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以僵养尸
    一剑之后周凡再次躲过了青毛僵的袭击,转身就离开了阵法的死角,又开始穿梭在阵法内,“到底哪里才是生门所在,难道这个阵法真是如此神奇?”此时的周凡已经累的快爬下了,仅剩的只是他一股不屈的意志在支撑着。

    时间渐渐流逝,周凡进入阵法已经快四个小时了,而夜也快到了最为危险,一晚上阴气最重的子时,周凡现在也是无比心急:“子时要到了,再找不到生门进去,阵法估计就要全部运转了。”

    看着阵法变化越来越大,周凡也不再用罗盘去定位,顿了顿后他便凭借记忆在阵法里面游走,他知道一担到了子时,整个阵法就会彻底运转,之后这里又将是另外一番场景。

    现在的他已经精疲力尽,若是再去面对全部运转的阵法,跟子时之后都会跑出来的脏东西,那么他一定会死在这阵法里面,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阵法还未彻底运转的时候,找到生门进入阵法的核心。

    但往往事与愿违,周凡刚准备进入下个阵门,又撞上了第一次被他甩在身后的青毛僵,那青毛僵原本已经不再追逐周凡。

    因为它能感应到前方有一个同类也在哪里,俗话说一山容不二虎僵尸便是如此,它们见面之后会自己先打起来,这也是周凡为什么只用面对一只僵尸的原因。

    “不会吧,这么背。”周凡喘了口气,停在青毛僵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看着僵尸又朝他走来,不由就是一阵骂娘,“老子前世跟你们有仇吗?刚伤了一只现在又来一只,我草。”

    骂完周凡可不敢呆在原地,拿出一把符纸撒在刚才被他砍倒下的行尸身旁后,又游离在阵法内,此时的他已经没办法了。

    要是往前走只有跟前面那只青毛僵硬拼,但要是选择原路回去,也有另一只青毛僵在回去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不论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他都要干掉其中一只青毛僵,或者是绕过它们。

    周凡再三思索后打定主意拼一拼,现在距离子时只有十几分钟了,他不得不放手搏一把,当下心一狠转身又穿梭在阵法内,一个个行尸被他用利剑砍到,一张张符纸也顺势丢在地上。

    此时整个阵法就是一个屠宰场,周凡就是屠夫,他所经过之处,行尸不是被砍的七零八落,就是直接一剑腰斩,这会周凡的脑袋也没能闲着,他看了眼身后不远的青毛僵,跟一个个串联的阵法,顿时就一阵头疼。

    “九宫九个方位,一宫坎(北),二宫坤(西南),三宫震(东),四宫巽(东南),五宫魂(寄于中),六宫乾(西北),七宫兑(西),八宫艮(东北),九宫离(南)。

    上古九宫方位,坤位(西南)必定是生门,艮位(东北)即为死门。”周凡一遍遍的在心里面模拟着九宫的方位,也在努力的推演着,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跟九宫阵法对应的方位。

    就在周凡一遍遍推演着方位,游离在阵法内的时候,却不知道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进入到了子时,阵法从开始的部分运转变成了全部运转,而周凡还在推演着上古九宫阵的方位,一点点摸索在阵法里。

    “不行我要进去,周凡之前说过要在子时之前出来的,但现在都已经到子时了,他还没出来?是不是在里面出事了?”子蒙看着时间心里就是一阵着急,不再管周凡之前的嘱咐,就打算闯入阵法。

    “你他妈疯啦。”天佑见状上前一把拉住子蒙,死死的拽着他不让上前:“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进去,周凡说过子时之后阵法里面会更危险。

    他不让我们进去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安心在这儿等他就是,而且就算现在你进去能对付那些鬼怪吗?再说了要是现在你突然进去,打乱了阵法那他岂不是要白忙和了吗。”

    “天佑说的对,你不要这么冲动,周凡应该暂时不会有危险,我相信他心里有数,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着接应他。”封龙望了眼烟压压的乌云把仅剩的一点月色都掩盖,脸色就不由沉重起来。

    天佑此时也放开了子蒙对着封龙就说:“封龙你再发射一颗信号弹提醒下他。”

    昏暗的天空加上浓重的血腥味,让整个阵法有种股莫名的压抑感,周凡小心翼翼的穿梭在阵法内,正当他就要进入另一个入口的时候,一道白影一闪而过,接着阵阵阴风就刮了起来。

    “怎么回事?为何阵法里面会有风?”被大风吹的有些睁不开眼睛的周凡顿时心里便一阵疑惑,就在他准备顶着大风前行的时候,“碰”的一声闷响,又是一颗信号弹在半空炸开,剧烈的强光瞬间让周凡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只见一个披头撒发,浑身冒着白色雾气的女子站在他的不远处,一阵阵狂风好像跟那女子没有任何关系似得,两人同样都站在风口,但周凡都快被吹的人仰马翻了,那女子的头发跟衣物却都纹丝不动。

    “嘶”待看清楚后眼前是什么东西后,周凡不由狠狠的倒吸口冷气。

    因为此时在他眼前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人,而且在这封存上千年的古阵里面,也不会有女子迷路进来,再说了阵法里面还遍地都是行尸,更有可怕的青毛僵,一个女子就算误闯进来,怎么可能还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那只能证明他所见到的非人了。

    “我是倒了霉八辈子血霉了吗,连这种东西都能遇上,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呢。”此时周凡心里已经把老天爷连带它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遍。

    这阵法里面有行尸跟僵尸他就已经快要崩溃了,但现在居然跑出来一只戾水尸这不得不让他抓狂,若是他不把眼前这头半鬼,半妖,半尸的东西干掉,那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祸不单行周凡脑子在急速运转着该怎么对付戾水尸的时候,身后的青毛僵又追了上来,看着前后被夹击周凡不由心里就一阵着急。

    此时的他已经有些乱了方寸,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却发现戾水尸突然抬头看了一眼照明弹的光线,之后戾水尸便有意识的避开那些强光。

    看到戾水尸故意躲避强光,周凡心中大喜,他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对付眼前这个鬼东西了:“哼,你完了居然怕光。”蔑视了一眼厉水尸后,周凡想都没想就抽出插在腰间的信号枪,对着前方的戾水尸“碰”的就打出一发信号弹。

    因为两方距离太近,只有十几米之距,周凡在信号弹射出的瞬间就猛的就趴下,把眼睛死死闭上,不然如此近的距离以信号弹的强光,绝对能把人的双目给刺瞎。

    而周凡在趴下的瞬间,前方就传来了一声非常刺耳的尖叫声,这种声音比高分贝喇叭还要厉害百倍,周凡顿时就被这尖锐的声音震的口吐白沫,不过声音仅仅持续了一瞬间便停了下来,周凡翻身爬起来后,发现眼前又恢复了平静,戾水尸也不见了终影。

    但他现在心里却无比后怕,刚才声尖锐的声音肯定是戾水尸发出的,估计是被信号弹的强光给伤到了,“妈的,下次再跟这鬼东西干上,老子要把耳朵堵住才行。”看着地上那潭自己吐的恶心液体,周凡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就在周凡心底暗喜戾水尸被他伤到逃跑时,却忽略了他身后还有一只青毛僵,此时青毛僵已经快要逼近他,距离他只有两三米而已。

    周凡不但不知还一脸兴奋不知所措的样子,青毛僵正要上前给周凡来一爪子,突然周凡身前不远处的迷雾中又发出一阵巨吼,吓得周凡跟青毛僵这一人一尸都是一顿。

    “不好”突然周凡心念一转,顿时就想到关于戾水尸的介绍,戾水尸非人,非鬼,非尸,准确来说应该是半鬼,半尸,半尸祟的存在,这种东西非常邪,有时候它不伤人,但有时却比僵尸还恐怖。

    而且要养这种东西,必须要用大量的行尸跟血僵来祭养它,行尸现在遍地都是,但周凡却想不通血僵到底是怎么来的,血僵作为僵尸类的变异存在,说不好听些血僵比飞僵更加难衍化成。

    但现在这里却出现了戾水尸,也就是说阵法内有血僵的存在,血僵跟戾水尸是共生的,有戾水尸就一定有血僵,不然戾水尸也形成不了,它必须借助血僵的血气,才能压制被它吞掉的行尸死气。

    周凡在猜测的同时,青毛僵却无声无息的后退了,因为它看到了自己的同类,不想跟它硬拼,青毛僵后退的同时,周凡不远处也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

    一团血色的雾气环绕在那个人影的身边,一阵阵血腥的恶臭味迎面就朝周凡扑来,看到血僵的同时周凡心中也大惊,顿时也想起了他身后还有一只青毛僵的存在 想到这不由冷汗直流。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猛的转身,却发现青毛僵不知为何已经渐渐离去,周凡见此也暗自庆幸自己走运,但心中也无比的憋屈,因为接下来他面对比青毛僵更加可怕的血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