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百鬼夜行,阴兵借道
    周凡正静静的看着挂在高空的月亮,平淡的神色让晴儿感觉到她好像并不了解周凡,突然感到他们是如此的陌生,甚至周凡的一切她都不知道,想着晴儿不禁有些失落。

    晴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胡思乱想,居然会生出这种念头,感到时失落也有些难受,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后,把目光移到了天上看到露出一半的血色月亮。

    当她看到血红色月亮的时候不禁惊讶的张着小嘴,像是发现了外星人般,但当她反应过来后,立马就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不敢相信的咬了口捂着自己嘴巴的手,不过疼痛感立马从手上传来。

    晴儿这时也不再管手上的疼痛,也不在看天上的血亮,而是再次把目光看向了抱着她的男人,周凡还是如此安静的看着血月,好像并未看到她的惊讶的表情,也不去理会她只是安静的站着。

    微风吹过寂静的街道,已经渐入秋天的树木禁不起微风的拂过枯叶缓缓从树上飘落了下来,“啊糗...”晴儿被周凡抱着不知是深夜的缘故,还是站在窗口吹了太久冷风的原因,不禁让晴儿打起了喷嚏。

    这一声喷嚏也打断了周凡的思路,低头看了看正有点发抖的晴儿:“已经快两点了,入秋的夜天气有点冷,你别陪我在这站着了,去床上坐会吧。”

    “不,我就在这陪着你,而且我一个人怕。”晴儿摇摇头身子未动一分。

    “那好吧。”周凡见晴儿不肯自己一人回病房,就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给晴儿披上。

    “我不冷,你身子刚恢复,别又感冒了,我们回去吧,这有什么好看的。”晴儿见周凡把外套脱下来给自己披上连忙劝住生怕刚醒的周凡会有什么问题。

    “其实我也不想在这站着,只是我一直不相信每三十八年才一遇双七月真是如此邪门吗?还有你给穿好衣服,我没事,再敢乱动,就别在这呆了。”晴儿听到周凡的似有些生气的语气,便不敢在乱动,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些。

    “好冷啊!为什么突然气温下降的这么厉害,今天还是挺热的,没理由一到晚上温差就变化的这么快,难道是有台风到来吗?”天佑打了一阵哆嗦古怪的看着天空道。

    封龙停下脚步接过了天佑的话:“我也觉得很蹊跷,今天我们在医院时还没感觉温差有多大变化,甚至在空冥寺也没有现在这么冷,好像这冷天气是我们离开医院后才突然下降的,而且我现在感觉越来越冷。”

    天佑听罢不禁摇摇头,他也想不明怎么回事,“既然周凡说今晚比以往的七月十四阴气还要重,我估计我们不是遇上了什么脏东西,就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快要发生了... ...。”

    “你看天上的月亮,这,这月色未免也太恐怖了吧。”没等天佑把话说完封龙便直接把话抢了过来,示意天佑抬头看天上的月亮。

    “嘶... ...”天佑一看到血月,瞬间便倒吸冷气:“事情已经出乎我们预料了,本以为子蒙是在这儿附近的,可现在我们都走了三条街,还是发现子蒙的身影。

    这就有些不寻常了,我想咋们还是先给周凡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再说。”天佑把目光移了下来,顺手就掏出手机准备要给周凡打电话。

    这时天佑手机正好传来了一阵铃声,天佑一看发现是周凡打来:“周凡来电话了,你接还是.. ...”

    “你接吧。”封龙见状微微摇摇头。

    “喂,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县政府位置,县政府大门离我们还有一百多米...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要是这样那就麻烦了,行了我知道了,不说了希望的你猜测不要出现。”

    天佑挂完电话,转身看着封龙好一会才继续说道:“周凡让我们赶在下雨前,找到子蒙后回去,如果回不去就直接去最近的宾馆开房等天亮后再回来。”

    “他这是打的什么哑谜,天空虽然看起来很阴森诡异,可除了红色的月亮看起来让人不舒服以外,我看不出有下雨的迹象啊?而且手机的天气预报也没见说有雨啊?”封龙听着天佑的话有些质疑的拿出手机看了看。

    “唉,经历了这么多,你还是拿你以前无神论的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吗?有些东西根本就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天佑见封龙还是带有点以前无神论者的角度看问题叹了口气。

    封龙瘪了瘪嘴问:“呃...好吧,那他还跟你说些什么?”

    “他说这天上的月色只有在双七月子时过后才会出现,而持续时间也在子时过后的一个小时,就是一点到两点这时间段,过了这段时间天气会慢慢的渐冷不久就会下雨。

    因为他说以往记载下来的史料来看,每三十八年才出现一次的双七月都是如此,而且这雨会持续到第二天的子时对点才会停。”说完天佑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还在想周凡跟他说的话。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封龙看着天佑的脸色继续问道。

    “嗯,这是双七月百鬼夜行的征兆,只是周凡也不敢确定,他说他没经历过,这些都是他爷爷告诉他的,所以让我们赶快找到子蒙在下雨前回去。”

    天佑话没说完,封龙就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什么?你确定周凡刚才是这么说的?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

    “怎么说,你这么大反应干嘛。”天佑不解的看着封龙。

    “这百鬼夜行我知道。”封龙说罢默默的看看天气,拉着天佑来到一家银行门口屋檐下坐了下来,也不着急去找子蒙。

    “你这是干嘛,现在时间很紧迫,我们要是找不到子蒙就麻烦了。”天佑显然不想不明白此时的封龙想干嘛。

    “别着急我有办法找到子蒙,只是在此之前,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清楚百鬼夜行的来历,要是一会遇上了那些东西,我们也好知道怎么应对。”

    封龙伸手进背包掏了掏些什么继续道:“中国很早民间也就流传着百鬼夜游一说,跟日本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是中国所谓的百鬼是指成群结队的鬼怪。

    他们常出现在夏天的夜晚孤魂野鬼或者中国的鬼节。地区文化不同,流传的文化也是有所区别,百鬼夜行它最初的含义是为了驱邪纳福。

    但现在人们所了解的百鬼夜行,是日本的文化,日本在盂兰盆节的入夜晚前夕,都会举行撒豆驱鬼活动时,在寺庙中,一般都是处于本命年的男人担当撒豆驱邪的任务。

    人们相信吃了和自己的年龄一样多的豆子就能在这一年平安无病,因此人们争先恐后地捡这种豆子,但也没有专门规定撒豆子的人必须是男人只要处于本命年就行。

    往往半鬼之人是各式各样的人,他们戴上鬼的面具担当鬼的角色,孩子们向鬼撒豆子举行这种叫做撒豆驱鬼的活动,它可能起源于中国古代的追傩仪式。

    所以现在来说百鬼夜行,很可能是流传在我们古华夏再传至日本的,只是这百鬼夜行应该我们已经遇见过了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你是说,我们从空冥寺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些东西?”天佑听着封龙的解释有些疑惑道。

    “对就是那些,在日本的文化里面就是所谓的百鬼夜行,但在民革时期我们这边都叫这是阴兵借道,所以我们已经遇上过了,也不知道至于太害怕。”封龙终于停下了动作不再往背包里面淘着东西,因为此时他手里已经拿着了一个像鞭炮似得东西递给了天佑。

    “这是?你该不会想... ...大半夜的这么做不太好吧!”天佑接过封龙递给他的东西一看有点犹豫的说到。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根本不知道子蒙现在在哪,原本以为他会在附近,我们也没开车出来,现在要是再回医院拿车,来回就会耽误很多时间,指不定一会就有可能下雨了。

    而且自从我们上次从谜魂乱石林回来后,我就不再去那家厂家定做了,找了另外一家定做的信号弹,以前我们那些信号弹都是发出特别大的响声。

    所以我专门让另一个厂家的师傅改过,在空冥寺和你走散后,又遇上子蒙我怕再出意外,我就给了子蒙一个信号弹,让他带着以便再走散时我们好知道位置,能及时去救援,时间快到两点了,我们快点吧。”封龙看了看表又望了望天空解释道。

    “难怪原来你早有准备,那为什么不早点用,那样我们也不用逛个大半天了。”天佑抓着信号枪捣鼓着。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谁知道子蒙跑这么远,而且我也不想用这东西,它成本高就算了,还要亲自跑去偏远的工厂定制,实在太麻烦,所以能省就尽量省吧。”封龙看着天佑好像在他感觉这东西很容易买到似的,不禁用鄙视的眼神瞟了他一眼。

    “行了,赶紧办事,我去路口看着,以免会有车经过,你找个空旷点的地方,再发射这信号弹。”封龙一边走到十字路口一边说到。

    也不是非要站在十字路才能发射信号弹,而是小县城的配置本就没有大城市好,还没做到每个地方都是用地下电缆的程度,有很多地方都是在用电线杆拉的电线。

    要不找个空旷点的地方发射信号弹,有可能会打到高压电线而导致全城停电,要是在这特殊的晚上再停电那就麻烦了。

    “砰”的一声,只见天空一瞬间被信号弹的亮光给照亮了起来,耀眼的信号弹在这寂静的夜空显得格外璀璨而夺目,而从天空映照下来的光线使得整个街道都明亮了些,不再像之前那般阴暗而诡异。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等待,要是子蒙见到我们发射的信号必定会来与我们汇合。”封龙看这耀眼的亮光似有打算。

    “嗯,只能这样了,但是我们也不能这样干等下去,十五分钟后子蒙不来,我们还是回医院把车开出来,顺便让周凡也出来,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我们两人能应付的了得了... ...”

    “应该不用,周凡现在行动不便,他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在想子蒙也不笨,他看到信号后应该会知道是我们发出的,就算遇上麻烦来不了于我们汇合。

    那他也会发射他自己的信号弹,让我们知道他的位置,好过去跟他汇合。”封龙打断天佑的话,拉着天佑再次回到了银行门口的屋檐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