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她不是那种人
    他猛地起身,忽的感觉一阵眩晕,接着后脑传来丝丝痛感。

    要说这子弹的威力也够大,距离那么远冲击力还挺强,虽然没穿破马龙飞的脑壳,却把马龙飞脑神经阵麻痹了。

    他静静地坐了会,缓了缓晕乎乎的脑袋。

    稍作缓和后,马龙飞开始环视四周,这不是宫钰佣兵团的医疗基地吗?

    他把目光锁定在两个空着的病床上,这两张定是愣子和小孩的病床。

    他两个去哪了?

    “愣子?”

    “小孩?”

    马龙飞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奇怪,都去哪了?马龙飞刚想下床,白衣医生走了进来,他面带笑容地看着马龙飞:“感觉怎么样,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脑袋被打中最怕的就是失忆,医生这么问是想看看马龙飞的记忆有没有出问题。

    马龙飞皱眉:“被子弹打中脑袋了。”

    医生点头,他在本子上记录了马龙飞的病症。

    “医生,我昏迷了几天?”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

    五天,他就这么睡了整整五天。

    “马龙飞,我看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医生走过来看看马龙飞脑袋后的纱布。

    再看看马龙飞后背的伤口,马龙飞后背的肉都被打烂了,医生们经过宫珏的同意,给马龙飞换了后背的皮肤。

    见脑袋后的纱布没有血迹映出,他也就放心了。

    “好好休养。”说完医生就离开了。

    医生走后,马龙飞慢慢出了门。来到外面,没见着愣子他们的人影,只有几个站岗的佣兵。

    奇了怪了,以前这基地前也没佣兵站岗,这次怎么突然就有了。

    疑惑间,就听到汽车行驶的声音。

    望去,一辆奔驰正朝这边驶来。

    这辆车马龙飞自然认识,是大叔回来了。

    看见马龙飞直挺挺地站在那,愣子激动地打开车门:“你可终于醒了。”

    见马龙飞醒了,小孩也快步走过去,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大叔摇下玻璃盯着马龙飞:“你小子,命硬。”

    马龙飞笑着摸了摸后脑包伤口的纱布,骨头硬。不过也就在心里想了想。

    刚刚还面带笑意的大叔突然一脸正经地看着副驾的宫钰:“什么时候跟他们说训练的事?”

    宫钰看看马龙飞:“不用急于一时,等他们痊愈了再说。训练强度太大了,怕他们旧伤复发。”

    “也是。”大叔点头,觉得宫钰说得也有道理,朝马龙飞他们说道:“今天晚上九点去宫珏团长房间。”

    留下一句话大叔和宫钰就走了。

    “宫珏团长是不是要提拔咱们?”愣子笑得特别灿烂。

    马龙飞撇了愣子一眼:“想屁呢,公主都保护不成,还差点回不来。”

    愣子瞪了马龙飞一眼,“为什么醒来不跟我们说?”

    “你们都不在我跟谁说。”

    “你脑袋是不是真给打出毛病来了,你不会打电话吗?”

    马龙飞眨眼,打电话这茬他确实忘了,“我醒了给你打电话干嘛。”

    “能干嘛,你几乎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睡了四天,脑子睡傻了吧。”

    “医生说五天。”马龙飞无语。

    愣子眨眨眼,他仔细想了想,确实是五天。“五天不五天吧,不过你醒得也真是时候,人家等了你五天你没醒,人走了你倒是醒了。”

    “谁?”马龙飞脑中闪过宫子沫,但还是问了出来。

    “谁你不清楚吗,咱进去说。”愣子胳膊架在马龙飞的肩膀上。

    “小心点,碰到我的伤口你担当的起吗。”马龙飞低着头,他脑袋后的伤口越来越疼。

    “小孩呢?”

    “小孩!”愣子喊了一句。

    “厨房!”不远处的一间不大的小平房内传来小孩的声音。小孩正在里面给马龙飞和愣子做饭,虽然有现成的,但总得热一热。

    “早上也没吃饭,好饿啊。”听见厨房两个字,愣子就感觉肚子一阵空虚。

    “谁走了?”马龙飞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你躺了五天不吃不喝的,你不饿?”

    “反正,现在不饿。”

    “……”

    进了屋,愣子直奔主题:“宫子沫去留学了。”

    “去哪?”

    “v国。”

    “v国在哪儿?”马龙飞凝着眉头问道。

    “我也不知v国在哪儿,反正听樊小夏说v国离咱们很远,坐飞机得坐一天。”

    “嗯。”马龙飞应了一声就沉默了。

    “嗯屁了,赶紧去追啊!”

    “人都走了怎么追,再说子沫是去留学了,又不是不回来。”

    “你去v国陪她啊。”皇帝不急太监急,愣子为马龙飞也是操碎了心,“子沫在你昏迷的这几天没日没夜地照顾你,一直等你醒过来。她就是想在临走前跟你道个别。

    你到好,不仅等人走了才醒,现在还这么淡定。你有没有良心。”

    马龙飞面无表情,他低着头:“不淡定又能如何,就算我再疯狂,子沫也不会回来。

    况且……”

    “况且什么。

    这么长时间了,你不可能不知道子沫对你的心意,你这么被动难道等着人一个女孩对你开口。喜欢不喜欢你趁早表个态,还有叶芸那个贱人,我就不知道她都背叛了你,你还在痴心什么,还要给她打钱。”

    “她不是那种人。”

    愣子忍不住撇了马龙飞一眼,“什么不是那种人?当初可是你亲口跟我说的。

    你好好想想吧,我去看看小孩。”见马龙飞不说话,愣子也没再多说。

    愣子走后,马龙飞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他跟叶芸已经不可能了,在叶芸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能力去帮助叶芸。

    而且马龙飞还是一个思想保守的人。

    至于宫子沫,那么纯洁的一个公主……

    马龙飞不敢多想,就在这时小孩端进一碗粥来。愣子紧随其后,他拿着马龙飞日常用的药膏。

    取药的时候,愣子仔细想了想。他刚才是有点偏激了,而且他不应该骂叶芸。

    想到这儿愣子自行惭愧。

    愣子低头看着地板:“对不起。”

    马龙飞看着他,“叶芸那天跟我说出了实情,她不是那种人。”

    听了马龙飞的话,愣子没有出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这是初中老师一直挂在嘴边的句子。

    愣子却一直当它们是耳旁风,等长大了才知道这些耳旁风是做人的基本。

    愣子也被人骂过,也被人议论过,他知道被议论的感受。刚才他换位思考了一下,感觉真不好。

    还在找”神奇佣兵”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