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原来是鬼打墙
    天佑叹了口气,只能着急的来回走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便对着地洞大喊:“封龙.子蒙你们听到吗?”真当天佑还想再喊两声的时候,却听到了子蒙的声音。

    “靠,这是什么鬼地方,给老子出去,非拆了这里不可。”听到这声音顿时天佑就激动起来。

    天佑二话不说顺着声音的来源就往前看去,可只见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没人任何人,也没有丝毫手电的亮光,不禁就对和尚问:“大师你说另外一边是寺院的围墙?”

    “那边是寺院的围墙,而另一边则是寺院的茅房,一般我们不设独立的卫生间,所以要上厕所都要来这里。”和尚指着迷雾中的另一边道。

    “大师能带我过去看看吗,刚才我朋友的声音就是从那边传来。”天佑对着和尚说道。

    和尚听罢没再搭理天佑,缓步就往茅房走去,两人还没走进茅房,就能味道一股极臭的味道,这让天佑不禁的皱了皱鼻子,但看到和尚什么反应都没有,不禁心里佩服这和尚,暗道:果然是绝七情六欲,不问世间俗物,这都能忍尼玛老子佩服。

    正当天佑跟和尚快要靠近茅房的时候,却发现近在眼前的茅房,是怎么也走不进去,两人试了几次但都是在茅房的外面转圈,这让天佑不禁的停下了脚步,和尚更是瞳孔收缩的看着茅房。

    天佑看到和尚表情凝重也不好去问他,只好静静的在一旁思等着,不一会和尚不知哪里弄来了一串佛珠,三两下便把佛珠给拆撒了拿在手中。

    只见和尚手握几颗佛珠用力一按,顿时不知何种木材做的佛珠便被碎成了粉末,和尚拿在手里又往前走了几步,把碎成粉末的佛珠粉给撒向茅房,顿时一阵阴风吹来,阴寒的空气吹的天佑一阵哆嗦。

    天佑一阵哆嗦后不由紧了紧衣服,又看了眼,眼前的和尚,和尚做完这些没再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站着,又过了会他把手上佛珠再次往茅房里丢进去了几颗。

    随手丢完后和尚便把手中所剩无几的,几颗佛珠给收了起来,转身对着天佑道:“走吧,现在可以进去了。”说完和尚先一步走进了茅房,这回和尚不再是在茅房外兜圈,而是真正的进了茅房。

    天佑环顾了下四周,也跟着走了进去,刚进来臭味就更加的严重了,不过天佑却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异味,此时茅房最深处的情景让他很是吃惊,更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见封龙跟子蒙两人在茅房最后的通道走来走去,但又不搭理他仿佛没看到他似的,就在天佑打算过去喊他们的时候,身后和尚的动作比他更加的快捷。

    只见和尚拿出了仅剩的几颗佛珠,狠狠的往封龙和子蒙扔去,奇怪的是佛珠并未砸到他们身上,而是像砸到了某种透明的塑料膜般被挡在了前面。

    接着就掉在了天佑脚下,见此情景天佑也是愣住了,但随着经历的东西多了,天佑也渐渐对这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习以为常起来。

    稍微后退了两步,来到和尚身边对着和尚道:“大师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人看不到我们,而且明明如此的靠近了,难道他们听不到我们说话吗?这怎么可能!”天佑更是一脸的异。

    “你可知道什么是鬼打墙吗?”和尚对着天佑问道。

    “这个我知道只是我们一直没遇见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天佑听到和尚问他的话不由吃惊的答道。

    和尚看了眼不远处的封龙和子蒙二人才对天佑说:“不错这就是鬼打墙,可以说是,但也可以说不是,因为一般的鬼打墙,只会影响遇见脏东西的人,并不会影响到后面来救援的人。

    但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明明我们都来到他们身边了,他们还是被影响,那就只能证明,脏东西就在这附近才会有如此大的磁场,使得我们也受到了影响。”

    天佑听着和尚的解释,立马把手电调成了远射光线,在这不算大的茅房里扫射了一遍,可这么做并没有让天佑安心,反而更加的害怕起来。

    正当天佑还想再扫过一遍的时候,和尚却开口了:“你不要浪费力气了,你的强光手电对这怨气如此重的东西起不了作用,还有我很是好奇既然这东西就在我们身边,可在我们没来之前应该害死他们两人才对,只是为什么只困,而不去害他们呢。”

    “大师你说这东西就在我们身边,那我们会有危险吗?”天佑壮着胆子问道。

    “我身上带有我平时念经加持的佛珠,它应该不敢靠近我们。”说着和尚把他脖子上带着的佛珠拿了出来,给天佑看了一眼。

    “大师那岂不是说他们很危险?”天佑着急的看了眼还在茅房走道上来回走动的封龙两人。

    “应该不会,那东西要害他们早害了,不会等到我们到来,可是那东西不敢靠近我们,这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放着他们两人不动呢?鬼物可不会这么好心故意跟你开玩笑,除非他们身上也有辟邪噬灵的东西,要不然鬼物不会只困他们,而不去害他们的。”和尚若有所思的看着封龙二人说道。

    “辟邪..辟邪,对了大师您看是不是这个?”说完天佑把周凡留下的符递给了和尚。

    和尚一看很吃惊的对着天佑道: “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这种符可不是一般人能弄的出来的。”

    “这个是我一个朋友留给我的,封龙身上也有这符,您看是不是因为这符,鬼物才不敢害他们。”天佑此时更是靠了靠近和尚说道。

    “应该是了,有这符在身边鬼物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只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会有这种符?”和尚对着天佑质问道。

    天佑见和尚如此强势也没再回避老实告诉和尚:“我们是一个朋友托我们来这的至于原因,我们现在还不能告诉您等我们离开寺院时候会跟您解释清楚,而这符也是他给我们留下的。”

    “喔,你们的朋友?能弄出如此符咒的,怕是你们长辈吧!说,你们到底有何企图?”和尚此时也没了之前的好声好气,反而还带有点煞气的看着天佑。

    天佑见和尚如此还真怕他会翻脸,毕竟封龙和子蒙还被困在哪里,只靠他一人怕是救不了他们两个,想了想才对和尚解释:“这符是我们一个朋友留下给我们的,不过他并不是我们的长辈,而是只比我们年长一两岁而已,他叫周凡至于我们为何来这...”

    “你是说周凡,一个年龄二十五六长着女人瓜子脸的俊秀青年?”此时和尚打断了天佑的话语。

    “对,大师您认识周凡?”天佑也是好奇的看着和尚。

    “嗯,是认识,既然你们是周凡的朋友,那就不会是坏人了,我还是先把他们两人救出来再说。”和尚拿着天佑递过去的符纸撕成了碎片放在手上,对着碎片狠狠的一吹,碎片在整个茅房都飞舞了起来碎片还未全部飘落到地上奇怪的鬼打墙就消失了。

    封龙和子蒙也在这一瞬间看到了天佑,两人各自愣了会,便朝天佑走去,“你没事吧天佑,我还担心那该死的野狼会伤到你呢。”此时子蒙正赤.裸着上身。

    “放心我没事,只是你衣服去哪了?还有你们怎么会跑到茅房里面来。”天佑不解的看了看光着身子的子蒙。

    “好了,你们要聊出了这茅房再聊,你们不嫌臭我还嫌臭呢!”和尚没理会天佑几人转身就走出了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