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逃出生天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不过天佑三人好像一点也没有要醒来的样子,还在蒙头大睡,而周凡那边却有了动静。

    只见龙神画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在昏暗的地洞里面甚是好看,戾水尸被龙神画的金光照到顿时就冒出一阵白烟,接着整具尸体就一点点化为浓水,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周凡此时正被金光沐浴,不久他便慢慢动了,从手到脚,接着紧闭的双眼也一点点的睁开,不一会周凡就从躺着的姿势直接跳了起来。

    反应过来的瞬间立马警惕的看着四周,但发现除了不远处一滩恶心发臭的浓水之外,就只剩下掉在浓水上面的古剑,还有就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谈谈金光的龙神画。

    “我草,我居然没死,我居然没死,哈哈哈哈......”周凡望着眼前的场景,楞是没反应过来,但等他缓过神来后,立马就高兴的大叫,拍着大腿兴奋的狂笑起来。

    “糟糕... ...”兴奋完之后周凡就意识到了不对,“完蛋了,不知道天佑他们有没有出什么事?”在检查自己的确没有什么伤势之后,周凡就开始想着怎么逃离这个陷洞,毕竟天佑三人的安全他还不知道,而且昨晚那种阵势要是真波及到他们三人,那他就后悔莫及了。

    “我去,这是什么东西,这么恶心。”周凡越想越着急,捡起掉在发臭液体中的古剑,恶心的脱下外套把古剑擦了一遍又一遍,“算了,还是先上去吧。”古剑被周凡整理的不是那么恶心之后,就又被他敷在身后。

    周凡望着不高的陷坑,瞪着墙壁便开始爬起来,不一会他就爬上了地面,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坑只有不到三米的高度。

    而且下面全是泥土,周凡摔下去时才没有受伤,他现在爬上来也没花太大力气,“希望他们没事吧。”望着已经别被夷为平地的阵法,周凡顿时就心生感慨。

    在山谷行走了一会,他发现山谷里面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天雷轰成了粉碎,不论是树木还是草石,周凡感觉自己能活下来都算是奇迹了。

    毕竟当时他距离天雷太近,现在阵法百米远的大树都被轰成了渣,他居然在天雷攻击的核心都还能活下来,虽然当时他掉进了陷洞但不论如何,核心区域天雷的冲击不是外围能比的,他能活下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想着想着周凡又拿出了在怀里的龙神画,看着此时平坦无奇的画卷久久不语,他知道他能活下来肯定跟这东西有关,但他还是不敢相信一方小小的画卷能这么神奇的能力。

    想着想着周凡就来到了三人休息的地方,正想的入神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的三人都倒在了哪里,顿时心中一惊,立马把龙神画收进怀里。

    飞快的向三人跑去,等周凡来上前一看,顿时便松了口气,原来三人只是在休息,吓得周凡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三人已经遭遇不测了。

    知道三人都安然无恙周凡也不再着急赶路,来到三人背包处,抽出一瓶矿泉水便狂饮起来,然后就坐在一旁开始打量起龙神画,直到日晒三竿天佑三人才悠悠转醒过来。

    “我草,你大爷的,你怎么在这儿。”子蒙刚睁眼,立马就看到坐在一旁的周凡,顿时就如见了鬼似的,猛的跳起来大吼道。

    “你个妹的,别大惊小怪。”周凡没去理会子蒙自顾低头看着龙神画。

    这时天佑跟封龙也醒了过来,各自对视一眼后封龙就问:“你没事吧,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天佑询问,周凡才缓缓抬起头,把手中的龙神画递了过去,封龙古怪的看了眼周凡后,才有些犹豫的接过他手中的画卷,不过并没有去看龙神画,而是面露古怪的盯着周凡。

    周凡见到三人都如看白痴般的眼神望着自己,就有些无语道:“你们看我干嘛?这上面就是答案啊!”

    三人此时更是疑惑,你看看,我看看你,封龙把手中的龙神画又递回给周凡说:“你没病吧,这是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什么....”听完封龙的话周凡顿时一惊,接着又仔细的看了一遍龙神画,上面清晰的标注着地点,注释和一些险地,更有跟古城之谜有关的东西牵连在里面。

    周凡深吸口气后,发现并不是自己看花眼,再次把画卷递了过去,不过这次却是递给天佑,天佑见周凡古怪的表情也接过画卷,但还是没什么发现,画卷依然是一片空白。

    “你他妈的不会是精神分裂了吧,耍我们呢,这画卷啥都没有,你让我们看个毛线啊。”子蒙见周凡还死抓着空白画卷的问题不放,便没理由的生气吼道。

    不过这次周凡却没有跟他计较,打量了一眼昏暗下来的天气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东西到手了,古城之谜所有的答案都在这方画卷上面,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看不到上面记载的东西,但我能清楚的看见。

    现在还是先赶紧离开,昨晚我动用了玄阴雷符天地之势,怕是这里的风水已经受到影响,现在阴气正在一点点的在汇聚过来,不用了多久这里又开始是群魔乱舞妖物横行了,现在乌云盖顶这不是好兆头,边走我再边跟你们解释。”

    说罢周凡就开始往回走,天佑三人各自对视一眼后,也跟上了周凡的步伐,一路上周凡跟三人解释了昨晚发生的种种,听得三人是目瞪口呆,差点就想又回去一看究竟。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山谷的出口,只差不到百米就要走出这个三省交汇之地了,几人见状停下脚步,稍作修整一会。

    这时子蒙突然说:“照你这么说的话,这里以后就是一个阴邪之地了,那我们要不要在入口立块牌子,免得有人闯进去丢掉性命。”

    “不用,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而且你也不想想,我们来到这花了多少时间,虽然这里是三省交汇之处,但不管是那个省份都隔着两座大山。

    想要来到这里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再说了我们就算在这里立上一块闲人免进,危险地段的牌子,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不把你骂成傻子才怪。

    我们离开之后,只要把入口用树枝掩盖住就行了,尽人事听天命,要真有人闯进去那也不是我们的过错,还有你手中的画卷是怎么回事?”封龙显然比子蒙想的更全面一些。

    稍作休息后周凡一边朝山谷外走去才一边道:“这画名叫龙神画,是上古留下来的东西,具体作用我也不清楚,但上面详细记载了有关古城之谜的事情。

    甚至还有一些上古时候的事迹,我想可能因为我特殊才能看到画卷里面的东西,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想要解开古城所有的谜团,我们就要靠它才能把所有的线索牵连起来。”

    快要到出口的时候,周凡又停下脚步,从背包拿出了一大把符纸,不停的撒向天空,不时还喃喃自语,要是现在让别人看到,绝对会以为是哪个道士正在做什么法事呢。

    周凡一边撒符纸,一边用古剑在地上刻画着某个图案,直到三人都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周凡才收起古剑慎重的从口袋拿出另一张符纸,把符纸埋进刻画好的图案正中。

    然后又找来几块大石头,把图案整个围起来后才继续道:“这是一个往生阵,希望里面的东西能得到超度,不要跑出去作乱,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咋们现在出去吧。”

    “等等,先把入口掩盖起来。”封龙此时还不忘刚才的事情,硬是拉着三人忙合十几分钟,弄来了几颗大树枝,把入口全部掩盖后才安心。

    天佑一贯不喜欢这种为国为民的行为,很是不爽的道:“行啦,撤吧,再不走咋们就麻烦了。”

    几人忙完就朝山谷外走去,四人刚出山谷,就发现天上的乌云汇集的更加的密集,几人对视一眼后,也不再慢悠悠的行走。

    而是开始奔跑起来,毕竟在这种狭窄的山道行走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好就会发生山洪,要是遇上泥石流的话,那他们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