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出国留学
    三日后,马龙飞还没醒来,这期间宫子沫和樊小夏一直住在基地里。

    宫子沫给马龙飞洗脸,换药,她对马龙飞无微不至的照顾,愣子看在眼里。愣子怎么都想不明白马龙飞为什么不去追宫子沫,而是对那个叶芸一直恋恋不舍。

    多想无益,愣子又架着拐杖来到院子里。

    医疗基地虽不大,但在这里很自在也很清静。没有汽车的鸣笛声,也没深夜的建筑声。

    有的只是那一声声蝉鸣,一声声鸟叫。

    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愣子仰头看着浩大的星空,偶尔划过的流星给星空增添了不少动态美。

    “小时候听村里的老奶奶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樊小夏悄然来到愣子身旁。

    樊小夏此次的入场让愣子感到非常自然。

    “猪,你老家也是村里的?”

    樊小夏瞪了愣子一眼:“你以为呢?”

    愣子一脸平静,他没有还嘴。

    就这样两人一直平静到下一场的流星到来。

    “看!流星又来了!”樊小夏指着天空喊道。喊完之后,樊小夏便紧紧的闭上眼眸,她双手合十。

    “切,不就是流星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刚说完,愣子也不自觉的闭上眼睛,他的双手虽然没有合十,但愿望可没少许。

    ……

    病房里的宫子沫也同樊小夏一样,她对着流星轻轻闭上眼睛许了一个简单的愿望,她只希望马龙飞能够早点醒过来,在她明天走的时候醒过来。

    小孩坐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他盯着弯弯的月亮一动不动。记得很小时候跟他妈妈住在城市的楼顶。

    每天夜里,妈妈都会陪他看月亮。

    “妈妈,为什么月亮有时候圆,有时候弯呢?”

    妈妈抱着小孩,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月亮弯的时候说明她在笑。”

    “月亮圆了说明什么?”

    “月亮圆了说明她开心。”

    “……

    那月亮不是每天都很开心。”

    “对啊,月亮就跟小布一样每天都很开心。”

    想到这些,小孩额头抵在膝盖上,眼泪无声滑落:月亮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她被乌云挡着的时候就不开心。

    樊小夏进进出出看到小孩这样,她不知该如何安慰。。

    关于小孩的事情,樊小夏偷偷问过愣子。

    得知小孩的妈妈和牢里妇女的遭遇,樊小夏内心有点震惊,她根本想不到自己生活的国家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私自关押人口的事件。

    这几天樊小夏跟宫子沫时不时也会出去陪小孩坐坐,有时候会说几句话,但一说话就陷入尴尬的寂静,后来宫子沫跟樊小夏学会了陪伴。她们就那么坐着陪小孩一起望着天空,安安静静地坐着。

    向来多动多言的樊小夏也开始享受那种宁静,有时候看见宫子沫坐在马龙飞床边一动不动,她就把宫子沫也拉出来一齐清静清静,她们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星空。

    慢慢樊小夏就认小孩当弟弟了,甚至坦言,以后她樊小夏的家也是小孩的家。她是独生女,她相信爸妈的内心是善的,愿意收留小孩。

    “你叫小孩?”

    “小布。”

    “做我弟弟吧。”

    小孩看着樊小夏没有回答,他不知该怎么回答。虽然没说话,心里却有一股暖流,那是小孩在无尽的阴天里第二次见到月亮。

    樊小夏也没多说,当他默认了。

    最后一天晚上,马龙飞还没醒来。宫子沫坐在床边无声地留下两行眼泪:一切皆因我而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萧家追杀。如果我早点出国留学,你也不用保护我,能继续回归你以前没有危险的平静生活了。

    可宫子沫不知道,自从马龙飞遇见她之后,马龙飞的生活就已经不在平静了。

    次日清晨,马龙飞还是没能醒过来。

    看了马龙飞最后一眼之后,宫子沫就准备出发了。

    樊小夏、愣子、小孩还有宫钰和大叔都来机场送宫子沫。

    这是宫珏的私人机场,虽然飞机场内只有一个小型飞机,但能随时随地飞往国外这已经让宫珏很满足了。

    这架飞机从不用于工作,只用于平时出游玩。这架飞机也不是用宫珏的名字开的户,也没有人知道宫珏有一架私人飞机。

    宫子沫要去v国留学,在v国没人认识她,自然不存在国内地这种危险。

    v国还有一点,就是平民不能持枪,而且被誉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

    虽然如此,宫钰还是不放心,不仅让宫子沫的妈妈在v国陪读,还派了十个最有能力的佣兵去保护她们母子。

    临走前,樊小夏哭得稀里哗啦,她就这么一个好姐妹,说走就走,“你真狠心,你就忍心把我扔下。”一边抽泣,一边愤愤道。

    宫子沫的眼眶也红了,帮樊小夏擦去眼泪,“我就去两年,两年很快的。别哭了,我们可以视频啊。”强挤出笑容,然后在樊小夏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宫子沫上了飞机,上了飞机宫子沫的眼睛立马湿润了。

    此次一别,她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不想让宫珏跟樊小夏他们看到自己哭的样子。宫子沫抹掉眼泪,朝着窗外的人群挥了挥手:“等我回来。”

    樊小夏挥手,虽然她没听到宫子沫在说什么,不过看嘴型就知道宫子沫在说什么:“我们等你回来。”

    挥手间樊小夏的眼泪再次流出。宫珏本来想让樊小夏也去v国读书的,但樊小夏不能去,她家还有事,不能走太远了。

    送走宫子沫,樊小夏也该走了。

    “傻子,我也要回去了。”樊小夏站在直升机旁说道。

    “你可终于要走了。”愣子吊儿郎当的回了一句。

    樊小夏瞪了愣子一眼:“下次你再受了伤,猪才会照顾你呢。”说完樊小夏便上了飞机。

    樊小夏上了飞机之后,她朝小孩挥了挥手:“小布,姐过段时间来看你。”

    “嗯。”小孩挥手道别。

    愣子没有挥手,他杵着拐棍一直站在原地,直到直升机飞到不见踪影。

    “飞机都看不见了,还站这儿干吗。”大叔拍了下愣子的肩膀说道。

    愣子淡淡一笑朝着大叔的奔驰走了过去。

    这时,病房里的马龙飞慢慢睁开眼睛,他缓缓看看四周,空无一人。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