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灯笼上的图案
    就在二人为此不解时,天佑首先说话了:“子蒙你刚才在这有没发现一个拿着灯笼的小孩,一直在门口位置玩耍”说完脸色更显得难看了些。

    子蒙看了眼天佑脸色颇为凝重:“那个东西我还怕你们进来会遇上,所以我一看到你们就马上问你们有没什么事,就是怕你们惹到它。”

    “那倒没有,我们也看见了那东西,所以我们翻墙进来的,没走前门,我想应该不会触动到它,对了你怎么在这?”封龙疑惑的看了眼天佑,见他自顾在那儿低头沉思,也不知道想什么。

    “哦,我正想跟你们说呢,院长也在... ...”子蒙转过身还没把话说完,却发现院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当下子蒙便大惊,忙在四周转了一圈,但除了一片空旷就什么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我离开前还在的啊,我只是往前走了几步一回头怎么就不见了呢。”

    “院长也在这里?”天佑这时已经回过了神来对着子蒙问到。

    “嗯,我看到你们发出的信号了,可因为院长他在这,而且奇怪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跟撞了邪似的,我怎么叫都不见反应,所以我只能发出信号让你们过来一起汇合。”子蒙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在四周围又走了两圈还是没看到院长。

    天佑二人听罢便各自沉思起来,三人安静了下来后,诡异的气氛又开始蔓延在四周,再加上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天上又是下着细雨,更是让人感到气氛无比的阴森和恐怖。

    “现在我们怎么办?是走还是留你们好歹说句话啊。”此时的天佑在为刚才事情发呆,子蒙却为院长就这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感到奇怪,两人静静的站在一旁沉思都没说话,可封龙却是急了不禁打断了两人继续思考。

    夜已经渐渐快到午夜三点,天气是越来越冷,而且冷的有点过分,毛毛的细雨也变成了水滴大小的雨点,在这阴森的雨夜雨水还未打到人的身上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可能是天气因为,天佑三人都不在去思考各自的问题,而是小心的挪着脚步来到了召宗府義门外的一个角落里躲起雨来。

    但这并让三人感到舒服些,因为他们身后就是召宗府的正厅,可他们却不敢踏进去,在这小小的边陲小城没有什么好玩又可去的地方。

    但却有几个是不能去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小城镇从古时候以来就是如此的神秘,还是在后世被人以讹传讹的总之召宗府就被列为这一类。

    “这里我从小到大也就来了两次,现在是第三次,一次是小学跟隔壁班王二锤来抓蚱蜢,回去后被我老爸批了顿,第二次是前几年来这不远一个朋友家,但这已经是很久之以前的事情了,那时我那个朋友还拉这我来过这里一次,但和现在差别很大。”

    封龙说着把背后的背包拿了下来继续道:“因为这片地离召宗府比较近,所以都没人敢来这边住,而住在这边的基本都是些低保户没的选择。

    况且政府也不会规划给这些人另外的用地,毕竟现在是寸金寸土的年代,虽是小县城但是土地用地也是很吃紧的。”说完低着头抖了抖衣服和背包上的雨水,把水渍都抖出去,免得连背包里的东西也跟着湿了。

    站在一旁的天佑离封龙很近似看到封龙正邹着眉头像是在想什么忙问:“那你上次有遇上什么或是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没有。”

    “这也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封龙并未回答天佑的话语是而边说边蹲下身子。

    子蒙见气氛有点不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别墨迹了现在我们赶紧找到院长然后回去。”

    封龙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慢悠悠的解释道:“我记得我前几年来过一次,虽然那次是在白天,可我记得应该还没有这东西才对啊。”边说边指着离他们不远处角落边上盖着的一口水井。

    天佑子蒙听罢也不禁朝封龙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幽暗的角落里有一口古怪的水井,正被大大的木板盖着,这口水井不像一般的水井普通的水井。

    水井远远望去三人也看不出它具体是什么形状很是奇怪,不圆也不方总之不能用现代的视角来看待这口井,可偏偏让人感觉不到它有不美之处,形状奇怪却处处透露着神秘感。

    天佑看了看水井又后头看了看大门处,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似得,幸好子蒙反应快一把扶住他,天佑这才没佑摔倒:“你怎么了?从刚才我见你一直到现在你就有点魂不守舍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啊?”

    “对啊”封龙看着天佑古怪的神情也不禁问道:“天佑你刚才就有过一次了,现在又是如此,能告诉我们怎么回事吗?”

    “这个我还不确定而且...”

    “别而且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是什么让你慌神,要知道现在我们的处境可不妙,随时会遇上危险的事情,你要是再有类似的走神。

    我跟子蒙不敢保证能及时拉你回来,而且这样也很危险,一个走神指不定就要小命玩完的。”封龙恶狠狠的打断了天佑的话语气也很重毕竟这不是他们该犯的错误。

    天佑摇了摇头似有所决定顿了顿便说:“我跟封龙看到你发出的信号马上就赶过来了,因为看到前门那个东西,所以不敢直接从哪里进来只好爬墙进来了.

    我两爬上墙头后就发现那个古怪的小孩,可能是今晚遇见的事情太多了,我生怕那个东西会攻击我们,我就让封龙先下墙头。

    我本想再观察观察后就下去的,却突然发现小孩手里的灯笼消失了,正当我想再仔细看时又见那个小孩手里的笼出现了,但这并不足以让我感到害怕。”

    说到这天佑停顿了会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只是我发现它不在像之前那般蹦蹦跳跳,而是安静的站着,当我再次定眼望去的时候,它哪里是安静的站着,分明是歪着头微微望向我。

    当时我瞬间遍感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更诡异的是它居然笑了,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让我感到发慌,那张被灯笼映照着的脸蜡白蜡白一点血色都没有,更恐怖的是他的眼睛,远远望去只有空荡荡的眼孔却不见眼珠子。“

    天佑强逼自己镇定缓缓再道:“不料它突然晃晃悠悠的向着我走来,当时因为太过紧张,我反而没及时反应过来,等我回过神来时它已经离我很近了,我那是心里顾不得其他,只能立马跳下墙头,拉着封龙往院子里跑。

    不过在我准备跳下围墙的时候,还是回头瞄了眼那东西,发现那个灯笼上的图案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不再是迎着大大的寿字,而是一个奇怪的图案。”

    “图案?是什么样的图案。”封龙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之处不禁便问道。

    “你把强光手电拿出来”天佑并未回答封龙的话,而是向他要了只强光手电,嗒的一声一束强光瞬间就照在了离他们不远处的水井上,可印象中阴森恐怖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不过水井的井壁上却照射出了一个像八卦类型的图案。

    “你说的图案就是这个吗?”封龙此时已经知道天佑所指的图案了,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只强光手电一起照了过去,两把手电的亮线瞬间都集合在了水井上,让本来模糊的图案显得清楚了些。

    此时显示出来的图案更加的诡异,不再是八卦而是一副扭曲的面孔,没错说白了就是一张人脸,整个井壁上的图案就像一张满脸邹文的老脸印在哪里。

    “嘶”子蒙定眼望去不禁倒吸口冷气:“我说天佑你刚才在那个小孩灯笼上看到的图案不会也是这个吧。”

    “没错,只是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跟封龙刚爬上墙头的时候,那小孩手里的灯笼还是个寿字,可转眼间那个图案就彻底的变了。”天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便把手电的亮线给调了回来换成了散光。

    现在他们正处于烟暗之中,就算不担心那些脏东西,但还是要防着一些蛇虫鼠蚁的,召宗府所处地带因为是老城区,住的人本来就少,时隔这么多年四周更是一户人家都没有,这要没个蛇和蜈蚣之类的还真不大现实,四周荒无人烟没有一丝灯光,他们不得不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