹象。

    咣当,刀子落地。

    小孩瘫坐在地上,睁开眼,无力地看着眼下血肉模糊的脸。划过一瞬似有若无的邪笑。

    妈妈没有阻止小孩刚才对书生的举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神空洞,让人无法看清她内心所想。

    小孩拖起疲惫的身子,慢慢站起身,使着全身仅有的几丝力气又狠狠地朝书生踹了几脚。

    直到实在甩不动腿了,才怔怔地走到他妈妈身边,他紧紧地抱着妈妈嚎啕大哭起来。

    房中的阿姨都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与她们无关。

    即便知道有人可能会救她们,也没有半点欣喜之色。

    似乎是忘了欣喜的表情该怎么做。

    ……

    马龙飞和愣子换好衣服,开始想怎么搞定外面牢里剩余的佣兵。

    这屋里除了书生有九个人,他们都得换上佣兵服,减小被识别的概率。

    马龙飞看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书生,“愣子,有没有迷药之类的东西?”马龙飞觉得愣子鬼头鬼脑的,不知道他身上会装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愣子瞪大眼睛。

    “没有,我来之前就带了一瓶防狼喷雾。”

    “……”

    “防狼喷雾还有没有了?”

    愣子摇头,刚才对着书生都喷完了:“你要干嘛?”

    “没事。”马龙飞看了书生一眼,看到书生这个样子,他竟有一丝怜悯之心。

    马龙飞还怕书生在他们逃跑的时候捣乱,书生现在这个样子或许是他多想了吧。

    说起防狼喷雾,愣子这次可立了大功,马龙飞笑着看了愣子一眼:“这个防狼喷雾带的完美。”

    听到这句话可把愣子得意坏了,他摸了摸鼻子:“以前就跟你是说哥是当佣兵的料,你还不行。这次信了吧?”

    马龙飞连连点头,“信了。”

    “虫子,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吗?”还没等马龙飞回答愣子便开始将他的英雄事迹。

    愣子刚开口便被马龙飞打断了。

    “咱们回去再说。”马龙飞也很想知道愣子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从马龙飞下车之后,他的手表就不在震动。

    手表上的震动很微不足道,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就连带手表的人不仔细感觉,都感觉不到手表的震动。

    如果手表有震动在,那说明它是正常运行的。

    马龙飞下了车,手表不震动,那说明这个地方能阻断其信号。

    没有型号就没有了定位,愣子能找到这里,这让马龙飞有些惊讶。

    “虫子,现在只有两套佣兵衣服。”借着淡光愣子看了看墙角的阿姨:“咱们还得六套衣服。”

    马龙飞眨眼:“衣服找来也不好走,阿姨们都被萧**关的失去理智了。”

    “她们被萧**关了七、年多了。”说到萧**小孩咬牙切齿,把他家残害到如此地步的罪魁祸首就是萧**。

    就在这时,书生挪动着身体。

    全身被绑,再加上脸上的伤口,书生移动的特别慢。慢不说动静也大。

    愣子盯着书生:“他这是要干什么?”

    马龙飞摇头表示无解。

    小孩跑过去一脚踢在了书生脑袋上,踢晕了过去。

    “接下来怎么办?”愣子看着这些可怜的阿姨又问了一句。

    “等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再跑吧,那个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马龙飞看了看表回答道。

    愣子杵着眉头:“等会儿要是萧**回来就不好了。”

    “如果现在就走,阿姨们怕是救不出去了。”

    “现在走怎么走不了,你不是有神奇力量……”说话间愣子转到马龙飞身后。看着马龙飞血肉模糊的后背,他紧锁着眉:“虫子,你……没事吧?”

    “没事。愣子你记得出去的路吗?”

    “大概记得。”

    “用我后背的血把这里的地形画出来。”马龙飞说的倒是简单。

    愣子听了之后瞪大眼睛看着马龙飞:“虫子你是不是被打傻了?我用你的血来画一个地图?”

    “还有其它办法吗?你们身上又没有笔。画下地图来才能计划好出去的路线。”马龙飞一脸认真的说。说完他还补充了一句:“我身上这都是猪皮铠甲。”

    愣子恍然大悟:“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猪皮铠甲是什么,小孩虽然不知道,但他也没多问。

    ……

    某豪华私人医院里

    萧**坐在萧义的病床边。

    萧**老泪纵横的抓着孝义手,他已经握了好几个小时了。萧**把马龙飞用刑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自己宠爱的儿子。

    “爸,等出院了,我……要亲手宰了他。”萧义有气无力的说道,本就惨白的脸憋出几丝血气。

    “爸,我要出院。”

    “少爷,你这身体还需多休息几日。”一旁默默的老二突然发话。

    “我已经好了,不管,我要出院。”

    “老二,去把医生叫来。”萧**也不太放心,想问问医生萧义现在具体的身体状况。

    医生刚进门,萧义就忍不住冲医生说道:“医生,我要出院。”

    萧**跟老二都一脸期许的看着医生。医生牵强一笑:“团长您出来一下。”

    萧**皱起眉头看了孝义一眼:“儿子,你跟老二叔叔先聊会天,爸爸马上回来。”

    来到走廊,萧**表情严肃:“我儿子还有什么事?”

    医生吞了吞口水:“团长,少爷虽然醒了。但……少爷的经脉已全部断裂,所以……”医生说道一半萧**抓着医生的领口:“什么?那小子一拳头打断了我儿子全身的筋脉?”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