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困境
    “怎么办?他进去已经快四个小时了。”烟暗中突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声音显得异常急促且不安。

    “别着急,等下去吧。”那个不安的声音刚落,又响起了另外一人的声音,不过相比之前那个声音,后者发出声音的人,明显就沉稳了很多。

    “可是... ...”

    听到另外那人不同意,第一个发出声音的人再次想说话,却又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别说话,已经快到子时了,牛鬼蛇神都在这个时候出来,咋们先不要冲动,还是等他出来再说。”

    陆续响起三个人的声音后,四周又开始安静了下来,诡异夜晚四周寂静的可怕,连一只虫子和蛐蛐声都听不到,有的只是隐藏在暗处三人微弱的呼吸声。

    金秋九月,广西,云南,贵州三省交汇之地,深夜,月光如水,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显得格外的寂静,整片天空除了月亮看不到一颗星星,空气中更是弥漫着诡异的迷雾和极重的血腥味。

    在一个昏暗的山谷里正有一人不知在和什么东西搏斗着,这座被大山包围起来的山谷位于广西西部,贵州南部,云南东部,在古代乃是名副其实的三郡兵线要道。

    山谷三面环山,烟压压的参天古树长满了几座包围着山谷的大山,远远看去就像几堆无限放大的乱坟般屹立在那里,让这寂静的夜更添多了几分恐怖,诡异的迷雾加上浓重的血腥味包裹着这不大不小的山谷,使得深夜的气氛都有些凝重起来。

    “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么。”话音刚落下就见一人手拿一把青铜古剑在阵里来回穿梭,不时还在被他砍倒下的尸体旁撒下一张张符纸。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可手拿古剑的人却没机会闲着,古剑被他拿在手里不断的挥舞,不时还有残肢碎片被锋利的古剑砍的七零八落。

    此时拿着古剑的人已经浑身是血,握着剑的手也已经不由的颤抖起来,正一手用剑顶向地面支撑着自己不精疲力尽而倒下,一手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风水罗盘仔细的看着。

    “按照上古九宫十二门所布置的奇阵,难道真的是有进无出?唉,看来没让他们进来是对的。”那人看着罗盘上的指针一会晃东一会晃西不由的有些自嘲道。

    周凡来回穿梭在阵法里,心中不由暗骂:他大爷的,九宫,八卦,十二门,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又是谁把如此多的人炼成行尸,为什么我找不到阵法的生门所在?

    就在周凡手持罗盘来回走在阵法里面的时候,突然异变突起,一阵地动天摇反应不及的周凡立马被震的头晕脑胀,耳朵嗡鸣四起。

    只见他狠狠的晃了晃脑袋后,站起来环视着整个阵法,发现阵法正在一点点的改变,眼看阵法正在一点点变化,周凡心里顿时就是一阵着急。

    盯着这个困了他四个小时的阵法,心里再次盘算了一遍阵法的路线,拿着罗盘又穿梭在阵法里,当他走到阵法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盯着脚下的一具尸体久久不见行动。

    只见眼前这具尸体有些古怪,整个身体被撕裂成了两截,上半身倒在一边,下半身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那具仅剩上半截的尸体浑身发烟,一块块拳头大的尸斑印在那截尸身上。

    看到这周凡不由感到古怪,仔细又盯了一会,他看到那具尸体手里还抓着一样东西,周凡俯身掰开那人的手后,发现居然是一张镇尸符,这张符咒看似已经快要风化,但周凡拿在手上时却还能隐隐感觉到它的灵性。

    周凡看了看手上的符咒,又飘了眼脚下的尸体,突然心里咯噔一跳,:难道这里还有僵尸?其实周凡心里早已经怀疑,这个阵法里面有僵尸的存在。

    虽然现在的他还没遇上,但这种种迹象,再加上他手里的那张镇尸符,周凡心里更加相信阵法里面有僵尸。

    果然周凡心里刚希望不要遇上僵尸,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阵法不远处,“完了,这么倒霉啊!”

    周凡盯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了,一边看着手上的罗盘,在迷雾中寻找进入阵法核心的路,一边摆脱高大身影的跟随,但那个高大的身影好像锁定了他一般,不管周凡去哪儿它都会跟着。

    “怎么办,怎么办”周凡一边砍杀阻碍他的行尸,一边还要小心跟在他身后的高大身影,此时周凡的体力几乎已经快达到极限。

    正当他想着该怎么对付身后那个东西的时候,突然天空有一道白光闪过,接着就听到一声闷响,然后剧烈的光线就照亮了整个山谷,而此时周凡也借着光线看清了阵法的纹路。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发射信号弹?”借着信号弹的亮光,周凡快速的穿梭在阵法里面,正一点点的靠近这座阵法的核心。

    “希望我的猜测是对的吧。”越靠近阵法的中心,周凡心里的危机感就越重,在阵法里面又行走了一会,还没进入下一个阵门,就被另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

    这个身影并不是身后一直追赶着周凡的那个身影,显然身后那个怪物已经被周凡甩开,但周凡却没注意一头撞向了另一个。

    高大的身影看到周凡迎面而来,立马抬起巨大的枯手朝周凡抓去,万分危急的时刻周凡一个翻身打滚,硬是躲过了那枯萎的巨手。

    但那个身影好像并不罢休,发出一阵古怪的嘶吼声,就又朝周凡扑去,周凡已经借着刚才的翻滚远离了它的攻击范围。

    此时周凡无比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那个高大的身影是一只粽子,青毛僵,但青毛僵有个缺点,就是它的行动无比迟缓,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周凡在害怕的同时心中也暗自庆幸自己幸运,因为若是遇上跳僵那他只有等死的份了。

    看着自己身前不远处那具那面部已经腐烂,一只只蛆虫还爬在腐臭烂肉上的青毛僵,周凡就感觉到无比的恶心,一边小心注视着青毛僵,急忙跟它拉开距离。

    周凡一边穿梭在阵法里,一边想着青毛僵所穿着的服饰,顿时心中就泛起了疑惑,“为什么会有两头青毛僵?难道还有人在操控?”想着想着周凡再次陷入了阵法的死角,而周凡好像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一直在阵法里乱转,遇上行尸就顺手斩了。

    “不管了,现在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想通的瞬间周凡也反应了过来,看着自己陷入阵法的死角,心里不由一紧,转身就想离开死角,但已经晚了。

    只见青毛僵正在慢慢的逼近他,看着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周凡当下便心一狠,一手倒提古剑,一手在背包里淘着什么,不顾一切的就朝青毛僵冲去。

    仅仅一瞬间青毛僵已经扑了上来,顺势就朝周凡咬去,周凡也在这一刹那把手从背包里抽了出来,在青毛僵扑过来的一刻,把手中拽着的糯米撒了过去。

    青毛僵躲避不及被一把撒在身上,顿时青毛僵身上就冒起一阵浓烟,一股烧焦的腐臭味立马弥漫在四周,周凡闻到恶心的味道后迅速后退,又从背包里抽出一个防毒口罩给带上。

    接着眼角瞥了眼嗷嗷乱吼的青毛僵,上前又补了一剑,只见周凡手中的利剑瞬间劈下“当”的一声后,周凡被震得浑身发麻,手上的古剑也差点掉落到地上。

    而古剑却只入肉三分,并没有真正的伤到青毛僵,周凡知道用剑对它威胁不大,咬着牙拔出古剑后,一个翻身倒退便离开了青毛僵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