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撞见大凶之物
    “先回来再说,另外今晚是双七月的初一,路上见到什么都不要停车,也不要去管,记住咯,回来路上小心点。”周凡再另外一头再三叮嘱着。

    “怎么样封龙,周凡如何了,他都说了什么?”子蒙见封龙表凝重不由的问道。

    “那货把我们几个臭骂了一顿,看来他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挺生龙活虎的。”封龙无奈的笑道。

    “那还有什么吗,不可能就这些吧?如果这么简单,你就不会是这表情了。”天佑把档位换了下把车速降了下来,毕竟已经快12点了不敢开的太快。

    “天佑你把车灯打到最亮,另外不要调近光灯,一路直接打远光灯,见到什么都不要更换,更不要停车,车速放慢点就行了。”封龙看看车窗外道。

    天佑听罢没多问,也没再拐弯的时候,调换近远灯,而是一路打着远光灯开了下去,只是车速比之前更慢很多。

    子蒙见状却不解的对封龙道:“你让天佑这么做想必有原因的吧。”

    “对,刚才周凡不但把我们臭骂了顿,更交代我们在回来的路上不要停车,见到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管,他说今晚是双七月的初一,回来的路上一点要千万小心,别的就没再说什么了,让我们自己小心些。”封龙解释道。

    “既然他这说,那就不会有错了,这回去的路怕是不好走啊。”天佑顺手把车子的空调循环给调成了外循环,汽车一路驶过,不一会回县城路也已经过去了一半。

    “奇怪?这哪来的味道,天佑你不是换了外循环的空调了么,怎么还会有股怪味?”封龙鼻子嗅了嗅。

    “不对这不是车子排除出来的气味,而是鞭炮和纸钱的味道。”子蒙当下瞬间大惊,原本懒散的睡在后排座上的他也猛坐了起来。

    就在汽车驶过一段阴森公里路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不寻常的情景,看的天佑三人是胆战心惊,“没这么背吧,这怕什么来什么啊!”子蒙也没有了睡意,看着眼前的景象,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此时的场景,估计会让三人一生都无法忘记,就在他们不远处,一队几十人的送丧队伍缓缓的从马路的一边走向另一边,奇怪的是这送丧队伍,虽然离天佑等人很近,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哭泣声,和本应该有的送丧时的丧乐声。

    而三人更是看不清目那些,距离它们不远送丧队伍人的脸,要命的是,天佑三人在送丧队伍的两边,居然没发现任何村落,哪怕是一间人住的房子都没有。

    好像这队人马是凭空出现般,看的三人都有点发抖,天佑抓着方向盘的手更是冒出了不少冷汗,三人就这么静静的等了十分钟,可这送丧队伍还没完全从马路走过,像是有几百人的队伍般。

    “不行,我看这送丧队伍怕是没这么简单就从我们眼前消失,它们既然出现了,估计就不会轻易的让我们过去。”封龙拿出手机想给周凡打电话,可却被天佑制止了。

    “先别打,周凡刚才不是说了吗,让我们见到什么也不要管,更不要停车,所以我在想我们应该冲过去,你们把剩下的几张符拿上,再我们快幢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就把符撒出去。

    还有别全都给丢了,留下一张,要不我们再遇上些什么东西,没有符咒在那就麻烦了。”天佑说完把就剩下的符咒都递给了两人只留下了一张在身上。

    正当子蒙和封龙要打开车窗的时候,前面的队伍突然不见了,这让三人更感讶异,可接下来三人却发现,之前横跨马路的送丧队伍,不再是恒恒马路而过,反而是迎面向着他们的车子走来,当他们三人发现时,车子已经被整个队伍包围,诡异的气氛瞬间就弥漫在狭小的车子里。

    “不行,不能在等下去了,再等下去指不定还会有什么更奇怪的事情,你们准备好了,我要开车了。”说天佑完把汽车的档位换到了高速档,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向送丧的人群撞了过去。

    在天佑开着车子撞在人群的瞬间,子蒙和封龙也同时打开了车窗,顺势把手中的符给撒了出去,符咒撒出去的瞬间,那队送丧队伍也消失了,这次是彻底的消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

    “不好抓稳了。”这时封龙和子蒙还没反应过来,却听到天佑急促的声音,几人已经知根知底,不去多想立马抓住了汽车的扶手。

    天佑的话音刚落,就猛的来了个急刹车,使得三人都狠狠的往前冲了下,幸好天佑提醒的及时要不两人都会受伤。

    “我靠,这么也太悬了,还好你反应及时,要不我们三人都没命了。”子蒙看着车子停在一处落差的小坡前便是一阵后怕。

    “对啊,幸好是你开的车,要是换了我来开,估计咋们就要下地府去找阎王爷报道了。”封龙此时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子蒙回头看下,看看后面还有什么东西吗,我的倒车仪器好像失灵了。”天佑换下了倒车档对着子蒙说到。

    “好的,后面没什么,你倒吧!放慢点就行。”子蒙透这后车窗看了眼。

    呜呜~~~~呜呜,就在天佑刚把车倒回公路来,他却听到了哭泣的声音,诡异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晚上显得格外的响亮,就像挨着车子从边上传来似的既刺耳又阴森。

    “你们有没有听到?”天佑咽了口口水道。

    子蒙和封龙对视了眼都点了点头,就在三人都打算仔细听那声音打哪来的时候,天佑却两眼瞪大的看着后视镜,深吸了口气后指了指。

    子蒙二人看到天佑的动作立马转身向后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把他们二人的魂给吓出来,只见车子身后不远处正有一位身穿红衣,光着脚丫还披头散发的女子向他们走来,一路走还一路低头捂着脸还发出呜呜....呜呜的哭泣声。

    那光着的脚丫像死尸般惨白,在谈谈的月光下显得格外的诡异而恐怖,女子在走到离天佑等人车子一段路的时候,却不在向前走了,而是慢慢的蹲了下来捂着脸在蹲在哪里继续哭泣着。

    “我靠...这什么?不会是寺庙茅房里的脏东西吧,怎么会一路跟到这来,我说弄死它的,可不是现在啊!”子蒙有点弱弱的道。

    “不对,她好像不是冲我们来的,可为什么还是一路跟着我们呢?你们刚才在寺庙怎么会遇上这东西的,还有你们是不是做了些什么,或拿了什么,我总感觉这鬼东西目标不是我们。”说完天佑就疑惑的看着二人。

    子蒙这时才想起之前在寺庙捡到的古钗,顺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天佑:“在遇上封龙之前,我捡到了一枚锈迹斑斑的青铜古钗,我见应该是古董就藏了起来,准备拿回给周凡看看能不能卖个好价钱,你看就是它了。”

    “靠 ,这东西你也敢捡,上面全是血渍,还锈迹斑斑,我估计我们后面的那个东西,就是为了这枚古钗而来的,封龙你拿着古钗到车后放下然后再上车,我想她应该不会害我们,而且就算它有心要害我们,在寺庙的时候就已经下手了,不会等到现在。”天佑说罢便把手中的古钗递给了封龙。

    “好,你们别下车我自己去。”封龙接过古钗,转身便下车往后走去,直到来到车后,又往前走了两步,才缓缓的把古钗放在地上,没见女子理他,便转身往车子走回去。

    不过这时女子却不在哭泣了,而是静静的呆在哪里,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那红衣女子突然散发出一种不一样的美,可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阴森和恐怖感。

    “封龙快上车,我们快离开这里,估计她不会再追着我们了。”天佑见女子不再哭泣催促着封龙上车,果然汽车发动直到消失在路口,都没再看到女子身影和哭泣声,三人一路无话直到车子开到了医院的楼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