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残魂缺魄
    望着眼前都被天雷轰击成碎片的场景,周凡心中就感到无限震惊,但很快一些顽强生命的出现便打破了这寂静,那些没有被天雷彻底轰杀的僵尸跟邪祟,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凡。

    此时戾水尸正用阴狠的目光望着周凡,而那张惨白如死尸的脸看的周凡心惊肉跳,“轰轰”就在一人一妖对视的时候,天上的乌云又开始翻滚起来。

    一阵阵雷鸣声四起,雷电像是受到了挑衅般,好像知道下面还有些阴魂,邪祟没有彻底的死绝,它生气了现在正在酝酿更加狂暴的雷电,等着一下波直接把那些阴魂厉鬼轰成飞灰。

    三人正躲在山岩下,看到狂暴的雷电轰击阵法,也非常的吃惊,但更多的是为周凡担心,直到眼前的场景恢复平静后,子蒙才有些跃跃欲试的说:“我们要进去吗?阵法好像被刚才那道狂雷轰碎了。”

    “不行,你没发觉刚才那道雷电有些不对劲吗?”封龙示意子蒙不要冲动继续说:“现在乌云还在翻滚,怕是雷电不止刚才那一波,而且刚才的那道雷电从轰击下来,到结束都没发出一点声音你认为这是正常的?

    我估计是周凡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他对付不了的东西,动用了禁忌手段,才招来的那道天雷,咋们现在进去别说那些脏东西我们三人能不能对付,要是一会再轰下来一道天雷,你觉得你能扛得住吗?”

    “那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吧。”子蒙还是有些不爽,就这样等待不是他风格。

    天佑望了眼子蒙,又脸上古怪的看了看天空对着封龙就问:“现在还有多少照明弹?”

    “不到十发了,这东西成本太高,而且......”

    见封龙报出数目,天佑想都不想就打断他的话说:“全部拿出来不要省,现在大阵已经被毁,四周有什么东西我们都不知道,咋们现在又处在绝对的烟之中,那样太过被动,必须要照明弹给足视野,现在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我们四周徘徊。”

    “碰”的一声闷响,封龙听完天佑的话,也觉得非常有道理,想都没想便朝半空打出了一颗照明弹,照明弹打出去的瞬间,三人立马弓下身子,警惕的看着四周。

    果然照明弹在空中一炸开,四周的景物瞬间就出现在三人的视野里,不过当三人看到一个浑身是血,脸上的肌肉和双手双脚都血肉模糊的身影站在他们不远处死死的盯着他们,三人就是一阵大惊。

    “嘶......那,那是,什么鬼东西?”看见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人影,天佑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好不容易挤出来一句,但像却是牙齿露风的感觉。

    “管它什么鬼东西,干掉它就行。”见到眼前那头血僵,子蒙反而没有害怕,而是非常的兴奋,就想上前跟血僵干一场。

    “别去,你他妈的找死么。”封龙低声的对子蒙吼道:“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能在刚才那道天雷轰击下而不死的妖物,并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赶紧撤。”说完封龙便对天佑点头示意,两人各自小心翼翼的迈开步伐,一点点的远离血僵。

    子蒙看到二人如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虽然他很想上前跟血僵打一场,但他也知道那种东西,不是简单的干上一架就能灭的了的主,要让他一个人上去跟血僵单挑他还真没那把握。

    而且一旦受伤没人救援,就是死路一条,子蒙虽然看起来神经大条,但心却细着,只不过平时有周凡三人出谋划策,他就懒得去动脑筋,让他去送死还真不太可能。

    “怎么又发射信号弹,他们搞什么鬼?”周凡正想着怎么对付眼前这头诡异的戾水尸的时候,又是一阵耀眼的光芒在半空中炸开,而戾水尸再度被这道强光惊吓到。

    只见戾水尸又一次发出高分贝的尖叫声后,“嗖”的下猛地就朝周凡冲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戾水尸瞬间就到了周凡身前,一把就朝周凡的心脏掏去。

    周凡没有时间多想,见戾水尸朝他扑来,躲已经躲不了,只得弯腰躬身提剑也朝戾水尸猛的射去,刹那间古剑就插在戾水尸的左边肩膀上,疼的戾水尸面部狰狞,虽然已经是死尸般的脸,但扭曲起来还是让人看的心惊胆颤。

    周凡虽然伤了戾水尸,不过他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古剑穿过戾水尸肩膀的时候,他同样也被戾水尸锋利的鬼爪撕扯掉胸前的一块肉。

    此时的周凡已经鲜血淋淋,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但手中的古剑就是死死插在戾水尸的左边肩膀上不放,任凭它怎么痛苦的挣扎就是甩不掉周凡。

    渐渐的戾水尸不再翻滚,而是用怨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伤害它的人,周凡一看到戾水尸这幅要拼命的样,顿时顾不了别的,手上再次用力一推,连尸带剑直接把戾水尸推进了阵法的中心位置。

    周凡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看到了一道剧烈耀眼的白光已经从空中轰击而下,就在周凡刚脱手的瞬间,“轰”的一声巨响,整个阵法都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周凡更是因为距离这道白色的雷电太近,被轰击得直接昏迷了过去,而阵外的天佑三人也被这道天雷震得眼冒金星不知所措。

    直到灰尘落地,天佑三人才勉强缓过神来,各自对视一眼后就朝阵法中心看去,只见那里什么都没有,刚才站在那里的血僵也消失了踪迹,除了一些杂乱的碎石和烂木以外就再没有别的生物。

    三人等了好一会见到四周空空如也,寂静到连一只虫儿的叫声都没有,顿时有些担心周凡,天佑望了望阵法中的那些残肢碎片就说:“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去找周凡。”

    “还是等到早上把,连续两道雷电都是如此的狂暴,难保它不会再有第三道,而且既然选着相信周凡,那我们就相信到底他会没事的。”封龙并不赞同天佑的做法。

    很快一个晚上就过去,朝阳渐渐的从天边升起,清晨的一抹阳光照射到三人的脸上,三人这才有些清醒过来,子蒙抽了一个晚上的烟,此时的他都有些快神经萎缩了,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便道:“终于到早上了。”

    “我们休息一会等太阳彻底出来之后我们再行动。”封龙也有些精神不济,毕竟一个晚上三人都没有好好休息,而且还要提心吊胆的注视着四周,更是精神紧绷,现在一放松下来差点就要睡着。

    天佑抬起手表一看便说:“现在才六点,休息两个小时,我们八点再去找周凡。”说罢也不顾两人自己靠在一边先睡了过去。

    封龙跟子蒙各自对视了一眼后,也开始休息起来,但三人却不知道,朝阳刚刚照进山谷的时候,在阵法核心的位置有个凹陷进去的地洞。

    这个凹陷进去的洞正是之前木屋所在的位置,恰巧就在木屋的正下方,此时的周凡正倒在地洞内昏迷不醒,四周一片狼藉,龙神画也掉在了一旁。

    周凡因为躲避不及最后那道雷电的轰击,被狂暴的冲击波及到,不过幸好之前木屋下面就有一个巨大的陷坑,在第二道天雷轰击下来之后,更是承受不住冲击整个地面都陷了下去。

    周凡也因此掉进了陷洞里面,初晨的朝阳此时正巧照射在周凡的身上,暖洋洋的阳光使得阴暗的地洞有些温暖,不过陷洞里面并不止周凡一人,在他不远处还有另一人也倒在了一边,那人的左肩之上插着一把银光闪烁的古剑。

    戾水尸跟周凡都因为最后一道天雷被炸的掉进了陷坑里, 一人一尸就这样一起躺在陷洞里面,周凡是因为之前破阵而导致残魂缺魄昏迷不醒,戾水尸则是直接被最后一道神雷轰灭了最后一缕意识,但它却是半鬼半尸的存在,肉身才能完好无损。

    要是现在周凡着清醒的话,肯定第一时间就用桃树枝把这具尸体烧掉,若是再有另外的阴魂或者厉鬼占用了这具尸身的话,估计又要弄出新一只戾水尸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