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古城禁地
    众人在聊天的时候,雨也越下越大了,要是不打伞出去站个一分钟保证能直接林成落汤鸡,天佑三人见状也慢慢向后移动,这鬼天气不但下雨还刮起了大风,他们不得不来到最靠正厅的屋檐低下避雨。

    “停,别在往后靠了,那里面不能进去。”封龙一把拉住还不断往后靠的天佑和子蒙两人,接着稍微往前走了点,虽然这个位置还是稍微被雨水打到。

    但封龙坚持要这样做,天佑和子蒙也只好由着他,既然封龙不让他们靠近那里,就一定有他的顾虑果然:“我们往左边的角落去吧,那里虽然还是会有点雨水,可总比在这好多了。”

    说完也不理会天佑二人直接就朝角落走去,二人见状也只好跟了上去,封龙刚走到位置便把背包给取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递给了天佑。

    天佑接过了封龙递过来东西却不明白为什么便好奇的问:“你给我这东西做什么,不会是打算在这过夜吧?”

    封龙望了眼子蒙:“去找点干柴火来,找不到湿的也行,但要注意只能在这范围别走太远。”子蒙疑惑的看了眼天佑,但见天佑对他点点头,子蒙搞不清封龙这是打的哪门子注意,也只好随着他的意思来。

    封龙看着捡回柴火的子蒙脸上转而严肃的说:“天佑你看下你手机还有信号吗?”

    子蒙听罢立马放下手中的柴火,掏出口袋的手机瞄了眼,发现的确一格信号也没有,瞬间目光便望向天佑,见天佑也是摇摇头便又把目光再次转到封龙身上。

    “呵呵,你别看我,不光是你们手机信号我的也没了。”封龙笑着看眼郁闷的子蒙耸了耸肩接着道:“出来找你的时候我就怕再次遇上这种情况,所以我留了个对讲机给周凡,要是对讲机再出问题,那我们只能自己解决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你是有主意了吧?要不然不会还笑得出来。”天佑摇了摇手中封龙递给的东西。

    “子蒙你先把柴火推起来。”封龙嘱咐了句后再次往背包里不知淘着什么,见子蒙已经把柴火推好了,便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天佑。

    “报纸”子蒙见封龙捣腾了半天就是为了这张废报纸瞬间就来气:“你这是搞得什么飞机啊,弄了半天就为了这张破报纸?”

    “废话没这东西怎么生火,现在下着大雨估计咋们是走不了勒,而且我们只带了两只强光手电,总不能一直开着手电用吧!要是电用完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应付。”

    封龙鄙视的瞟了眼子蒙继续道:“别这么看着我,现在已经下雨了,我们是不能再走了,至于为什么,来的路上周凡给我们打的电话,让我们在下雨前赶回去,若回不去就不要冒雨夜行,所以有问题等回去你再问周凡吧。

    而且现在雨已经不小了,捡回来的柴火都有点湿的,必须要借汽油和报纸才能点燃起来,我们就先在这落脚,暂时按兵不动,免得院长没找到又挖出个脏东西来那就玩大了。”

    “行了,你先坐下院长既然不见了我们急也没用,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总不能胡乱闯进去找一通吧。”天佑拉着子蒙做了下来。

    “你别这么冲动,院长不见难道我们两就不担心吗?”封龙把一个打火机和报纸递给了天佑,让他点燃手中的报纸:“还有你别以为那里面跟我们现在呆的地方一样,虽然只隔着一道门和一堵墙,但是差别大着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张符拿在了手里。

    “对了,我正想问这事。”此时天佑已经生好了火把,打火机和剩下的汽油递回给了封龙:“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那里面去躲雨,非要让我们在这呆着,虽然火是生起来了,可在这儿躲雨也没里面好啊。”

    封龙收起汽油和打火机,又把背包往后放了点,目光深沉的对着眼前仅有的一点火光慢悠悠道:“亏你们还是龙州人,难道你们不知道里面曾经死了很多人吗?

    这栋建筑是明末清初建造的至今已经有快四百年的历史了,这里以前是我们古城的官府所以才会叫这召宗府,那时在古代这里都是断案才会来的地方。

    以前古代判冤案的几率是很好高的,这怨气之重你们不会感觉不到吧,先不说以前的年代,就我们现在这年代里面死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唉... ...”说到这封龙很是无奈叹了口气,天佑两人见状也并未去打扰他而是静静的等待下文。

    封龙自顾从背包拿出来瓶水喝了口后继续道:“这里以前我来过,小的时候来这抓蚱蜢,那时候四周还是没有围墙,就连现在的那扇铁门都没有,估计这些都是近几年才建的。

    因为我们这是偏远的小县城,十几年前我们这不是很发达,甚至可以说还有点落后,虽是偏远小镇却是经济贸易的重镇,我们这因为离邻国“越南”很近,所以贸易也很发达,但也成为了一些不法分子走私的渠道。

    下至生活用品,上至高档材料家具,木材等甚至是“毒品”也在我们这里走私出境或者是从境外走私运入我们境内,古城虽然只是一个运输中必须经过的地方,可受害的人也不在少数。

    而且以前那年代的人对“毒品”认知不高,文化水平有限,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害人害己的东西,所以很多人都染上了“毒品”。虽说以前的人文化水平不高,却也知道“吸毒”是违法的,所以不敢光明正大的在家吸食毒品。

    就会找些偏远的地方甚至荒无人烟的地方吸毒,而召宗府自民国以来就在流传着一些让人害怕的东西,以前那时候的人更是对所谓的“鬼神”是敬而远之,召宗府也因此成了荒地,但却成了那时候瘾君子的聚会吸毒之所。

    有些毒瘾已经很深的人,基本都会在这过上个把星期,而毒品吸食过度是会导致人死亡的,死在这里面的瘾君子不在少数,你们想想这里现在都是如此的荒凉,更何况是以前呢。

    所以死了这儿的人不知道过多少天才会被人发现,有些死了的人,没人来收尸,而被抛弃在这里,直到尸体腐烂被鸟兽叼食只剩下骸骨的都有。

    这种人死后往往怨气都很深,不说今晚这种情况,就是在平时敢晚上来这儿的人基本都不会有,你们还想进那里面去?要是遇上些什么东西可不会像从空冥寺回来遇上的那个女鬼这么好说话了。”

    雨夜还在继续着,天佑两人听着封龙的一番话也瞬间陷入了沉寂,封龙说完后也不再言语,三人各自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火光,寂静的夜晚被微偶尔有一丝微风刮过三人不觉的清爽,反而更感阴森。

    此时那在堆在雨夜中燃烧着的火光却显得异常的美丽,三人围着眼前这团火,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各自都在想各自的事情。

    就在三人都各自沉思时,却不成发现那个提着灯笼的小孩又出现了,只是它并未在此多停留,提着灯笼站在大门处远远的望了眼三人,接着就消失在夜色中。

    不知为何三人都感觉一阵阴风从脖子后衣领钻入,瞬间三人都不禁打了阵寒颤,这让三人都感觉到这阵风有点不大对劲,也不在思考之前的问题,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你们感觉到了吧。”此时天佑首先打破了沉寂,询问的望向二人。

    封龙摇摇头表示他并不知道,转身又把背部从新背回了身上,回头一看见子蒙又没心没肺的在那抽起了烟来,脸上肌肉抽了抽。

    子蒙见到封龙异样的目光叼着香烟便回道:“你看我干嘛,我不知道啊。”

    看着子蒙的表情天佑无奈摇摇头,但现在却不是责怪的时候,他着急的是如何才能找到院长然后回去:“我看咋们还是走吧,至于院长我怕不是出了意外就是... ...”天佑没把话说完只是停顿后脸色有些说不出的沉重。

    “应该不会吧?”此时的封龙听到天佑的话语后脸色也跟着难看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呢?”子蒙把抽完的烟头往火堆里一扔,不禁好奇的看着天佑和封龙,只是二人都没回答他的话,让子蒙不禁眉头微微皱了皱,又转身前瞄了瞄身后的厅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