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承受的代价
    说罢周凡就跪在尸骨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就在周凡刚磕完头的瞬间,“嗒”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从屋檐处掉了下来。

    周凡抬头一看,只见掉在身前的是一扎古老的竹简,拿在手上感觉快要碎了似的,想必这竹简已经有些年头了,木质的竹简都是腐朽的痕迹。

    怀着好奇的心里,周凡打开一看后才知道这其中的前因后果,甚至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变态的大阵,为什么会有血僵,戾水尸的存在。

    竹简详细记载着一份九宫十二门诸天八卦阵的破阵之法,跟这里的一切由来,而周凡现在所呆的这个九宫阵,只不过是被眼前这位已经成为枯骨的老前辈胁弱了一半的阵法而已。

    竹简上说:“在周凡眼前坐化的这位老前辈叫寒凌霄,而这座大阵乃是天道宗第八代宗主所建,为的是镇压幽冥玄府的妖邪之气不外露。

    寒凌霄则是天道宗第三十四代宗主,原本这座大阵并不是如现在这般阴邪至极煞气冲天的,而是被师门叛徒用逆天手段改之,使之成为一座阴邪煞气的大阵。

    最终寒凌霄于此人决战于阵法之中,后寒凌霄胜,但寒凌霄也元气大伤,不得已用师门传承下来的古简改动大阵,把十二诸天之门彻底封闭,使得内九宫阵法无限运转,但中八卦阵法已经停止,但无形中又能内阵外阵契合。

    让此阵法只有进没有出,不管是阵法里面的行尸,或是僵尸,还是戾水尸甚至是人,都会被彻底的困死在阵法之内,但阵法已遭到破坏,不能再起到压制幽冥玄府的作用。

    寒凌霄深知自己伤势太重已无力回天,希望有一天能有人闯进这座阵法得到竹简,彻底的摧毁这个威胁,但他又是一个性情古怪之人,对他不尊不敬之人,他不会授予传承,才会临终前设置了这个机关。”

    “我去,原来是这么回事!”看着眼前这位前辈最终落得个死后无人埋葬的悲惨结局,周凡不由为他感到一阵唏嘘。

    感叹之余周凡又继续往下看去:“此阵名:九宫十二门诸天八卦阵,十二诸天门乃是按照十二时辰契合十二生肖所布,九宫共有九个生门,每个内九宫阵法上的入口都是生门,会随着阵法的变化而变化。

    中八卦则为阴阳双门,生死两极契合,使得内阵外阵重叠在一起,寒凌霄改动阵法之后,阵法已经失去了压制幽冥玄府的作用,所以他希望后人能毁掉这座阵法除掉那些困在阵法里面的威胁。”

    “我顶你个肺的。”周凡看到后面顿时就暴跳如雷,“破阵必须献祭三魂七魄以作驱阵之用,诸天十二门取寅门,酉门,各献一魂一魄。

    内九宫取六门,献一魂五魄,中八卦阴阳双门献一魂一魄,三魂七魄尽散于阵法之内,以魂魄之力崔动阵法逆转,配合玄阴雷符轰散大阵灭掉阵法之内的僵尸,戾水尸等威胁。”

    周凡看完便陷入沉思久久不语:“靠,这是在玩我么!”说完周凡便有些心虚了,不由在心里嘀咕:不会真的要献祭什么三魂七魄吧,若真如此那我岂不是就废了,说不定还会立刻丧命呢。

    就在周凡犹豫不决的时候,又看到了竹简最后一行字的落款,这行落款的字明显跟竹简刻着的文字有很大的区别,一看就知道是现代的字体。

    周凡再仔细一看果然发现了其中另有玄机:“能看到最后一页的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人如何,但希望你能破掉这座大阵除掉那些威胁。

    能走到这里的人我相信你应该也会懂得一些奇门遁甲之术,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那头血僵已经在阵法外面试图闯进来了。

    若你不快点行动,等血僵闯入中八卦阵法来,你只有死路一条,血僵对鲜血非常敏感,你能闯到这里肯定也是有伤在身,它吸食不到你的鲜血是不会罢休的。

    现在的你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改天地阵势破掉大阵,再借助玄阴雷符来消灭这些僵尸,不然一但中八卦阵法被破坏,整座大阵会再次形成顿环之势。

    届时阵法就再也压制不住在里面的僵尸,跟邪祟,到时方圆百里必定会被这些僵尸,邪祟霍乱,到那个时候,方圆百里的居民只有生灵涂炭的下场。”

    “我草你祖宗十八代,死老头你居然敢算计我......”周凡现在是怒火中烧,抬起手中的古剑一剑就朝那具尸骸劈下,但剑只挥到了一半就收了回来。

    “唉”只见周凡深深的叹了口气暗自道:“九宫十二门,还是真是魂尽七魄出啊,看来今天我周凡要死在这儿了,罢了,罢了,自己选择的路再困难也要走完。

    天佑他们还在外面等着呢,总不能等血僵闯进来后让阵法彻底崩溃吧,要真那样天佑他们就麻烦了,这些鬼东西遇上就是死,既然老天给我这个做英雄的机会,我又岂会贪生怕死,老头你等着。”

    说罢周凡就从寒凌霄的尸体手中扳出了那张,被他死死拽在手心的玄阴雷符,这种符咒在竹简上有介绍,是一枚引动天地之势的逆天符咒,能轰掉世间一些邪祟,厉鬼的绝世存在。

    但要使用这种符咒还要有特殊的条件,就是所在之地必须是玄阴玄阳之地,也是人们常说的风水宝地,风水宝地都是阴阳两极共生之地,不会偏阴也不会极阳,而现在周凡所在之地就是一个阴阳之地,甚至可以说是方圆几百里之内最好的风水命脉。

    就在周凡不停的在阵法内奔走的时候,却不知道远在西安正有一人看着天上的星星一边在掐算,一边还露出阴邪的味道,“破吧,破吧,那东西一日不见天日,那个秘密就永远没有浮出水面的机会,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

    “呼呼......一魂一魄,一魂五魄,现在只差中八卦阵眼上的一魂一魄了。”周凡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心里算着已经献祭的魂魄。

    现在的周凡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甚至还有些摇摇欲坠,强打着精神来到最后一个阴阳阵眼上面献祭了最后的一魂一破后,就直接栽倒在地上。

    接着整个阵法顿时就狂风四起,幽怨的哀鸣声充斥在阵法内,一声声恐怖的吼叫,一道道诡异的鬼影但这都已经跟周凡无关,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三魂七魄,整个人犹如死尸般趟在阵法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