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奇怪的枪伤
    “那穿过脑壳呢?”

    “存活率低于百分之五。”

    萧**思绪片刻:“把最后面那架直升机给老子……”

    话未说完,抬头一看那三架直升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升机呢?”萧**大惊失色。

    老二皱紧眉头:“飞走了。”

    “飞走了?他们那是什么直升机?眨眼功夫就给老子飞走了?”

    老二摇头表示不解:“或许是最新款武装直升机。”

    “最新款?最新款直升机会比战斗机飞得快?”萧**根本不相信这一切。

    在他思想里,如果有什么最先进的武器那都应该出自他的团队。

    营救马龙飞的直升机虚幻般地消失在萧**的视线当中,这让他既愤恨又觉得不可思议。

    三架直升机凭空消失,红外技术也探测不到直升机的下落。

    萧**只能放弃追击,他看着远处的天空冷哼一声:“马龙飞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子都会把你找出来,就算你死了,老子挖遍整个国家也要把你挖出来!”

    ……

    马龙飞三人被带回宫钰的医疗基地。很简单的几座建筑排成一排,内部却有顶级的医疗器械和专业的医生团队。

    刚下飞机,三人就被送入病房。

    小孩除了皮肉伤基本没什么大碍,上药包扎后就让他躺在病床上休息了。

    马龙飞和愣子被推进手术室取子弹。愣子进入普通手术间。因为是腿受伤,而且距离有点远,子弹威力有限,仅是嵌在肉里,伤口不深,所以不需要顾虑太多,医生便准备直接将其取出。

    在这里,接到的患者多数都是佣兵,中弹刀伤都是家常便饭。对于情况较轻者,通常都会免了麻醉这一步。

    医生拿着手术镊子,用酒精擦拭后。手起镊未动,就被一阵尖叫声打断。

    “啊――!”愣子抬起身,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医生手里的镊子,“为什么不打麻醉?”

    医生愣怔一下,他还从来没有听见过哪个佣兵在动手术时发出过这么高分贝的声音,何况这还是手术前。之前碰到的要么闷吼几声,要么咬着东西硬挺几分钟便完事了。

    到愣子这就不行了,叫得跟杀猪似的。他也是佣兵,还算结实的身体内有一颗脆弱的玻璃心,受不了看别人痛苦,自己也忍受不了疼痛的感觉。

    在愣子的强烈抗议下,医生专门去一个空着的重症室拿来麻醉药给愣子打了麻醉。

    三分钟后,愣子彻底麻醉过去,医生才开始动手。没过两分钟,子弹就被取出。给伤口处涂了点药,愣子就被转入小孩所在的病房休养。

    小手术做完后愣子就一再追问马龙飞的病情,虽然马龙飞骨头硬,不过马龙飞中弹的地方可是脑袋。

    某间重症手术室内,马龙飞依然昏迷不醒,三个医生围在床头,表情都不太乐观。

    一位中年的脑科医生,弯腰观察马龙飞中弹部位,剥开被血染湿的头发,伤口已被血糊了一层。但依稀可以看到子弹尾部的金属光色。

    因马龙飞中的是远程弹,子弹随着距离的长短威力会越来越小。因此子弹才没有穿过后脑壳。当然还有一点就是马龙飞的骨头比较硬。

    现在最要紧的,是搞清楚子弹有没有震伤脑内神经,如果脑部神经受损,那么危险极大。

    “准备仪器,进行脑部ct。”中年医生出声,打破了房内死寂般的沉默。

    通过脑部ct的照射,马龙飞后脑内部的情况呈现在墨蓝的片子上。

    完整的脑壳被子弹占据了一部分,那部分骨壳有明显的凹陷,却没有被子弹穿破。

    “子弹都进去了,没穿破脑壳,留下一个坑。从上面看脑壳也没有破碎的迹象。”一位比较年轻的男医生看了片子后一阵惊叹。

    “子弹没进颅内就好。”一护士庆幸的说。

    中年医生继续看着仪器,“神经什么的都没问题,接下来取出子弹就好。”

    “取子弹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避免二次伤害。”带着眼镜的主刀医生盯着片子一脸谨慎地说道。

    中年医生皱眉:“弹尾看的见,先用镊子试试能不能取下来。”

    “子弹上还有血液,而且露出来的部分微乎其微。用镊子的话恐怕不伤及后脑夹不住。”

    “先用小镊子试一试?”中年医生看着主刀医生问一句。

    主刀医生一脸严肃,“我觉得可以直接用磁铁。这样不会耽误伤者太多时间,省去了要开刀的可能,还能免去麻醉这步。”

    争得大家的认可后,主刀医生派来一个人拿来一块强力磁铁。

    马龙飞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惨白,整个人处于昏死状态。

    在强力磁铁的强劲吸引下,嵌在后脑的子弹缓缓向外抖动,稍微有点松动之后,子弹被磁铁轻松吸出。

    见此,另外两个医生惊讶地盯着这一幕,一个小小的磁铁竟有如此救人的作用。

    手术做完,年轻医生去禀报宫珏和大叔,在送马龙飞和愣子进手术室时,宫珏就吩咐医生们一有消息就通知他们。

    宫珏得知马龙飞后脑内的子弹已被取出,他急匆匆的赶到手术室。

    大叔紧随其后。

    来到手术室,宫珏还没开口。主刀医生便把自己的疑问讲出:“ct图像出来的时候我们也觉得奇怪,正常情况下,远程机枪的子弹打进脑部后。正常的后脑骨壳都会被穿破,但是这个小伙子的骨头却只是有点变形而未被打穿。”

    大叔细细听完,心里猜想:难道马龙飞的骨骼和我们不一样?子弹居然穿不破。

    此时宫珏也有此疑虑。

    脑袋中弹他不是没见过,只是这次马龙飞的情况确实与以往大相径庭。

    “那他醒来没?”想着大叔忽然问道。

    “没,一直处于昏迷中。”年轻医生回应。

    坐了一会,宫珏跟大叔赶去病房看三个人的情况,主要还是想看看马龙飞。

    毕竟马龙飞伤势在脑部,不容小觑。

    ……

    第二天清晨,在宫子沫的强求下,宫钰将女儿和樊小夏就派人从学校接了过来。

    听说马龙飞和愣子中弹后,两人几乎彻夜难眠,辗转反侧,各有所思。

    此时马龙飞也因为愣子的强烈建议,三人都躺在一个房间内的三张洁白小床上。

    宫子沫二人刚来基地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探病,等两人推开病房后,就看见马龙飞,愣子和小孩三个人平静地躺在病床上。

    房门打开,吱呀一声,还不等宫子沫和樊小夏踏步进入,愣子和小孩就被突来的响声惊醒。

    愣子眯眯眼,“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打扰我的美梦。”

    樊小夏气得咬牙,“一个病号还做美梦,是不是梦到鬼了?”她们好心来探病,愣子居然不识好歹,她半夜都没怎么睡,这货倒好,“我看你这种人,中一弹根本不够。”

    说着樊小夏走到愣子病床边,要不是愣子算个病人,不然她那暴脾气一定要扇几下愣子才解气。

    愣子撇嘴:“快别提了,你可不知道,就这一颗子弹,取得时侯有多可怕。”

    小孩睁眼看看愣子,转身闭眼假寐,他想妈妈了。

    宫子沫也早已跑到了马龙飞床边。

    看看另外两个人都醒了,只有马龙飞一个人昏迷不醒,突然紧张起来。

    她伸手碰了一下马龙飞的手,好冰凉,心一惊:“愣子,马龙飞怎么了?”

    正在斗气的两人扭头看向宫子沫,愣子看看脸色苍白的马龙飞:“虫子的后脑勺被打了,情况比较严重,不过医生说了他这次很幸运,子弹已经安全取出,昏迷也是暂时的。过个几天就醒了。”

    “子沫,那你可不可以推迟几天走,再怎么也得等马龙飞醒来啊。”樊小夏这才想起宫子沫在马龙飞被抓后的一天晚上跟她坦白的一些话。

    “什么走?去哪里?”愣子像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被樊小夏莫名其妙的话搞蒙了。

    “子沫要出国留学,她……”

    “小夏!”宫子沫喊了一句。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