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双七月的来历
    这话一出口让本来一向活泼可爱的晴儿,反而有些害羞,晴儿票了一眼还在一旁看着她的天佑几人,脸不由更红了,不过还是深吸了口气对着周凡说:“听好了,本小姐叫叶芷晴,小名晴儿。”说完晴儿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凡好像在等他的回应。

    “哦,原来小名叫晴儿,我还以为这是你的名字呢,哈哈。”说完周凡大笑了起来天佑等人也在一旁偷笑着。

    “哼.. ..原来你是故意逗我的。”晴儿虽然表面生气,不过暗自却非常开心,她高兴不再跟周凡如陌生人般,有着隔阂的距离了。

    “哈哈,你都说是我未婚妻了,怎么拉下手都不给么,看来这辈子娶不到这么漂亮的老婆,估计我要去空冥寺出家了。”周凡见晴儿在那耍脾气,不由故意开着玩笑的说到。

    “行啦,你们两个别在着酸了,我们还在这呢,你们再酸我们是不是需要回避下,给你们更大的(运动)空间。”天佑见周凡和晴儿还在那里打情骂俏不禁便调戏到,特别的是(运动)这两个字咬字特别清晰。

    “呃...”周凡看了看天佑特别是听到(运动)两字的时候,顿时就感到一阵无语,而晴儿的脸更是刹那间红了起来,周凡却是坏坏的贼笑着,看着一旁的晴儿。

    “咳..嗯哼,好了,该说正事了。”封龙看着房间里众人的气氛都调解的很不错遍开口道。

    “我正想问你们呢,你们今晚到底去空冥寺做什么,不知道今晚是双七月的初一吗,今晚比往年的七月十四还要阴森。”周凡也收回坏坏的表情,一般正经的坐在床边,看着天佑和封龙表情略带点责怪的味道。

    “什么你忘啦?这是你之前交代我们去的好么!”封龙此时瞪大的眼睛看着周凡。

    “什么?我让你们去的?有这事吗?算了反正不记得的事情多着了先不管这些,就算是我让你们去的,可你们不知道今晚是双七月的初一吗,特别是还在晚上过了(子时)出门。

    空冥寺我去过一趟,也观察过哪里的地理形势,那边是用八卦阵位中的(生死双门)来布置的,所谓的生死双门就是八卦阵中生门为(艮)门,而死门则为(坤)门。

    八卦阵共有八个阵门为别为:(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这是上古时期的正八卦列阵法,而在后世:(三国时期诸葛亮)给了八门更加详细的排列阵位。

    就是所谓的(八卦奇门遁甲阵)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共为八门,这也是后世之人了解的最多的八门。

    而八门最早起源于上古,相传在轩辕帝时期就已经出现,所以会用的人不少,但能运用到改天地之灵脉,使得阴阳平衡最少保持在两千多年以上的人,我实在想不出在历史上有何人。

    那里不单是天地灵脉,也是极阴的地脉,在这三十八年难得一遇的双七月,你们居然去极阴地脉的空冥寺,你们是找死不成。”此时的周凡越说越生气就差没骂粗口了。

    天佑和封龙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才由天佑说道:“这个,你能不能先别生气,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你,要是知道这些我们今晚就不会出门了,而且不也没出什么事情吗!”天佑显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晴儿看到气氛有点僵硬也拉着周凡坐到了一旁:“是啊,天佑他们也不知道吗,对了什么叫(双七月)啊,是不是有两个七月?”此时的晴儿好奇心也跟这起来,帮着天佑两人说了句好话也开始问起了周凡。

    “唉,我知道他们不是故意的,可双七月实在是太危险,特别的这阴历的七月初一和十五更是要命,所谓的双七月跟你说的一样是有两个七月。”周凡叹了口气看了眼晴儿道。

    “啊?那不就是说这一年有395天咯!”晴儿惊讶的表情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

    “这不符合常理啊,一年最长为366年没有395天啊,而日历上也没有记载有双七月啊,这是怎么回事?”封龙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周凡还拿出了手机查了下资料。

    “这几百年来最多的一年天数是385天,也就是每隔三十八年一遇的双七月,在历史上是没有记载,因为这些是我们中国农历记载的日子,得不到世界上的学术组织认可,所以在网上是查不到这些资料的。

    而且并不是像晴儿说的有395天,而是385天因为每隔三十八年一遇的双七月,前八月都只有29.4天半(双七月不算在内)也就是七个月只有29.4天半。

    而除去半天每个月只能算29天,所以前一到八月只有29天(双七月除外)就是等于203天,再加上双七月的阴历七月为31天,阴阳历七月的30天,就是264天。

    然后就是剩下的9月30天,加上10月的31天,11月的30天,和12月的31天,就等于386天,最后每一年的二月份都是28天,双七月百分百不会遇上润历的二月,所以只有的28天,386减去最后这一天就为385天。

    这双七月的算法并不流传在外,只是由我们中国古代自己独有,只在以前的帝王家族和一些传统道教间流传,所以你们不知道并不奇怪。”周凡此时已经走下了床站在窗口边缘望着高高挂起的月亮说到。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今天刚好是是双七月初一了,算算时间这个月应该是世界历九月份了,就是阴历的七月。”天佑也摆弄着手机看了看日历。

    “嗯,这个月正是双七月的阴历七月,而今天是阴历七月初一,比之往年的七月十四都要阴森的多,只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而已有的人依旧花天酒地,有些人依旧加班加点,有些还在开车夜车拉客。

    他们并不知道今晚会遇上这一些他们不知道东西的几率,比他们所认知的鬼节都要高的多,所以在你们没回来的时候我就非常担心,更何况你们还是去的空冥寺。

    在这种时候去极阴之地,想不遇上些东西都难,你们能安全回来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说完周凡还带有点气凶凶的表情看这封龙和天佑。

    “啊,那这么说子蒙这下去买烟岂不是很容易遇上这些东西。”封龙一瞬间想到子蒙在不久前下去说是要买烟去了,过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回来不由的为他担心起来。

    “嗯?”周凡哼了声皱了皱眉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知在想什么,就在封龙还想说些什么时周凡却动了,只见他一只手抬起,对着照射下来的月光掐算起来.

    封龙见到周凡这动作也没去打扰他,到是晴儿感到万分的好奇就想上前观望,却被天佑一把拉了回来,晴儿刚想发问却见天佑对着她摇了摇头,也不说话示意她先安静等待不要去打扰周凡。

    晴儿见状只好无奈的在床边坐下,没过多久周凡就转过身对封龙说道:“你试着打下子蒙手机,看看能打的通吗。”

    说完也不在窗口边站着,而是顺手把窗户给关上,把窗帘也给拉了起来,此时房间没有了月光照射下来的光线只有头上挂着灯条的亮光反而感觉更加的舒服。

    可能大家都没意识的到在月光照射下来的时候整个房间显得有点阴冷,只是这淡淡的感觉并不强烈在周凡无意间的动作后,天佑等人才不知不觉的有所察觉。

    封龙也感觉到了房间的异样,可他已经没心思再去想这些,因为打给子蒙的手机响起了这声音,“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天佑看了眼走到晴儿身边的周凡才对封龙说到:“怎么样通了吗,他现在在哪?”

    封龙表情一脸凝重的样子,并没说话只是摇摇头,再次拨打了子蒙的手机,这时已经是扩音模式整个房间都听了:“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