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陷入危机
    想到这里周凡就浑身发抖,现在他不但要对付两只几乎杀不死的青毛僵,还有一只极度阴邪的戾水尸,更要命的是现在连血僵都出现了。

    这种比青毛僵更加危险的僵尸,让他有种几乎要骂娘的压力,但现实就是现实,他再抱怨也无能为力,此时的他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了。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看着眼前那头血气缭绕的人影,周凡顿时便心一狠,拿着手中的古剑狠狠在自己掌心处划了一剑,瞬间鲜血就涌了出来,不一会便染红了古剑。

    银光透亮的古剑之前被周凡拿在手里砍了不知道多少行尸却都滴血不占,但现在周凡刚割了自己一下,古剑就像有灵性般不断的吸食着周凡的鲜血,直到整把古剑都发出殷红的剑芒。

    看着变异的古剑周凡喃喃自语:“只能这么办了,血僵追着我的气息而来,希望我手中的古剑能对它起到一点震慑吧。”周凡一边呐呐自语,一边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给自己包扎好伤口。

    不一会周凡又重新游离在阵法内,但现在的他更加的小心,也不敢在像之前那般横冲直撞,若是再走运一次直接撞到血僵的怀里,那他就可以直接去跟阎王爷报道了。

    时间渐渐流逝,距离凌晨已经越来越近,天气也由原来的昏暗也变成了乌云密布,好似正酝酿着一场即将要到来的暴雨般,周凡气喘吁吁的寻找着阵法的生门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天气的变化。

    “贼老天,你还能再玩我一点嘛?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吧。”望着乌云盖顶的天气,周凡心中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他正一边骂着老天爷,一边默默的推演着九宫阵法的布局。

    “怎么办,怎么办......”在寻找了十来分钟之后,周凡还是找不到生门入口,心里也不由开始着急了起来,面对如此恐怖的大阵,还有无穷无尽的行尸,跟那些更可怕的僵尸,周凡已经有些接近崩溃的边缘。

    就在他准备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一道流星划过天空,如烟夜的精灵是如此的美丽,周凡看着划过的流星顿时心中一个念头闪过,瞬间他立马就高兴起来。

    深吸口气后硬打起精神自顾盘算道:“我怎么这么蠢啊,九宫本就是数之极,天下之数为九之最,九宫每个内环阵法都是一个门,我在移动的时候阵法也在跟着变化,我以为这个方位是生门,但走到的时候却又变了,原来是这样,哈哈......”

    想通的瞬间周凡哈哈大笑,也不再刻意的去寻找生门所在,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把古剑也倒插在地上,慢慢地推演着阵法的运转。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周凡站在原地的时候,后面的青毛僵也在一点点的靠近他,就在青毛僵只离周凡十米不到的时候,周凡却动了:“就是那里。”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周凡睁开双眼目光凌厉的望向迷雾的一端,想都不想撒腿就往哪里冲去。

    古剑也在他动身的时候顺势拔了出来,只见周凡如离玄的箭般,飞快的冲向迷雾的一端,但阵法好像没有了之前的屏障,任由周凡怎么往前冲都没有了阻碍,不过此时周凡心里却知道他猜对了。

    因为之前他不知道九宫阵的阵位永远都是活的,也就是说阵法时时刻刻都在运转变化,当你认定生门在东南的时候,你走到那边时阵位已经改变,生门也不知道变化到了什么位置。

    现在周凡正一边在心中推演着整个阵法的走势,一边还要想着生门下一个出现的阵位,不然一担推演错误,那他就会闯进不知名的阵法死角里,更会因此遇上大量的行尸,甚至倒霉点就如之前那般遇上青毛僵。

    而现在周凡不但整个人体力透支,身心更是非常的疲惫,他的脑海正以几何倍数的在推演着九宫阵,使得他现在能一路畅行的深入阵法的核心。

    在不顾一切的狂奔了一段时间之后,周凡终于抵达了阵法核心所在,九宫阵的阵法核心内环,“这儿了怎么会......”看着如世外桃源般的景色周凡吃惊的张大嘴巴。

    此时的他已经吃惊到忘却了刚才飞速奔跑来的疲惫,目光死死的打量着在他眼前的一切,只见一个只有篮球场大小的地方,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可以说: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花中无杂草,数花落缤纷,小桥流水有家人,万物遇春均复苏,轻盈鸟儿不怕人,落于枝头戏于春,一方草屋天地色,只为世外桃花源。如此美丽的景象就是周凡此时心中对这里的评判。

    见到这般场景就连他也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外面是行尸遍地,尸气冲天,不是腐烂的尸体堆积在一起,就是一处处坑坑洼洼的恶臭沼地,跟眼前这里小桥流水,桃花盛开的绝美景象根本不沾边。

    “我的天啊,这里究竟是谁布置的,能有如此逆天的手段?”周凡已经吃惊到不能再吃惊了,现在的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低头沉思了会后,就朝中心的木屋走去。

    但周凡还没过到石桥,突然就感觉到一阵颤动,“咚咚咚”连续三声巨大的响动后,他发现血僵正站在外面用力的撞击阵法屏障,而血僵猛烈撞击之后发现它撼动不了阵法,就用怨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凡。

    “嘶”见到那个身影周凡顿时便倒吸口冷气,“我靠,它怎么追到这儿了?”想了想周凡就不再去理会那头站在阵法外的血僵,因为他知道血僵一时半会还进不来,而他能感应到小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他一样。

    怀着忐忑的心情周凡推开小屋的木门,但里面却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场景,小屋里的摆设非常简单,分内外两层,外面有一张非常破旧的桌子立在中间,桌子两旁是两张凳子,左边有一个小的灶台,右边则是一个半米多高竹子编制而成的柜子。

    看着简单的木屋周凡却发现了一点奇怪之处,就的是所有桌椅跟柜子都已经残破不堪,但却一点灰尘都没有,像是天天都有人过来打扫一样。

    “不可能啊,怎么会这么干净?”看着眼前简单到极点的摆设,周凡顿时就非常疑惑,望了眼干净的桌椅之后就不再去管它,而是直径往内屋走去。

    果然周凡刚掀开陈旧的布帘,就见到一具已经腐烂到只剩下骨头的尸体盘坐在床上,内屋的摆设则更加的简单,除了一张石床以外,就只剩下摆在床头的木柜了。

    那具尸体盘坐在石床上,周凡看着已经腐朽的尸骨一时间也没了注意,“不会吧,爷爷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让我来这种地方。”

    周凡再三思索之后,也不管有没有得罪先人,就打开了放在床头唯一的木柜,但里面除了一些破烂的衣服,他就再也找不到别的能有价值的东西。

    “我勒个去,啥都没有,这不是玩我么。”见到整个房子没有任何线索,周凡也有些心灰意冷了,毕竟他是拼了命才进到这里来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有可能要死在这里,顿时他就感到一阵憋屈。

    “唉, ”看着已经圆寂的尸骨周凡暗自叹了口气:“算了,都快没命了,还管的了这些?

    既然这位老前辈圆寂在这,能遇上也是缘分,您死在这儿,估计我也有可能死在这儿,咋们算同病相怜了,就算不能安葬您,给您磕个头也算尽了做晚辈之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